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何俐萍.中文路牌真有那么敏感吗?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8-29 07:20:00  2333575

何俐萍.中文路牌真有那么敏感吗?

绵里藏心

行动党过去一个月在砂拉越连番以中文路牌争议为课题,终在8月20日自恃“你不做,我来做!”的心态,私自但高调在古晋数条老街贴上中文名,战火想当然尔迅速点燃。但也在褒贬声参杂中,行动党以“付罚单、撕贴纸、不道歉”三部曲,为风波降温。表面上看来,课题随行动党嘴硬但不得不放软姿态而降温,而实际上是余波仍荡漾,不经意的一个火苗都足以掀起燎原的效应。

中文路牌是砂拉越的特色,也是种族和文化包容的象征。作为首府的古晋,因地域之大,又按地区划分并交由南市/北市市政局及巴达旺市议会管理。发生路牌中文字“被消失”,恰好就在由首长署直接管辖的北市市局范畴,至于南市市政局和巴达旺市议会则隶属由砂人联党主席沈桂贤所掌管的房屋及地方政府部。

行动党在一个月前挑起在三马拉汉市议会辖下的一些路牌中文名“被消失”时,三马拉汉市议会不但展现极高的效率指示承包商换上中文路牌,而沈桂贤也第一时间表明砂拉越将会继续维持双语路牌的传统。双语路牌也是政治人物引以为傲的砂拉越自主权之一,但何以当风波发生在北市市政局管辖范围,许多人都不约而同把矛头指向行动党炒作种族课题,以敏感、不宜挑拨种族融合关系而尝试淡化,甚至避谈?双语路牌课题确实有其敏感性,但敏感不代表须规避不谈,愈是敏感愈是应该公开并理性讨论,通过思想上的激荡更能展现砂拉越的开明和包容,种族融合不是一戳即破的假象。

中文路牌可以是政治课题,也可以是民族或是文化课题,不论是从哪个视角去谈,都可以因为谈论者以中肯和前瞻的思维而化解敏感。行动党在中文路牌的课题上当然有其议程,也用错了方法,当初高调贴中文名,在遭受各方挞伐后却又静悄悄撕下贴纸,反而显得小家子气。

以文化和民族的角度,部分与先贤当年垦荒或开埠史有关的,置放中文路名无伤大雅,也是唤醒年轻一代重视历史,对扎根的土地更亲切,了解到这是难能可贵的文化遗产。在华人聚居的住宅,有中文路牌可增添一份亲切感,是展现以民为本的政府贴近民心的暖心之举。

以宪法和国家语文政策作为取消双语路牌的挡箭牌,从理的角度虽然站得住脚,但从“情”的角度,若能因地制宜,更能贴近地情和社会的脉膊。

从阿德南来到阿邦佐哈里的时代,虽然华裔在砂拉越的人口比率因为生育率低,早已从第二大民族成为第三大民族,但两任首长都一再向华人展示友好。阿德南开创历史先河,除了宣布砂拉越政府承认统考文凭,也拨款给砂拉越14所独中,虽然不算制度化,但逐年增加百万令吉拨款至今年已900万令吉,颇得华社的心。

到阿邦佐哈里,除了沿续阿德南的政策,预料近期也将宣布给全砂222所华小制度化拨款。既然过去做不到的,如今都逐一实现,把和华人文化和历史有关,或是华裔主要聚居的路段冠上中文名字,不需花大钱,又能建立好口碑,不是皆大欢喜吗?阿邦佐哈里只要登高一呼挑明中文路牌不是问题,他的民望肯定又更上一层楼,若是土保党内有异议而公开反对,则意味他自谕为全民首长只是乌托邦。

作者 : 何俐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2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