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5 16:27:02  2295943
圆梦义工团送爱76天·派1.8万盒饭暖胃又暖心
暖势力


圆梦慈善义工团会在增加北区华小的拿督公附近派送盒饭,每日都会吸引百余人前往排队领取盒饭盒。
圆梦慈善义工团会在增加北区华小的拿督公附近派送盒饭,每日都会吸引百余人前往排队领取盒饭盒。


圆梦慈善义工团也会亲自上门派送食物给有需要的家庭,并且根据民众的需求提供相应的援助。
圆梦慈善义工团也会亲自上门派送食物给有需要的家庭,并且根据民众的需求提供相应的援助。

报道/ 林雪晴

摄影/黄玲玲

(吉隆坡25日讯)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一群善心人士在甲洞与增江一代派送食物与干粮长达76天,派出将近1万8000份熟食盒饭,以及无数的干粮与食材,在这个自顾不暇的时期,为断炊者送上温暖,为贫困者点燃希望。

活跃于吉隆坡一带的圆梦慈善义工团从3月27日开始进行派送食物的活动,直到6月10日,一共维持了接近2个多月,帮助的对象非常广,涵盖老年人、单亲家庭、残障人士,甚至外劳。

叶慧莉表示,未来会继续进行上门派送盒饭给有需要的人,因为还有很多贫困家庭需要援助。
叶慧莉表示,未来会继续进行上门派送盒饭给有需要的人,因为还有很多贫困家庭需要援助。

叶慧莉:每日逾百人排队领饭

一开始,圆梦慈善义工团只是派送新鲜的食材与干粮,后来便开始派送煮好的盒饭,而派送的规模也从原本的上门派送,变成公开派送的形式,每日中午都会吸引百余人前往固定的地点排队,领取盒饭。

圆梦慈善义工团主席叶慧莉表示,在行动管制令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看到很多菜贩因为卖不完而无奈把蔬菜丢弃的新闻,于是便通过朋友取得蔬菜,再处理好分成一包包,联络不同地区的义工,送至有需要的家庭手中。

“为了让更多人可以获得物资,我们也尝试在脸书发贴询问,后来就慢慢开始收到各种不同的食材,像是米、鸡肉、鸡蛋与饼干等等,于是派送的物资就不单单只是蔬菜,还有各式各样的食材与干粮。”

叶慧莉指出,至于派送盒饭的机缘,则是在4月8日开始,当时有善心人士捐了100份盒饭,而他们也陆陆续续收到一些比较需要处理的食材,于是便决定在4月18日开始派送饭盒,自己煮饭、煲汤,把心意送出去。

“我们平均每天都会派送大约300份盒饭,其中一部分是由善心人士赞助的,每一天收到的赞助盒饭数量都不固定,时多时少,比如说今天收到200份盒饭,我们就会煮多100份盒饭补上。”

她说,上门派送盒饭的范围共有20多个地区,多为增江与甲洞一带,包括增江北区、增江南区、宜信园(Taman Ehsan)、斯里鹅唛(Sri Gombak)等等,由大约30名义工亲自派送盒饭给有需要的家庭。

陈志杰说,义工在公开派送盒饭时,并不会过问太多,只是希望帮助在行动管制令期间需要帮助的人。
陈志杰说,义工在公开派送盒饭时,并不会过问太多,只是希望帮助在行动管制令期间需要帮助的人。

陈志杰:规定领饭者戴口罩守社距

此外,圆梦慈善义工团的义工陈志杰指出,最初派送盒饭的时候并没有打算开放予民众领取,当时派送至增江北区住宅区一带时,发现有很多流浪汉聚集在增江北区华小的拿督公附近,便开始派送盒饭给他们。

“后来事情就慢慢传开了,越来越多人去那里领取盒饭,于是我们便决定在增江北区华小与增江巴刹两个地方,公开派送盒饭给民众,让老人家、残障人士、单亲家庭,还有一些失去工作的年轻人来领取。”

他提到,他们会在派送盒饭时,规定民众佩戴口罩与遵守社交距离,否则便无法领取饭盒,而家中没有口罩者,他们也会另外提供口罩。

他说,一般上他们对前来领取盒饭的民众没有太多限制,只是希望帮助没有工作的人,并不会过问太多,但如果经常看到同一个人就会上前了解情况,提供进一步的援助。

叶慧莉补充,在这个特殊时期派送食物,常常会遇到无法取舍的情况。

“有些人看起来有房有车,家境不错,但可能他没有办法外出工作,或者还有车贷房贷要偿还呢?这种情况你要不要给?给,我们都是会给,我们的理念很简单,如果你要真正让他们做到‘stay at home’,就要给他们饭吃。”

