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15 14:42:59  2289889
全彭1811名美发、美容、美甲及化妆业者联署签名,提呈备忘录给彭大臣
东海岸

李健聪(左起)与陈美欣、谢志聪和刘美圻在移交备忘录给州务大臣前,讨论备忘录细则。
李健聪(左起)与陈美欣、谢志聪和刘美圻在移交备忘录给州务大臣前,讨论备忘录细则。

(关丹15日讯)全彭1811名美发、美容、美甲及化妆的业者联署呈备忘录,要求彭州政府与联邦政府同步,允许同业们为顾客提供护理服务。

与联邦政府不同,彭州政府只允许业者出售美容产品和理发。

该行业的3名代表,即从事美发的谢志聪、从事美容业刘美圻和从事美甲及化妆陈美欣和士满慕州议员李健聪一同呈备忘录给彭州大臣,并由大臣助理拿督诺丁接领。

与此同时,同业代表异口同声表示,州政府与联邦政府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不一,让他们无法正常作业,如到餐馆吃饭,餐馆却不买饭给顾客。

刘美圻指出,该联署签名是于上周六开始发动,以提呈备忘录给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旺罗斯迪旺依斯迈,要大臣能采取与联邦政府一样的作业程序。

她说,在短短的2天内,这份联署就获得州内各县同业签名。

“签名者也包括顾客,顾客也迫不及待要进行美容和护理。”

她说,这行业不能只是单靠顾客购买美容产品,该行业最重要的是护理收入 ,所有的开销包括薪金都是来自护理收入。

陈美欣指出,关丹市议会所公布的防疫作业程序,并没列明是否能为顾客进行护理。

“我们担心一旦在为顾客进行指甲护理时,会遭到执法员取缔,以及面对罚款等的处分。”

她说,这些都是业者一直存在的疑问,在询问市议会时给予的答复是根据SOP,他们也不知该所谓的SOP是什么?

“另外一个问题是,从事美甲和化妆行业,都需要为顾客进行脸部或肢体上的护理,且员工都是从中抽取佣金,如果无法为顾客进行护理,员工的收入肯定受到影响。”

谢志聪指出,在美发业中处于的问题是,不能为顾客进行染发、烫发,只允准理发而已。

他说,从事美发业如果只准理发,除了影响该业的生意,员工的收入也大受影响。

“我们每年都有提交税收给政府,在这期间除了要支付薪金个员工之外,租金也没有减租,如果州政府无法与联邦政府统一实行防疫作业程序,相信上述的行业不知还能支撑多久。”

李健聪指出,州政府与联邦政府在防疫标准作业程序采取不同政策,让经营美发、美容、美甲及化妆业者,在开业后也不能正常营业,他们要求州政府能统一采取与联邦政府对该业防疫政策,以免引起混淆。

他说,由业者联署签名的备忘录已提呈至大臣助理诺丁,后者也表示会反映给大臣了解此事,以及大臣会提呈至彭州国家安全理事会进行探讨。

“我们希望州政府尽快落实与联邦政府统一的防疫作业程序,除此,我也在移交备忘录上,与要诺丁转告大臣其他行业如补习班及音乐训练中心的作业程序,皆与联邦政府所设定的作业程序是一致的。”

他说,另外,如12岁以下及70岁以上的人士因受到防疫作业程序限制,他们不能外出用餐及购物中心等,希望国家安全理事会能再次进行研究。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