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04 10:05:00  2301149
爱妻逝世三年坚持每周拜祭·郭锋靠自言自语重新振作
星人物

(香港4日讯)香港资深艺人郭锋妻子欧阳佩珊(原名陈洁英)于2017年7月9日因肺腺癌病逝,三年匆匆过去,留下来的郭锋生活如旧,可是没有一刻不想起爱妻,每个星期他都到香港仔华人永远坟场,那里是爱妻的长眠之地,“带束花去看一看,陪她说说话,顺便和邻居打声招呼,可以说是一种习惯,也令我感觉到佩珊仍然在身边,将来这里就是我的终点站。”

郭锋透露妻子离开前三个月,经常进出医院,住在西贡交通不方便,当时他们在市区租地方暂住,“那里从窗口看出去,一大片海景刚好有一座小岛,晴天、雨天,早晚都有不同的景色,佩珊经常看着窗外的海景说:‘这里的景色真漂亮!’到她离开后,考虑将她安放在什么地方,也经过了一些波折,最后搅珠派到香港仔,我一去到已经觉得,是佩珊在天之灵选中的地方,不高不矮景观开扬,看出去也是一片海景,旁边有鸭脷洲,景色就像我们之前住的地方,很漂亮。”

郭锋努力适应太太离开后的生活
郭锋努力适应太太离开后的生活

郭锋努力面对爱妻离开后的生活,他指出面对伴侣离开,有些人为免睹物思人,会将所有东西清走,逼自己面对现实,这样做只会更痛苦,其实可以换一种形式,当另一半仍然在身边,虽然看不见、摸不到,不过你可以想以前一样,有什么想说就说,大家闲话家常,只不过没有人应你而已。”他笑言经常在家自言自语,旁人看到会以为他精神失常,不过全靠这个方法,才令他有勇气面对人生。

西贡家里,太太用惯的物品,包括电脑、水杯、碗碟、枕头、衣物全部如旧,“回到家我会和她打招呼,像以前一样告诉她,今天去哪里、做了什么,晚上睡前又会一齐祈祷,刚开始静下来时,突然想到她已经离开,会悲从中来很难过,不明白为什么上天要她早走,剩下我一个人,每次想到这些,马上要将思绪拉回来,告诉自己不要再想,这是没有答案的问题,再想下去,这些负面情绪会将自己扯去黑洞深处,很难爬出来,然后分散注意想其他事,或者找一些事来做。”

郭锋玩了降落伞,却内疚令太太担心。每
郭锋玩了降落伞,却内疚令太太担心。每

人生像爬山
知道太太在路的尽头等他

郭锋透露太太临离开前两天,住在深切治疗部,很多好朋友、学生来道别,大家握着她的手,感谢她种种的帮助,帮大家度过人生难关,很多事他都是第一次听到,因为平时忙拍戏,很少过问太太的工作,每次想起那两天的经历,他的心里既难过又骄傲,“我曾经拥有这么善良、这么体贴,又这么能干的太太,她积了很多福却报在我身上,就算已经离开,我仍然承受她所做的福报,学生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关心我,过年过节怕我孤单,请我去家里吃饭,平时煲汤也预我一份,带我去旅行散心,这些关心令我明白真正的爱,是不问收获和付出,看到别人开心自己更开心。”

佩珊去世后,他笑言寡佬生活,只会煮面渌菜,久而久之都觉得好闷,佩珊生前买的光波炉,全靠一班学生教路,他从焗鸡翼开始,现在连叉烧都会弄了,饮食种类丰富了很多,“朋友安慰我说,现在好了,太太一走没有人管头管尾,喜欢做什么都可以,我说一点也不好,没有人管更危险,现在不论做什么都要小心,没有人提醒我,要自己管自己。”

一年前,佩珊的学生带他去澳洲旅行散心,有机会玩跳降落伞,以前他怕太太担心不敢玩,这次心想剩下自己一个,可以放心玩,从一万六千尺高空跳下时,没有预想中的紧张刺激,反而想到佩珊,“当时突然想起佩珊,她在地面看我玩降落伞一定很担心,以后不能再玩这些危险游戏,不想她为我担心,不能再做令她担心的事。”

郭锋小时候住九龙城,家后面就是山,爬山是他最喜欢的活动之一,带着一把童军刀就出发去爬山,那时候没有行山径,所有的路都靠自己披荆斩棘走出来,现在他常常有一种在爬山的感觉,“人生就像在爬山,这座山从小爬到大,中途因为佩珊出现陪我,令我爬得好开心、好满足、好丰盛,她离开后现在又剩下自己一个人,像小时候一样有任何困难和问题,都要靠自己解决,我不知道终点在那里,但我知道佩珊会在路的尽头等我,她先走一步,是想安排妥当再来接我,她就是这样,连最后一步都为我想好。”(香港明周)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20-07-04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