她说,一开始还是会遇到一些贪心的人,但是慢慢地就会分辨出他们到底是否真的需要帮助。

她表示,在派送盒饭给公众的过程中,偶尔也会发现到一些情况特殊的个案,例如收入很少或是房子破烂等等,就会提供额外的援助,像是另外购买物资给他们,或是特别分配多一点食物给他们。

“我们也曾经想要偷懒,暂停派饭一天,但是排队的人潮依然在那里等待,所以我们还是要去做。”

相信许多人都会好奇,圆梦慈善义工团在行动管制令派送食物这么长时间,资金究竟从何而来呢?

义工团资金向亲友筹得

叶慧莉坦言,圆梦慈善义工团的资金都是向身边的亲友筹得的,筹备的过程也很吃力,一开始决定要派送食物的时候,也会担心面对资金足不足够的问题,或是朋友捐了这次还会不会捐下一次等等。

“真的很难想像,身边的朋友竟然会这么热心,捐完1000令吉,又再捐1000令吉,还捐了几次,叫我们去煮东西给人家吃、买物资给需要的人,真的非常感动。”

她感触地说道,“可能你会认为在冠病疫情之下,每个人都是贪生怕死,但还是有人会愿意拿钱出来助人,而且帮助的地区也不是他的居住地,这样的善举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

她认为,带领慈善组织最重要的就是公开账目明细,让人知道资金的去向,用来买了什么、帮了什么人,而且收钱的人和管账的人,也不能是同一人,这都是叶慧莉向捐钱的朋友允下的承诺。

“就算是行动管制令结束后,我们也会继续上门派送盒饭给有需要的人,不会停止派送盒饭的活动,因为我们发现到有些家庭真的非常需要帮助,甚至连煤气炉也没有,就连煲水都成一个问题,就算是无法每天提供盒饭,我们也会设法包伙食给他们。”

她透露,圆梦慈善义工团已经成立了5年,一向来都是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以民间组织的名义行善,直到去年年尾才开始正式计划向社团注册局进行登记,希望在未来举办活动时更为出师有名。

她指出,圆梦慈善义工团行善的范围也很广,基本上就是看到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就尽力帮助,曾经前往老人院派送食物,为贫困的家庭送上奶粉、纸尿片、药物,为无国籍儿童支付学费,甚至为往生者捐棺等等。

行善感受施比受更有福

叶慧莉说,在行善的过程中,让她最印象深刻的部分便是死亡。

“当你看到一路以来帮助着的人,前一天还好端端地,隔天突然间就去世了,让我有很大的感触,也改变了我的观念。”

她分享说,过去的她是一个很执着的人,在经历了这些之后才明白到,原来自己可以带走的东西很少,也慢慢放下了很多。

她表示,在参与行善后会深刻感受到“施比受更有福”的道理,你能付出的远远比你想像中来得多,就像这一次的派送盒饭活动,几乎出动了她全家上下,就连70多岁的爸爸、60多岁的表舅母都加入了活动,只要有心,一定会有适合的岗位让你付出。

盒饭包装好后会分成一袋袋,由义工亲自派送给有需要的人手中。
盒饭包装好后会分成一袋袋,由义工亲自派送给有需要的人手中。
每天圆梦慈善义工团都要准备大约300份盒饭,派送到吉隆坡的各个角落。
每天圆梦慈善义工团都要准备大约300份盒饭,派送到吉隆坡的各个角落。
圆梦慈善义工团一大清早就会开始准备盒饭,饭盒内容非常丰盛,包括炸鸡、咸菜与鸡蛋。
圆梦慈善义工团一大清早就会开始准备盒饭,饭盒内容非常丰盛,包括炸鸡、咸菜与鸡蛋。
圆梦慈善义工团在公开派送盒饭的过程中,皆会要求民众佩戴口罩,也有义工负责监督民众保持社交距离。
圆梦慈善义工团在公开派送盒饭的过程中,皆会要求民众佩戴口罩,也有义工负责监督民众保持社交距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