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邱颖慧.联合国成立75周年:盘点东帝汶的联合国故事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17 22:00:00  2309096
邱颖慧.联合国成立75周年:盘点东帝汶的联合国故事
异见萌芽

今年对联合国来说是特别的,这是它庆祝成立75周年的一年。在世界面临公共卫生危机,并对社会和经济带来严重影响时,它变得尤其重要。再加上,世界面临各种挑战,包括与贫困、不平等、气候变化、环境恶化、和平与正义有关的挑战。

在所有这些挑战和辩论中,现在是时候让我们更好地了解联合国提倡的和平、安全、发展与人权,以及如何实际有效地落实。

和平研究计划组织(Varieties of Peace Network)指出,和平进程时常是在冲突结束后的短期内进行评估和研究。但是,根据国家背景情况,或者社区程度的不同,和平时常有着不同的诠释。和平与安全可以有着许多不同形式,远远超过“没有战争的和平”。

在和平进程中做出的选择,以及未能解决的根源,可以带来长期的影响。话虽如此,对和平与安全的理解需要摆脱传统国际关系,以更好地理解其特性和特征方面的变化,并将和平视为动态社会变化过程。

配合联合国75周年,由成员国草拟的政治宣言中,在副标 “我们将努力确保和平与安全””下就提到,“建立、保持和维持刚摆脱冲突的社会的和平,如今是联合国的主要职责之一” ,我想邀请大家关注我在东南亚地区的新兴国家东帝汶的研究经验,该国在经历了血腥的独立战争并屠杀了其四分之一人口之后,在2002年取得了独立。

在联合国的协助下,这个国家在1999年举办了全民公投,随后也在联合国和其他国家如澳洲的特派员和维和人员的协助下展开国家建设工作,因此,东帝汶的和平、安全、发展与人权的故事仍然引人入胜。

今天,东帝汶仍然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尽管有着丰富的石油资源,但仍有42%的人口生活在国家贫穷线下。因此,问题是,在后独立时期,和平与安全对东帝汶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和平与安全不再意味著没有冲突;反之,在展望我们想要的未来以及我们共同的全球愿景时,对和平的关注应该以永续和平为基础,并且必须从正确的框架建立起来,以在发展架构内保护当地人在和平与安全进程中的权益。以东帝汶人来说,他们迫切需要及促进建立政治和社会结构,以为人民提供支持及相关权益和尊严。

通常一个国家在经历冲突或处于冲突时,外界自然而然地会以重建和重组的名义涌进来,但这也引出了一个问题,即那肯定是件好事吗?

就东帝汶而言,从联合国控制到独立的首两年半过渡时期内,东帝汶完全依赖国际发展援助,无论是双边和多边,甚至是国际非政府组织的支持,这些都成了过渡时期背后的推动力。

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其他联合国国家建设相比,东帝汶被视为是建立自由和平国家的成功案例。

在经济与和平研究所发布的2020年全球和平指数中,东帝汶排在第54位。它在2020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中排在第78位。由经济学人智库(EIU)发布的2019年民主指数中,东帝汶持续成为东南亚排名最高的国家,排在第41位。但是这个国家的人类发展指数(HDI),甚至是其他指数的表现都不好。在2019年,东帝汶的人类发展指数排在第131位。这种巨大差距显示国家建设进程的失衡,因为人类发展指数低,显示其政策尚未有效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准。

混杂性(Hybridity),根据后殖民时期的文献记载,是试图让人民、领土和知识去殖民化的结果。混杂性提醒我们,在建立和平进程中,地方缺乏自治的后果。联合国的各种文件,包括联合国大会和安全理事会,甚至是其他机构,包括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也都承认这种历史进程。其中,也提到了需要自主、地方合法性、所有权和伙伴关系等需求。

在大多数情况下,地方和国际组织都进入了谈判关系,那里双方都会施加本身的文化价值、规范和行动,一旦发生了这种情况,就会出现紧张局势。以东帝汶为例,他们特别需要缩小地方和全球叙事之间的权力鸿沟,以让双方可以继续通过渐进的相互影响来塑造彼此。否则,尽管和平可以持续下来,但正如许多后冷战时期发生的干预情况那样,它可能导致当地的和平素质下降。

诸如国际干预先于地方干预,以及自上而下的国家建设先于自下而上的方法,都是我们应该注意的。正如联合国75周年初步调查报告所强调的那样,它凸显了需要更有效的全球伙伴关系,以及建立合作和知识共享平台;并让更多妇女、青年、原住民和弱势群体去参与政策,甚至是决策过程。

同一份报告中也强调了诸如平等获得基本服务和保护人权之类的需求。这也显示,恢复因暴力冲突而被忽略的权益,有可能为更好的整合人权与和平概念,提供一个强而有力的框架。

正如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等不同学者所指出的那样,和平的定义是公平分配经济机会、政治自由和社会机会,为确保永续和平,应该始终强调赋权的方法。为了向前迈进,国际社会必须寻求了解建立、维持和复制这种条件的实际过程。

Khoo Ying Hooi: The UN at 75: Stock-taking of UN story in Timor-Leste

作者 : 邱颖慧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17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