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3 22:28:00 
希盟政府瓦解前221会议掀争议·2小时24分完整版公开
政治
马哈迪(右)和安华在当晚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后的记者会后,互相握手相视而笑,暂时化解了当晚的紧张气氛。
马哈迪(右)和安华在当晚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后的记者会后,互相握手相视而笑,暂时化解了当晚的紧张气氛。

(八打灵再也23日讯)希盟政府瓦解前的最后一场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是让希盟4党因为交棒课题产生严重分歧,继而难以继续合作,导致盟友跳槽发动夺权,压死希盟的最后一根稻草?

随着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证实网传录音是2月21日最后一场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的真实录音,星洲日报将希盟4党领袖在会议上讨论交棒,甚至希盟领袖发生争执的完整谈话及发言内容进行记录。

在这长达2小时24分22秒的录音中,报道将完整呈现所有领袖的对话。在刊登的第一系列会议内容中,主持会议的时任希盟主席敦马哈迪率先发言,接著到希盟6巨头如时任希盟实权领袖安华、诚信党主席末沙布、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及现任首相兼土团党总裁丹斯里慕尤丁发表看法。

轮到土团党领袖,如土团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和宣传主任莫哈末拉兹发言,两人情绪激动,且毫不客气地抨击施压尽速交棒的希盟领袖,现场气氛紧张。

2月21日晚上 — 最后一场希盟主席理事会

马哈迪:我们将一起讨论的第一个课题是政治课题,关于希盟政府被指不稳定,有人说了“一届政府”的字眼,是对还是不对,这是由我们自己(来决定)。如果我们被人民推翻,那就会是一届(政府);相反的,如果我们得以成功解决,获得人民的支持,我们就能持久,不会是一届,可以是两届或者是……14届,如果可以的话,但到了那个时候,我给予保证,我不会成为首相(现场有些笑声)。OK?

安华:(现场杂音盖过安华声音大约12秒)我们的看法与敦马所宣布的一致,我们同意,避免继续成为[无法听清楚字眼],我们不能阻止“内部企图”……就如我们刚才讨论的,阻止这样的陷害。但从决定来说,我与(希盟)理事会领袖讨论,我倾向于建议我们再也不理会“立即交棒”的诉求,但同意敦马所宣布的,(首相职务)交接只会在APEC峰会过后进行。但理事会也应该决定,严厉训斥那些企图阻扰、陷害或呼吁、推动与希盟理事会不同的(立场),我们必须加以斥责。

我建议的决定是,支持敦马领导政府,继续(任相)直到APEC峰会,至于日期,则交由敦马的智慧。

末沙布:是,我们讨论……只是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要拯救希盟,因为现在我自己也(觉得)很讽刺,反对党比我们更疼爱我们的首相(会议上有几个人发出“Huh?”的声音)……被视为是这样。

我作为前伊党(领袖),我有权说说以前的事,过去在阿都拉成为首相的时代,行动党是反对党,没有华人在政府,那时候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要在有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州属促成联合政府,后来联合政府(计划)被吉兰丹州务大臣聂阿兹的阻止下不成功,接著纳吉成了首相,他(哈迪阿旺)与纳吉“交朋友”直到上一届全国大选,巫统支付了伊党数千万令吉巨款,让伊党与希盟打三角战,以便他们可以掌权。接著敦马成了首相,他们将目标转移到敦马身上,向敦马献议几个方法。对我来说没有其他,(伊党)只是要走后门加入政府,我们必须要维护我们的团结。

这不是个人问题,我们同意敦马和安华等等,现在的问题是不尊重我们在2018年1月7日的协议,我们在这个课题上相互争论,交棒课题必须向人民交代。

我们也要敦马卸任时,留下传奇,这也会是我们共同支持在APEC峰会创下的成功。我们必须从这样的角度去看。

反对党方面,我看他们是比较想在法庭官司上“保”自己,因此他们要与反对党站在同一阵线。我们希望今天的决定是继续与已经在国际享有盛誉的敦马同在,政府也将在更好的转型中……经济现在也在成长中,冠病疫情重创全球不只是我们,我们相信在疫情减缓之后我们的经济将会快速发展,获得更好的成就,尤其是在接下来的全国大选。

要呼吁马来人支持我们,我们自己也没有走入民间面对马来人,一年半来部长还没什么经验,坐在办公室的有很多人。我相信进入第二年我们要更多地走入民间,以获得全民还有马来人的支持,谢谢。

慕尤丁:敦马和各位朋友,在我们一开始由希盟6巨头提出的讨论中,我们的主席也就是我们的首相,他的地位是明确的,肯定的,他会继续坐稳首相位置。因此,我们一直都不太满意不间断的施压,不只是我们今天的讨论,

