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8-31 21:01:32  2335073

《我是主角 我有故事》张乐仪用数码阐释潜意识心绪·超现实画作 疗愈身心灵

东海天地

张乐仪首次通过朋友经营的咖啡馆,开设了个人迷你画展。
张乐仪首次通过朋友经营的咖啡馆,开设了个人迷你画展。

(关丹31日讯)每个人都会经历忧郁,人生低潮的时候,一些人通过音乐排解烦恼、一些人喜欢下厨、写作或种花,也有人喜欢画画,而随着新媒体的兴起,现今用以创作抒发情感的形式,已少不了新科技的辅助。

读多媒体设计出身的张乐仪(31岁,关丹人)喜欢绘画,但她的作品并不是用画笔,而是通过数码艺术(Digital Art)以电脑创作而成。

尽管喜欢设计和绘画,但从事活动影片制作的她日子过得忙碌,鲜少有闲情专心创作,碰巧早前遇着行动管制令,期间才有机会在家完成数幅作品。

《有完没完》迷你画展以数码艺术完成作品后,再打印在帆布上。
《有完没完》迷你画展以数码艺术完成作品后,再打印在帆布上。

将生命的点滴化为艺术,投射在创作里面,从中得到疗愈的力量。
将生命的点滴化为艺术,投射在创作里面,从中得到疗愈的力量。

从画作中,你看到什么?
从画作中,你看到什么?

行管期绘画寻人生方向

“3月底期间心情很低落,对人生感到迷茫,于是想起自己喜欢的绘画,试图寻找人生的方向。”

在她创作下,作品色彩缤纷,洋溢乐趣,描绘超现实的题材,别有一番意思。

“创作是很个人的,每个人可自行意会,理解为不一样的含义。”

其中一幅她画了自己的头套在飞碟里面,看似开始缺氧,但细看下手指还在比V字手势。

“虽然不晓得应该要往哪里去,但我鼓励自己不要把负面情绪过于黑暗化,就算呼吸困难也要乐观,事情终究会过去。”

她另一幅作品则带有政治意味。将自己化身小学生,身后的黑板写上“2020年宏愿”(Wawasan 2020)后又擦掉,面前的桌子还有一只被解剖的青蛙,腹中装着一堆金子。

张乐仪形容自己是个悲观的乐天派。
张乐仪形容自己是个悲观的乐天派。

无奈也要笑着做人

“我国的政治局面让我很想翻白眼,但画中的我,既无奈也要笑着做人。”

如前面所说,张乐仪的作品以超现实主义(Surrealism)呈现,画中的女孩带着一抹笑脸,而超现实画风背后,其实埋藏了一个爱笑但个性不乐观的人。

她形容自己是个悲观的乐天派。

“生活里面发生的事情,会先预想最坏的情况,所以当结局不如人意,也不会太过伤心。”

友人咖啡馆首办画展

她的作品被经营咖啡馆的朋友青睐,邀请她举行画展,这也是她首次举办个人画展。

她受访时说,此次迷你画展以“有完没完”为主题,从7月15日至8月31日在阿亦布爹的90度咖啡馆楼上展出。

画展虽有主题,但作品并不围绕主题呈现,相当有性格的她笑言,画展的主题只不过是她的口头禅。

艺术创作除阐释潜意识的心绪,也有疗愈的力量,张乐仪说,数码艺术创作的过程像一场疗愈的历程,从中获得平静、抒压与满足。

这是张乐仪在疫境中第一幅作品,也是受友人青睐而邀请举办画展的契机。
这是张乐仪在疫境中第一幅作品,也是受友人青睐而邀请举办画展的契机。


张乐仪每一次创作,都是一段心灵自我对话的历程,她认为每个人可以对画有不同的诠释,而这一幅《心眼》,则告诉自己要敞开心,以心眼去看待事物。
张乐仪每一次创作,都是一段心灵自我对话的历程,她认为每个人可以对画有不同的诠释,而这一幅《心眼》,则告诉自己要敞开心,以心眼去看待事物。


画中经常出现的女孩,其实就是张乐仪本人。
画中经常出现的女孩,其实就是张乐仪本人。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31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