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9 18:09:44  2298188
丘素薇‧粽子又飘香了
东海岸观点

裹了3种不同口味的粽子,兴冲冲的和老爹送到百里外的女儿家。及时在午餐时分到达。

门铃叮当响过,女儿看到门外拿着大包小包的父母,惊讶得忘记叫人了,但是却不忘滴滴嘟嘟的埋怨我们不该不通知一声就贸然前来。万一她有事外出了,不是要摸门钉了?哎呀,我们本意就是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我急忙拿出一只裹成枕头形状的家乡粽,剥了棕叶,只见一个丰腴呈蜜色的长方体,薄薄的一层油光下隐约可看到软糯的糯米饭底下若隐若现的馅料。用筷子从中剥开,淡褐色的豆粒在滚烫的水中翻腾烹煮后已糜软得不成型。

偶尔会有几颗藏身在那大大的一块肥瘦相间的五花肉身后,略略可分辨出原来的样子。连连的催女儿品尝。她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说这才是她向往的外婆的味道。

我担心年轻人嫌我的家乡粽单调,也裹了一些以咸蛋黄,冬菇,粟子,五花肉和眉豆为主要食材当馅料的咸肉粽。女婿特别喜欢吃我的咸肉粽,因为味道比较清淡且少油,符合健康条件。

年幼的外孙还不会欣赏这些重口味的食品。我拿出一串小巧玲珑苍翠色的碱水粽。剥开粽叶,只见一颗柔滑晶莹剔透金黄色如玛瑙的小小金字塔在叶子上微微颤抖着。

哇,是果冻吗?

我将这“果冻”蘸上厚厚的一层咖央。粽香,椰奶香,斑斓叶香在口腔里盘旋打滚,差点儿把舌头一起吞进肚子里。这看似简单的碱水粽制作过程颇费心思。

非常遗憾的,我没有成功的把裹粽子的手艺传承给孩子。多年前我曾经尝试和他们一起制作粽子。他们被泡洗粽叶,煮煮切切等冗长细节吓到逃之夭夭。包裹粽子的手法也不是可以一蹴而就,需要反复练习。目前我能够做到的就是尽量裹些粽子让孩子家人品尝,希望借此传承端午文化。

日趋商业化的社会,很多人干脆买几粒粽子应节,省下不少功夫。年轻的一代没有多少人会裹粽子,很快的,端午节吃粽子这传统习俗也会变得日渐式微。吃粽子的起源也随着屈原沉入江底。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9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