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28 18:30:39 
马改革腐败体制正面效应·分析员:纳吉罪成是好事
即时国内


仄尼里阿米尔:警惕未来的政治领袖不能滥权。
仄尼里阿米尔:警惕未来的政治领袖不能滥权。


报道:郭秋香

(八打灵再也28日讯)政治分析员认为,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因涉及SRC国际公司洗钱案被判罪名成立,对巫统是沉重的打击,但对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和马来西亚而言都是好事,这也是两年前的政党轮替,对马来西亚民主化和改革腐败的体制等带来的正面效应。

政治分析员仄尼里阿米尔博士指出,今天的判决长远而言对马来西亚是好事,这会警惕未来的政治领袖,不能滥权和坚持廉洁,因为就连前首相也不能超越法律。

仄尼里阿米尔:司法被视为是独立的

他今日受询时向星洲网说,这是马来西亚史上第一次有前首相被控上法庭并被判刑的案件,公众已经预期纳吉会被判罪,而这样的判决在公众眼里,政府会被视为没有插手干预司法,司法也会被视为是独立的。

“这个判决对慕尤丁和政府而言是好事,而且也被视为体现了三权分立的原则。”

他说,对巫统而言,这是某种形式的“清党”,巫统必须要接受这个事实,这是法庭案件,巫统能做的并不多。

刘惟诚:纳吉还可以继续上诉。
刘惟诚:纳吉还可以继续上诉。

刘惟诚:对巫统打击很大

时政评论员刘惟诚则表示,今天的判决实际上还没有盖棺定论,因为纳吉还可以继续上诉。

他说,判决对纳吉本身变化不大,但是对巫统却是很大的打击。

他表示,随着沙巴前首长丹斯里慕沙阿曼的贪污指控被撤销,本来巫统的气焰很高,还公开表明要在来届大选争取上阵更多的国会选区,对首相也不让步,因为他们原以为身为同一个阵营的国盟首相慕尤丁会想方设法“拯救”被起诉的前领袖,包括纳吉和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

“因此,今天的判决对巫统是大打击,纳吉在马来社会人气高,他们还在怀念纳吉领导的巫统时代。”

慕尤丁可借此制衡巫统

不过,他指出,判决对慕尤丁是好消息,可以借此制衡巫统,如果纳吉无罪释放重回巫统,那巫统就会更团结强大。

他说,其实巫统不能单打独斗,少了土团党,就算巫伊联盟也无法有足够的议席执政。

“这一次的冠病疫情,让整个焦点都聚焦在慕尤丁身上。巫统在这方面并没有表现,要不是有补选,马来选民也不记得他们。如果没有了土团,其他的政党,包括马华、国大党和东马的政党,对巫伊联盟的合作是有所保留的。

“如果巫伊自成一格,慕尤丁一怒之下不跟他们合作,土团不在,代表国盟的架构就不在了,如此一来,就难以吸引走世俗路线的政党加入。”

他说,伊党和行动党的情况是一样的,很多政党都无法跟他们合作。砂政党联盟(GPS)已经明确表明不会直接跟伊党合作。这就是为什么巫统“目中无人”,但还是同意在来届大选让慕尤丁做首相,原因就在此,巫伊会紧紧拉住土团,否则其他政党会遗弃国盟。如果是慕尤丁加入巫统或土团和巫统合并,国盟的机制和招牌还算在。

土团在国盟位子会较稳固

他认为,如今土团在国盟的位子会比较稳固,在面对巫统时,也不会再战战兢兢处挨打。

“今日的判决后,巫统的气焰会稍微消退,土团在今后的官职和议席谈判上,也会占上风。”

巫统没筹码强迫慕解散国会

他说,纳吉没有办法重回巫统领导层,可以确保巫统保持现状,而保持现状就是对慕尤丁最有利的局面。

“慕沙阿曼被撤销控状,但是他的基本盘在沙巴。从目前的迹象看来,巫统没有筹码强迫慕尤丁解散国会,因此,我认为10月之前都不会解散国会。”

潘永强:纳吉罪成会带来正面的效应。
潘永强:纳吉罪成会带来正面的效应。

潘永强:若没政党轮替纳吉不会被控

时政评论员潘永强博士认为,纳吉7项控罪全部罪名成立,证明了两年前的政党轮替,对马来西亚的国家民主化、对制衡贪腐的行为、政治的清廉、改革腐败的体制会带来正面的效应。

他指出,如果不是两年前的政党轮替,国阵下台,纳吉就不会被提控上法庭,一马发展公司(IMDB)和SRC案的丑闻就不会被揭露出来。

“这是纳吉罪名成立对马来西亚重要的意义。”

他指出,纳吉罪成对巫统而言,是一个大冲击。

“不论纳吉现在是不是巫统的核心,但是作为前首相和巫统的前主席,在他任内犯下这么大贪腐罪名,肯定对巫统的形象和公信力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纳吉要翻身会比以前更艰难

潘永强表示,从当前的政治和国盟的情况来看,纳吉下来还有漫长的上诉过程,虽然他暂时不会入狱、国会议员资格也不会被取消,但是纳吉要摆脱这个案件,洗脱所有的罪名,在政坛上翻身,会比以前更艰难。

“因为他已经被判刑了。在政治上,一个星期、一个月已经很漫长,何况上诉的过程还有一两年?对首相来说,纳吉罪名成立,可以减少纳吉阵营对他的压力和勒索。作为一个有罪在身的前首相,你的形象、尊严、底气比以前来得弱。对慕尤丁而已,纳吉已经有罪在身,他的威胁力已经减弱。”

慕在国际形象会提升

“对慕尤丁而言,纳吉罪成也是一个正面的发展, 因为他也可以借此跟国际社会宣告,他还是会维护司法独立、维护政治上的廉洁,他没有在巫统的威胁下做出妥协和让步,他的形象也会提升。 ”




作者 : 郭秋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28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