在这之前也有人提出,而我土团党的朋友也已经发声,让敦马领导政府,就如早前协议般的敦马之后就会是安华,但多次挑起这个课题引发了很多回响,不是在我们这个等级,更多是在基层。

有人触碰到这个课题时说,可以的话,提早(交棒),可以的话,5月,现在最新的看法是APEC之后,我认为对首相不太公平的是这些催促一直持续中,我曾经和安华聊……很多阴谋的出现都是有目的,(部落客)Shahbudin dot com就几乎是这样,不停地在催促,今天我也读了(他的文章)。

对我来说,很简单而已,首相依然继续担任首相直到一个适合的时机,我们也明白这个(首相)职位的课题,所发表都是政治言论。但无论如何,就如往常我们知道这需要符合宪法,这是现实,意味著我们不能去探讨和大马宪法有关的问题等,获得大部分支持、须获得元首同意,我想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停止催促,也就是说到了首相敦马做决定的时候,我们土团党肯定[无法听清楚字眼]……只要你可以出任。这就是对我们来说重要的。

我想首相依然有能力,但为什么要如此催促?虽然在这之前有一些实现交棒的协议。但这些催促产生的观感是如果没有发生(交棒),就会引发不稳定、投资者对政府没有信心、经济依然低迷。这样其实其实是在影响我们(希盟政府)的地位。

简单来说,我认可敦马作为希盟主席和土团党主席所说的话。

林冠英: 我们同意敦马之前所说的,他将在APEC之后卸任,我认为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有个共识,这是我的想法,也就是在APEC之后,关于其他课题,可能由敦马和安华来决定。所以,在这个(交棒)课题上,这是主要的。

第二则是关于我们协商完全否决特定人士指“希盟政府不稳定,将由一个称为Pakatan Nasional(国盟),或任何名字的新联盟来取代希盟”的说法。完全没有这回事,但由于这已经被部分人民所相信,因此我们有必要反击,或是全力拒绝,因为无论喜欢或不喜欢,这会动摇政府的稳定。我想这是必须强调的事,以便我们不会掉入反对党的政治游戏陷阱。一般上决定议程的是政府,但看起来Pakatan Nasional是由反对党来主导,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必须强调希盟是政府,不是如反对党散播般。

第三,我们必须通过宣传,向人民展现我们的团结,我们的政策,还有政府做了些什么。因为如果我们只是在报纸上回应,这是不够的。更好的是我们一起举行巡回说明会,就如我们以前的做法,恢复人民的[无法听清楚字眼],希盟将会留下来,谢谢。

赛沙迪称施压一再发生

赛沙迪:敦,我可以发言吗?我等了很久想要发言,因为我的决定是,如果要吵架就在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上吵。我认为6巨头会议上讨论和决定的,和我们每一次在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上决定的没有差别。

我要求检查会议记录,每一次失败后,我们讨论的东西是一样的,我们强调不要让任何人质疑或叫敦马辞职,但之后一样的事情又发生了!下一场主席理事会,又是讨论一样的东西,事情也重复发生,主席理事会又讨论一样的东西!

敦马,只是上个星期,公正党财政(梁自坚),这不是部落客,他说如果5月敦马不辞职,财政、还有公青团团长、很多国会议员、党鞭,全都一而再、再而三地讨论同样的事,作出了同样的决定。同样的问题再发生,带上主席理事会又要我针对同样的事情表示同意。就算我们在这里讨论了决定了,同样的事情还是会发生。

如果没有采取严厉的行动,我认为是没有办法维持现状的。在过去2场会议我已经强调,又是私下,我从来没有公开说。我私下强调如果公正党财政一而再、再而三这么做,在这么多国会议员面前,我可以做同样的事吗?这并不公平!

敦,对我来说,我不同意多次讨论同样的事请,事实上,我想你们的建议更加糟糕!施压后又一再妥协,

你知道APEC之后是什么意思吗?如果是APEC之后,你会成为一个跛脚鸭首相吗?当你要卸任时,明天你就会卸任,如果你要卸任APEC之后你就卸任,如果是下星期,你会卸任。

我们决定一个卸任时间的话,没有人会再听首相的话。没有改革或任何东西会发生。

敦,你还在巫统的时候,你已经有了宣布卸任的经验,你向我分享了那个故事。当每个人知道你会在一个特定日期卸任后,你的政策在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同意这样的做法,因为他已经多次被背叛。就让我们面对吧,如果有人说,安华,这很糟糕,不要担心,没有问题……我很厌倦为了同样的事一再争论,然后我们被攻击,敦马叫我们不要回应。这些人是领袖,不只是国会议员,这些是(党)高层。

