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何俐萍.东马要三分一天下,可能吗?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25 07:50:00  2313209
何俐萍.东马要三分一天下,可能吗?
绵里藏心

砂拉越政府最近在争取自主权的努力上,越来越积极。这积极不是没有原因的,更与国盟目前掌政有很大的关系。

换作是两年前由希盟执政,砂盟政府因为“州在朝,国在野”的尴尬局面,在索权的道路上是欲振乏力,希盟接连两年把916马来西亚日的庆典中心设在亲希盟的沙巴,表面上不说,却明显在昭告世人,既然不是同路人,就得接受被冷落的事实。而今年,砂拉越也时来运转,成为庆祝916的东道主。

喜来登行动促成国盟上台,砂盟之所以靠拢不外是因为得紧捉可以重新上岸的这根浮木。而夺权至今不到半年,国盟也很识相的给予砂盟若干回馈,在内阁职位上给予砂盟4正7副的安排是政治上的投桃报李。也自从国盟和砂盟选择缔结合作但不结盟的暖昧关系,两者之间就已经是难分难舍,即相互依靠,也互相利用。更直白的说法是,国盟离不开砂盟,砂盟也必须紧紧依附国盟。

砂拉越近年来都笼罩在争取自主权的强烈氛围,无论是在朝或在野,甚至是主张脱马独立的政治联盟都以自主权为主轴。砂盟虽占有自国阵时期已执政至今的优势,但争取自主权必须掌控发球权,而不是停留在空雷不雨的阶段。争取更高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税是增加砂拉越收入的其一管道,若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也意味砂盟的复权斗争不是嘴上嚷嚷。也在希盟时代强推的征收石油销售税,却面对国油的不合作而闹到双方必须对簿公堂。若说,国油从态度转硬到如今丕变为立场软化,国盟政府没有适时发挥作用,恐怕说来也没人相信!

今天,砂政府和国油之间的官司已进入和解的司法程序,若当中没有存在任何变数,例如国盟政府面对倒台的危机,则国油公司再不情愿,也得如其他石油公司般,乖乖向砂拉越政府缴税。这等于说,砂政府为砂拉越人民争赢了一口气,在争取复权的路上,总算取得了标志性的胜利。

但时局的发展不容砂盟安于现状,也深知砂人对权益长期被剥夺已到了零容忍的地步。因此,一方面既要争取砂拉越人的共鸣,另一方面也基于州选举近在眉睫的需要,砂盟必须在提出争取另一波自主权的全新诉求。一是让人民看到,砂盟没有自满,而是继续为砂拉越在1963年建国契约的依据下,逐步取回被噬蚀的权益,而争取在国会有三分之一的代表权,正是近日砂首长阿邦佐哈里不但心系,也多次在公开场合高调谈论的话题。

砂盟立下全新的争取目标,姑且暂不论可行性存在与否,但确实让人耳目一新。沙巴州的全力相挺,不管是沙巴首长沙菲益存心要给国盟添乱,还是基于砂沙本是唇齿相依,摆在眼前的事实是,砂沙若能连成一气,纵观接下来大马政局的演变,东马要争取地位上的大跃进,即使没有各占三分之一,但比例和议席的增加,确实还有争取的空间。

给读者先回顾已淡出国人视线的其中一段建国历史。1963年立国时,砂拉越的国会议席数目是占15%,但时至今日砂拉越所占的比例是不增反减,而西马恰恰相反是不减反增,包括新加坡在1965年退出马来西亚后留下的10%议席,也被西马“并吞”了。检视过去,再展望回来,砂盟要从当年立下的15%比例争取增加一倍,一举拿下三分之一的话语权,难度会比可预见的情况来得更复杂和更高,较务实的做法是争取恢复当年的15%议席。

国盟即使处处得敬砂盟三分,却不意味可以予取予求,毕竟这在联邦看起来是可解读为“狮子开大口”,更何况国盟里有太多各怀鬼胎的。三分之一议席的目标现阶段看来会是一个颇遥远的梦,筑梦还得踏实,还是那句话,能争取要回15%的议席,已是很了不起了。

作者 : 何俐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25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