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8 08:10:00  2278989
曾毓林.岂能为流量而失初衷?
总编时间

总编辑郭清江于上周在本栏发表〈我们与恶的距离〉,再度阐明《星洲日报》办报方针是讲求社会责任、匡正不良风气和启迪民智。这篇文章,让星洲日报上下员工阅读后更明确的了解了报馆的社会责任,同时也如吃了一颗定心丸,清楚了解未来要走的路是哪个方向。

对要求各有不同的读者,相信也是一篇掷地有声的说明。

其实近十年来,尤其是网络社交媒体崛起至今,要追求公信力抑或是流量一直是媒体工作者相互争论与挣扎的问题。特别是纸媒也开始顺应时代涉足网媒,近乎所有的传统印刷纸媒同时也旁开新战线兼投身网媒;但两者之间的营运却是截然不同。传统与新时代,往往在手法和观念上有所差别。

单是面对公信力与流量问题,传统媒体坚信“办报失去公信力等于失去一切”;新时代媒体更相信“有了量才有可能去谈质,流量不如人,空有公信力却难永续经营”,这问题长期争论都没有固定答案;一个当然最皆大欢喜的答案是“两方面都照顾”,但是针无两头尖,有些课题两者之间必然会碰到需做取舍。

从商业角度──追求流量是毋庸置疑的;但良心办报角度──一定要考量社会责任。“快”与“准”之间,宁可选“准”;“真”与“假”之间,必须选“真”。道德观已被颠覆的今天,网民习惯只要“快”,未必要“准”;是“真”的固然,“假”的当作是阅读乐趣也不错。

这种土壤也衍生了无数新闻农场,更助长了假新闻、低俗新闻如雨后春笋。看目前的形势,是已经到了难以控制的地步。我们也逐渐在温水煮青蛙的情况下习以为常。过去,报纸出现与事实不符的新闻可是件大事,会受读者群围剿的;但现下网络假新闻充斥,很多读者逐渐失去感觉──无感了。长此下去,这社会会越来越是非不分,甚至麻木不仁。

传统与新一代对处理新闻的角度分歧,不仅仅展现在公信力与流量的取舍上,也包括通俗与低俗、遣词用字、是非对错等标准差异常要拔河及各执一词。如果无法达致共识,那就和许多两代家庭一样,既出现代沟,随后也出现分歧;若处理不当或方向不一致,那是即叫掌舵人头痛,也叫执行任务者莫衷一是的。

媒体即是良心行业,但也要现实环境中求生存,两者之间如何平衡是需要有智慧的掌舵人带领。

过去,公信力决定一家媒体的地位;但现在,流量也决定了一家媒体的地位。孰轻孰重?胥视掌舵人想当一个怎样的媒体?

今天的媒体也分很多类了──包括只向金钱靠拢,广告客户想怎样就配合着怎样的媒体;也有只追求读者点阅率,无需顾及道德包袱;更有专为某政党服务的党媒体……这和上个世纪“知识分子办报”、“良心办报”下的媒体在本质上已经大大不同。

至于要成为一个怎样的媒体?胥视媒体人本身的态度和决定。在大洪流下,要随波逐流还是要坚定不移,也全看媒体人给自己的定位。

这当中没有对错,只是选择的问题而已。

作为星洲日报的员工,我们很庆幸管理层告诉我们“立足诚信,情义相随”,不管时代如何改变,手法如何变化──最终极的信念仍是“立足诚信,情义相随”。

我们的社会有无数的媒体机构,不论是纸媒网媒, 不管是新闻农场还是社交新闻网站,有些新闻(包括虚假新闻)尽快吸睛,但纵有成千上万点击,读者点一点或刷一刷屏之后,就抛诸脑后。没有养分的新闻纵有再多,很快成过眼云烟。

如果是聪明的广告客户,会懂得“要留得住读者的媒体“或“读者信任的媒体”才是有效应的媒体。不然,纵有千万读者,但都只是流水一般,水过无痕,更休想说是“忠诚度”。

在设法吸引新读者之余,不要忘了风雨同路及对我们一直信任的读者。

未来社会还会冒起很多新闻机构,但是否有公信力?能维持多久?会不会有忠诚读者?这都是要很长的时间考验和历练。迅速冒起,但也迅速灭亡的应该也会有很多──然而,百年老报就只有区区几家,包括《星洲日报》。

如果这些经历过风雨仍一直屹立的百年老报,放弃忠诚读者而选择向浮夸靠拢的话,失去后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在风雨中屹立,靠的是坚不定移的信念。莫忘初衷,漫长的报业奋斗过程中,但愿每个同业:不要只看一个点,应该放眼一道线、一个面。

作者 : 曾毓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8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