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8 18:37:36  2297925
王子一·他们叫我坏女孩
城人小说

刚被后母训了一顿,心情郁闷极了。拿了车钥匙,踩足油门,今晚不打算回来吃饭了。

反正老爸又出国了,自从妈去世,这个家早已不属于我。爸爸再娶,后母视我为眼中钉,弟妹又不和。爸爸永远不在家,这个家我早已不留恋。

车里的音响播得起劲,我也哼得很起劲。突然,“唰”的一声,车子急速地在交通灯前停了下来。

“吁!好险!幸好后面的车子没撞上来。”我望向倒后镜。“哎呀!怎么有一名交通警察走过来…..”

情急之下,我突然心生急智,向他单眼放电,他愣了一下,我已趁交通灯转绿然后呼啸而去。哈哈!太过瘾了。一看就知道是和我年纪不相上下的毛头小子,乐死我了!

XXXXXX

“铭,我这个月好像迟了……万一怀孕了怎么办?”我瞄了一眼随着音乐在摇头晃脑的铭。“你到底有没有打算和我结婚?”

“随便啦!”铭丝豪不在意。

就这样,我们很快地奉子成婚了。一个普通不过的婚礼,没有太多的喜悦。

很快地,我发现我们根本不适合婚姻。我不是没有憧憬过要给孩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但,铭在婚后依然故我。夜归,没有正当的工作,终日流连娱乐场所。

孩子出生后,我们就协议离婚,孩子交给婆家顾。

XXXXXX

我恢复单身,白天工作,晚上在夜校念我喜爱的时装设计。为了学费,我尽量节省。虽然生活圈子换了,但偶尔还是会出去喝两杯。

就这样,外坡认识了阿麟,一个老实的中年汉子。

阿麟有些积蓄,想要买房子。我说服他投资店屋回酬率更高。没料到我的魅力这么大,他居然把店屋写在我的名下。我压根儿没打算跟他过一辈子,但却欣然接受他这样做。

我学成后,借故到邻国打工吸取经验;慢慢地和阿麟疏远,最后更铁石心肠地提出分手。辗转数年后再回国,我已有自己的公司和自己设计的服装品牌。偶然听见阿麟已婚并刚病逝,倒是吃一惊。

XXXXXX

我和铭的儿子也快小学毕业了,我曾到学校偷见他,他长得很像铭。我没想过和他相认,见他健康成长已放心。我自认不是一个尽责的妈妈,我已习惯单身却不愁寂寞的日子。

这些日子,我身边从不缺男性伴侣。虽然现在名成利就,但我血液里总是无法安静,直到我遇见萧。

XXXXXX

萧是我现在的生意伙伴,比我足足小了二十载。但五十开外的我,外表看起来似三十几,所以我们还是匹配。当初他来应征时,我们第一眼相望,我整个人已被他的眼神慑著。

“这个人,怎么在我生命里迟到这么多?”我自问。

我的心,开始小鹿乱撞。萧,就是我要等的人。

此后,他的待遇自然与众不同。在公司里,我赋予他的权力与信任超过一切。很快的,他被暗喻为小鲜肉。当时我以为我俩都不介意,我也以为他爱我,和我爱他是一样多的。当我把整个生命都投入爱时,我开始变得又聋又瞎。而他却是清醒的。

在我把生意都交由他管理,甘心当他背后的女人时,我已感觉他变了。可是我却自欺欺人,还为他找借口。一直到我发现他已经多日不曾回来我俩的家,拨电留言都没回应。我悄悄找人查账,原来公司早已经是个空壳!

萧居然盗空公款,没有留下手尾!

结果一查,他另买了公寓,并另开设公司。好个小子!但,我能做些什么?我是骄傲的,我不愿低头求他,也不愿他可怜我!我更不想知道他身边是否已有个年轻漂亮的女伴,我甚至没有想过再见他!

从来只有我甩人,现在我该怨谁?只怪自己太自信。此刻的我心静如水,对这个最爱的男人居然没有恨。

回想当初,难道这是我的报应?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8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