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1 07:30:00  2293155
安焕然.孔融的本事
边缘评论

今天,继续跟大家讲中国历史上“超级酸民”:孔融的故事。孔融后来当了官。还是那张嘴,到处得罪人。只是他已颇负盛名,不爽他的人一时间也拿他没办法。倒是董卓奸诈,弄权使人把他外调去北海(治今山东一带)任相。当时正值黄巾起事,北海是乱事最扰之地,所以故意“丢”他去收拾烂摊子。不过,若他真是个有实干的人,那倒是个乱事出英雄的机会。可他虽聚民起兵讲武,最终仍不敌黄巾军的进攻。


孔融是怎么治理北海的呢?没错,相当认真,而且热心教育。他设立学校,表彰儒术,举荐贤良,即使是只有“一介之善”的,他都以礼相待,而且对那些没有后代的,或是四方游士的去世,他也用心协助施棺安葬。


然而,对于一些事,孔融却是莫名其妙的以几近“洁癖”的道德标准来断事。这一切也不一定纯粹是为了好名“演”出来的。对于儒家的道德意识,他是很秉持的。13岁时,父亲过世,孔融悲伤过度,需要人扶着才能站起来。这是他的孝行真情流露。然而,他的治理,却是亦以自己之道德高度来要求他的臣民。《御览》〈秦子〉有记,孔融担任北海相时,有一天行在路上,看到有人丧父,“哭泣墓侧,色无憔悴”,亦即父丧而作儿子的脸色不哀吧!他竟怒把这人给杀了。儒家道德治国到这地步,倒是扭曲到恐怖,也离谱了。


另,他的部下曾劝他投靠袁绍或曹操。孔融不屑袁、曹所为,以为二人有“终图汉室”之心。他不与袁、曹同盟也就算了,竟怒而把劝他的那个部下给杀了。看来,这儒家的信奉者,持“正义”、“礼教”杀人,也是不心软的。

           

后来,袁绍的长子袁谭来攻打他。《后汉书》记说,这场战争从春天打到夏天,战士所剩仅数百人了,箭矢如雨般射来,已是到两军戈矛相接的激烈格斗,孔融不懂是真轻松,还是在假装镇定,竟在屋里读书,“谈笑自若”。等到其守城被攻陷时,自己仓皇出逃,而他老婆和孩子尽被袁谭所虏抓。孔融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飞机,窝囊啊!

           

所以,《后汉书》记说孔融“负其高气,志在靖难,而才疏意广,迄无成功。”这样的形容,还真贴切。志高,“气”也很高,就是“才疏”。讲很会讲,做起事来,普普通通,也有些莫名其妙的迂腐,更没有什么治国平天下的真材实料。

           

孔融被袁谭击败后,逃躲东山好一阵子。后来汉献帝迁都许昌,征辟孔融出任“将作大匠”。这官大概就是类似于负责宫室、宗庙等建筑工程的营建部长吧!不管这官是大或小,毕竟是中央官,孔融总算有机会回到中央朝廷效力,也就乐得赴任。纵然曹操此时是挟天下以令诸侯,孔融可不管这些了,能回到小皇帝身边就好。可惜史料没记载,当初他当北海相时,部下劝他投靠曹操或袁绍,他竟怒把部下给杀了的这件事。现在他回来当中央官,同样也是要面对曹操,他对先前所杀之人,有无歉意?(想来是没有,自负高才是不会认错的)。

作者 : 安焕然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