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4 00:30:00  2276952
李群熙.内忧外患,处境堪忧的慕尤丁
轻谈浅说


在中国四书五经的儒家经典中,《论语》是四书其中的一部经典。

《论语》的一篇《子路第十三 》有一段孔夫子的话: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意思就是说,要做成一件事情,必须先有一个正当合理的名义和理由,这样事情才能讲得通,才有办法产生正面的号召,进而把事情做好。

反之,如果名义不正当,就无法自圆其说,只能强词夺理,事情就讲不通,当然也就办不成事了。

当下的慕尤丁恰正是一位名不正言不顺的首相。

慕尤丁原是希盟的内政部长,根据最近揭露的内幕消息,当年,他本想任财长,岂料,马哈迪不卖账,委任林冠英为财长,他只得委曲求全的接受内政部长职。

今年2月23日,公正党阿兹敏、联合土团党的慕尤丁和巫统的希山慕丁等多名国会议员在吉隆坡喜来登酒店开会,启动密谋已久的议会政变,导致执政仅21个月的希盟政府跨台。

过后,经过10天曲折离奇的演变,3月1日,慕尤丁在元首面前宣誓为第8届首相。

阿兹敏被指串谋慕尤丁等推翻希盟政府,通过后门组成国盟,受到社会各界及非政府组织的严厉抨击,认为除了透过民主程序赢得的政权,其他任何手段赢得的政权,都是违反民意的行动。

人权律师西蒂卡欣等人权组织也炮轰后门政府说:参与后门政府的国会议员都是自私的。五大宗教咨询理事会亦促请所有国会议员尊重法律和民意,任何政权的改变都必须依法进行。

走笔至此,联想到几年前,董总的刘利民等人不按正常的民主程序,“半途”硬把原主席叶新田拉下马,自己任主席,在华教史上留下污点。

慕尤丁除了于2月23日,私自指示所有的土团党的国会议员到喜来登酒店开会,严重不尊重老马外,早期更欠下马哈迪的一个恩情。

事因2015年7月,纳吉改组内阁,他被除名,隔年6月,他被巫统开除党籍。当时,要不是老马扶他一把,把他纳入土团党,他哪有今天的风光?

权力让人疯狂,不久前,慕尤丁等筹划召开土团党最高理事会议,唯独没邀请马哈迪及其子慕力克出席,意图开除他俩,但投鼠忌器,既担心老马强力反弹也顾虑基层不满,计划终胎死腹中。

慕尤丁虽贵为首相,其实,他的日子并不好过,他的政权异常脆弱,危如累卵,随时可能倒台,时时处于焦虑之中。这点,可从刚于本星期一召开的一小时国会会议中瞧出端倪。

国会原订5月18日召开,会期一天,议程包括元首致词,提呈政府法案等。5月7日,议长阿里夫宣布接纳马哈迪对慕尤丁提出的不信任动议。15日,首相以冠病疫情尚未全面缓和为由,改为只有元首致词,会议仅一小时,破了记录,也传为笑柄。

国会只开一小时,没有提案,没有辩论,说明慕尤丁没有信心,不敢有任何表决的议案。千方百计地拖延时间,以保政权。

他到底担心什么?

要从他在国盟中的实力说起:国会共222席,谁掌控112席就占多数,慕尤丁的团队拥有114席(实际上是113席),在野党108席,另一独立人士。国盟仅以一票之差掌权,是一个极少极少的少数政府,只要国盟中有几位议员“不忘初衷”回巢,慕尤丁的地位遂不保。

但这应该不是他最担心的情况,毕竟老马和安华积怨太深,两人要重拾旧欢,真诚合作不太容易。

他最放心不下的是“窝里反”,即国盟“自己人”把他挤下台或抛弃他。

国盟中的113席,慕尤丁的阵营仅有32席,即28,3%,当中包括阿兹敏跳过来的11席,原是巫统跳槽过来的IO多席,他真正的死党恐怕还不到1O位,比国阵的43席差一大截,因此一切都要仰巫统和伊党的鼻息施政,何况,巫统主席讲的很清楚:国盟是临时组成的联盟,党领袖没有签署任何协议,只是各党的议员与议员之间签署法定宣誓书支持慕尤丁为首相。

讲得通俗一点,慕派与巫统、伊党的关系,仅似雾水姻缘,随时一拍两散。

处境如此窘迫,加上接下来的经济会严重衰退,怎不叫他时时胆战心惊。

作者 : 李群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