我不同意这项建议,如果今天要有一个(结论),那就是全力支持首相,且没有用交棒日期来束缚他,我绝对敢推动这个,因为每一次我们在这里讨论,公开做了决定,在外我们却被人背后捅刀,这个事实,是我永远不会接受的。

莫哈末拉迪激动挺敦马

莫哈末拉迪:敦,在众人之中我感觉算是在政治中最资浅的,(你们)全都是在政治圈很久的人。敦,我今晚看到的,令我有些难过,这些戏码真是够了!你们这些[无法听清楚字眼]资深政治人物(拍桌子)!你们猛烈要求敦马卸任的戏码,同样的人今天来到这里却说不用了?你们在外面施压人,坐在(会议)外面的让他们继续说,(会议)里面的人却说可以不用辞职,(让敦马)维持(首相)职位。

我辞掉我在澳洲的工作,敦,因为我要为国家服务,不是为了让自己卷入这愚蠢的政治!对不起。

我从早做到晚,敦,与资本市场的人对话,他说了什么?要到什么时候我们(大马)才会稳定?在一人讲一套的情况下,你们认为投资者会来吗?敦,他们不是笨蛋。

我们必须对自己坦诚,这些戏码真是够了!我已经因为这个感到非常厌倦,在希盟会议做了决定全力支持敦,在外面却质问要(任相)到即时?

现在是2月,APEC是年底,我们消耗的时间[无法听清楚字眼]……冠病病毒危机,我们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正在下跌,然而到了现在我们还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谈交棒!

我没有什么输不起,就如我所说,我回来是为了我的国家服务,而不是陷入这种事。我同意沙迪所说的,让敦继续服务,无论他想要服务多久。协议中阐明将会交棒但没有明确说明时间。

当敦马说APEC之后还是不能解决,要5月、要这个那个,要到什么时候?停止这场戏!不要欺骗我们说“我们不能做什么、这我们控制不到”……你们全部都是政治人物啊!这全都是你们!我感到越来越难过!从早做到晚要让国家回到正轨……交棒、交棒、交棒!我们赢得大选,人民给予我们机会胜选是来治理国家,不是来建议交棒!拜托!

有人说这造成政府不稳定的观感,这不是观感YB!你来跟资本市场的人对话,你会看到他们不是那么笨,他们是市场分析员,他们了解情景!

我们必须为这件事划下句点。你看,在外面有多少记者涌在外头。你不要以为市场看不到。

在媒体那里吵说今天的主席理事会会议将会作出决定……我们算什么?我们是个为了换首相的政府吗?我们不是在经济状况糟糕的时候,执政来稳定国家经济的吗?我们却不谈!今晚理应是要谈振兴经济配套会有什么,还有国家政策。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来确保全球受冠病疫情侵袭的时候经济[无法听清楚字眼]?这才是应讨论的政策。

在主席理事会会议上,讨论交棒,(说)“没关系我们支持敦马任相直到APEC”,离开后继续在外头吵吵吵,再等主席理事会来讨论。

对自己诚实点、对自己诚实点吧!要到什么时候,这才会结束?敦,你留下来,任你想要多久,你继续做你要做的任何事,我们会支持敦。人民选择我们执政,是为了让大马成为一个更好的国家,不是没日没夜甚至几年来谈论交棒!谢谢。

(待续……)



马哈迪当晚抵达首要领导基金会出席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时,神色凝重,并没有向驻守在场的媒体记者们打招呼。
马哈迪当晚抵达首要领导基金会出席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时,神色凝重,并没有向驻守在场的媒体记者们打招呼。


马哈迪(右)当时还表示感谢希盟各领袖对他的信任,安华当时也表示自己是第一个支持敦马哈迪的人。
马哈迪(右)当时还表示感谢希盟各领袖对他的信任,安华当时也表示自己是第一个支持敦马哈迪的人。


马哈迪(坐者左三)和一众希盟领袖在当晚的记者会上神情轻松,脸上也不乏笑容。坐者左起为莫哈末沙布和安华,右起为林冠英、慕尤丁和旺阿兹莎。
马哈迪(坐者左三)和一众希盟领袖在当晚的记者会上神情轻松,脸上也不乏笑容。坐者左起为莫哈末沙布和安华,右起为林冠英、慕尤丁和旺阿兹莎。


土团党青年团中委莫哈末法欣(左四)当晚率领逾50名土团党青年团成员,到首要领导基金会外给予马哈迪支持。
土团党青年团中委莫哈末法欣(左四)当晚率领逾50名土团党青年团成员,到首要领导基金会外给予马哈迪支持。


作者 : 庄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