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8-27 00:05:00  2332270

郑翊‧曾经我是一个怪怪的人

异乡弄影

曾经我是一个怪怪的人,据同学复述,我大一时被人看见在冬天暖阳下,在十楼阳台看书睡午觉。

“哎呀,被发现了。”每次有人提起我总是这样偷笑回复,因为他们还没看过我的吃饭小角落。

顾名思义,吃饭小角落就是我用来吃饭的地方,避开人群,我在大学中的桃花源。我有很多吃饭小角落,比如图书馆后门的树丛之后、学校侧门小巷左转三次之后的破凉亭、离学校不远处的河边堤岸等等。

我常常在觅食之后,带着打包的晚餐,历经短短的旅程,安稳地陷入我的吃饭小角落里,心满意足地服务我的味蕾,吃饱后可能再坐着发发呆一阵,然后带着垃圾离开,回到现实。

这个习惯从大一就莫名培养起来。我不喜欢约饭友,原因有几:

一,大部分人都爱迟到,我饿了就想吃不想等。

二,有其他人共食时,未必吃得到自己想吃的东西。

三,我上课都活在人群里了,吃饭而已不能放过我吗?

或许这像是孤僻,但我一直都属于很需要个人空间喘息的物种,尤其住在喧闹的大学校区里,白日人来人往,难得清静。

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校3年,我的吃饭小角落接二连三地被铲除、消灭。虽然主因应该与我无关,但总觉得自己像武侠小说里的独门帮派,驻地一个个被追杀灭门。

随着日子推移,与某些同学的相处还算舒适,我偶尔也会回应他们约的饭局,接受他们对我十楼阳台的揶揄,坐在餐厅里偶尔还是会思念我的吃饭小角落。我不再上十楼,只是因为十楼被锁了,2道铁链加电子警报器。

在十楼禁令后的几个月内,侧门藏在巷子里的破凉亭,被怪手推倒了,残墟都不剩,被沥青覆盖成停车场。

上个星期,我的图书馆秘境也被入侵,保护我的树丛被砍个精光,我不能再躲在后面吃饭发呆而不觉暴露了。

有时不禁觉得有些荒谬又奇妙,这像是某种社会化的进程,独居的人被赶回聚落,融入文明社会之中,就像每个以为自己不会变成大人的少年,终将接受自己长成曾经憎恶的大人模样。

我现在是会去餐厅吃饭(主要是钱赚得比较多了),但还是在持续开发新的吃饭小角落。我知道我正在变成大人,但我希望我会是一个有点怪怪的大人,将某种不可名状的东西,保留存放在那些我珍视的小角落中。

作者 : 郑翊(留台电影系学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2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