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2 08:10:00  2276045
郑丁贤:马哈迪和火箭捆绑在一起
非常常识

幕后的政治戏,往往都比幕前精彩,而且真实。

譬如,国会结束后,行动党的4朶金花,围绕着马老爷合照,一幅家庭和乐,温情满堂的feel。

当晚,马老爷的新闻发布会,林冠英出席站台相挺;让人感觉行动党和马哈迪祸福与共,不弃不离。

只是,隔天网上流出一段音频。喜来登事变前夕,马哈迪2月23日以主席身分主持土团最高理事会会议,声似马哈迪的声音说:“我不喜欢行动党,我也不喜欢安华;(退出希盟)是今天退出,还是决定一个时间(会议出现‘今天’的回应声)……那我们今天退出希盟。”

这个决定,成为希盟垮台,火箭痛失政权的前奏。

如今,行动党大可回应说:“你不喜欢我,我更讨厌你!”老实说,这也是火箭基层的普遍心声,但是,火箭头头说不出口。

原因是,彼此的目标和利益捆绑在一起,有你才有我,有我也才有你。

这是马哈迪和行动党的短线投机策略。必须在最快时间内推翻国盟,以便重新执政,拿回失去的权力。

短线投机,就有短线操作的手法,不需要考虑彼此的政治理念是否契合,也放下一路以来的背叛和离弃经验。

马哈迪需要行动党的42个国会议员的支持,以便持续对慕尤丁发动不信任行动。同样的,行动党也需要马哈廸的人数,达到目的。

马派议员只有区区5个,但是,要在国会推翻慕尤丁,少不了他们;而马哈迪的潜在价值,在于有人相信马哈迪可以为反对阵营争取额外的6名议员的支持,凑足112之数,促成翻盘。

行动党近期在公共论坛上异常沉默,或许,它了解马老爷形象低落,失去民间的信任,如果这个时候和老爷子唱和,免不了也被舆论口水溅湿。

但是,行动上还是得和老爷子亦步亦趋,走在一起。

不过,这种角色,难以两边讨好;和马哈迪太过亲密,难免显得和安华不同调。

安华在喜来登事变之后,和首相位子大概已经失之交臂。不过,换个角度思考,首相位子原本就和他绝缘,即使希盟继续执政,马哈迪也不会让他出任首相。

想清楚之后,反而更加开阔明朗。华叔度过了创伤期,至少现在有了一个“国会反对党领袖”的名份,这比过去的“待位首相”来得实际。

可以明显察觉,安华比过去更加脚踏实地,努力扮演反对党领袖的角色,而且,没有马哈迪的阴影下,他一再的重申要重拾希盟的改革精神。

对于马哈迪发动对慕尤丁的不信任动议,安华没有明确表态。

但在4月中旬安华和慕尤丁见面会谈之后,隔天,安华通过脸书直播,表明不会在特别国会会议对国盟政府发动不信任投票。

而几天前国会会议结束之后,马哈迪召开的“国会后联合新闻发布会”,安华也没有出席。

而公正党的高层会议,也的确讨论和决定了今后对马哈迪的立场。

从安华的角度,他是反对党领袖,也是希盟之首,希盟应该跟随他的路线,做好反对党本份,推动改革议程,在下届大选重新争取选民的委托。

这和马哈迪的短线投机,以小博大的策略,有基本的差别。

况且,假设真的在国会推翻慕尤丁,一夕变天,遂马哈迪之愿,也将老爷子再度送上首相位子,希盟的遭遇重复一次,又有什么不同?

正如爱因斯坦所说:“所谓的疯子,就是重复做同样的事情,还期待会出现不同的结果。”

如果行动党继续拥抱马哈迪,它相信会有不同的结果吗?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