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07 12:46:00 
东铁路线是否需再改·专家看法不一
全国综合
吴木炎:东铁不应该冒险往南的路线。
吴木炎:东铁不应该冒险往南的路线。

报道:郭秋香

(八打灵再也7日讯)专家对是否需要再次调整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的路线有不同的看法,但他们都认同,如果用回国阵的路线,增加成本在所难免。

希盟政府执政时期,把国阵政府的东铁计划原有的路线缩短和改变。在国盟政府上台后,重新评估东铁路线的声音再次浮上台面。

受访的专家强调,这个课题要撇除政治的因素,以专业的角度去评论。

城市土地运用兼交通规划专家吴木炎向星洲网指出,除非出现强而有力的理由说服他,否则,他依然坚持,东铁计划路线不应该冒险往南(希盟政府的路线),因为若没有人流和物流,那将是长期的亏损,难以长久性来支撑其营运。

他表示,往南去的话,目前都是还没有发展的地方,他看不出往南路线的经济效应。

“往北的路线(国阵政府的路线)成本虽然高,也有技术上的困难,但在国家的区域经济发展跟日后朝向港口跟火车导向的工业发展,具有更高的发展潜能。”

他指出,从北部去,双文丹已经是物流中心,产品运往巴生港口的的供应,都在双文丹火车站的储藏地,双文丹也有一条在规划中的火车路。从双文丹绕着西海岸,就一直到巴生港口,北港、南港跟西港。在这个情况下,看不出为什么不衔接双文丹?

“从双文丹一直到巴生港口沿途都是大园坵,很适合发展为重工业走廊。它也能刺激其他的物流。顺理成章的发展,就是衔接双文丹再接到港口,这是物流。”

他表示,人流方面,往北的路线是直接到鹅唛,那是人流的总站,这两个都是我国物流和人流最高需求量的地方。美拉迪的车站链接了巴生河流域综合性公共交通系统。

“若纯粹从国家经济发展和经济效益去衡量,把政治放一旁,我从第一天开始就问,为什么要往南?至今为止依然没有看到一个在技术和经济上说服我的理由。”

他说,从南部去其实就是走过自然生态的地方,要发展自然生态的地方,不是说会失败,只是风险非常高, 要避免成为白象计划,挑战就更大了。反之往北的话,目前已经鉴定了物流和人流枢纽。

当然,若现在再调整路线,成本肯定增加。

“现在摆在眼前的是,你有两个选择。原本的路线,物流和人流同时能吸引最高的流量,往南就是刺激一些还没有发展的地方。第一个是以需求量为导向,第二个则是刺激地方性的发展,因为今天还没有需求量。”

他表示,如果政府在重新评估后认为原本的路线比较好,可以研究如何减少成本,包括一些车站是否需要挪后再建,而不是说成本高就干脆移掉。


刘德华:希盟的东铁路线比较务实。
刘德华:希盟的东铁路线比较务实。

博大交通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刘德华指出,希盟的东铁路线比较务实。

他指出,希盟的路线比较有见地,对民众比较好,也会减少吉隆坡市中心的负担。一座城市不能负荷太多。

他指出,希盟的路线减少了对环境的破坏,也大大降低东铁的造价成本,东铁不需要那么贵的造价。

他表示,若保留东铁原本的路线并涉及挖隧道,中国不可能同意如此低的造价。若东铁依旧保持原有路线,成本不可能削减251亿令吉,因为单是隧道工程,就预料耗资至少80亿令吉或以上。

他说,我们必须紧记,铁路主要应发挥货代的功能。

他表示,鹅唛和文冬距离吉隆坡不到40分钟的路程,人们可通过加叻大道及其他网络,轻易运输货物。

他补充,至于瓜拉格拉旺和日叻务这两个新的车站,其周遭需更多经济增长。

“我们不是新兴国家,东铁不需要鹅唛站,不需要什么都引到吉隆坡市中心,不需要太多人进入吉隆坡观光消费,吉隆坡应该走向服务型。布城本身已经有很好的枢纽了。

他说,如果要去东海岸,需要到鹅唛转站,倒不如在布城建一个站,如果有谁要去吉隆坡,也可以乘搭轻快铁前往,不需要去到鹅唛。

“我们已经有机场轻快铁,不应该只是服务机场去到吉隆坡的人,这有点浪费。为什么不把这个服务物尽其用?要南下的人,为什么一定要把他们带到鹅唛?这在交通策划方面,是有点不大对。

他强调,撇除政治,以他专业的学术角度来谈这个课题,他的见解始终没有改变。

“如果用回国阵原本的路线,造价和成本肯定会增加,暂时也没有看到任何好处,除非有所改良,但现在看来似乎没有。”

他指出,国阵的路线蓝本,应该没有办法吸引更多人使用东铁。

他认为,东铁路线应该要实际,不要为了赢取支持就把路线改去支持者的家门口。

“他们给的理由是助长偏远地方的经济,但是没有办法说服当地有没有足够的发展来支撑,发展到一个程度,铁路的到来是如鱼得水,那才是讲得通的道理,当我们还是一个乡下地方,铁路来了,才讲要怎么发展这讲不通。”

他强调,投资要回酬讲的是时间,不能说放60年以后孙子的那一代,钱是用在刀口上。如果以策划来讲比较好,如果有需要未来50年后来延长。就好像伦敦的地铁,也是从市中心开始,慢慢发展,人口外移了才加建,不是一百年前就是这个样子。

他表示,投资要合时宜,得到回报之后本身的回酬才能资助以后的发展,就是以发展来养发展,不能100%跟中央政府要钱,这样的结果最后只会牺牲了品质。

作者 : 郭淑卿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07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