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郭秋香.从凯里、努鲁、拉菲兹到赛沙迪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05 07:30:00  2337338

郭秋香.从凯里、努鲁、拉菲兹到赛沙迪

香谈秋事

凯里、努鲁、拉菲兹和赛沙迪,把这4个名字连在一起,你会联想到什么?

新生代马来领袖?还是马来西亚政坛的希望?

凯里,当年这个拥有俊俏的外表、牛津大学高材生的4楼男孩,夹着首相阿都拉乘龙快婿的光环,迅速打入马来西亚主流政治。这些年,经历政坛的浮沉起伏,他在巫统里鹤立鸡群的作风,竖立了自己鲜明的形象。

努鲁,美貌与智慧并具的烈火莫熄公主,有理想、有原则,带给马来西亚人期待第一个女首相的人选。可惜在政治现实的大染缸下,拒绝妥协的她,美丽的身影看似逐渐远去。

拉菲兹,获得奖学金海外留学归来的新一代马来精英,当年没有加入可以让他容易平步青云的执政党巫统,反而选择公正党和安华一起抗争,一度是未来马来西亚首相人选的政坛耀眼新星。

从2018年到2020年,两次这三个政坛新生代领袖的聚餐合照出现,大家都引颈长盼期待他们成立新党,带领马来西亚乌烟瘴气的政治走出一个春天,可惜这个希望至今还是没有实现。

盼不到这三人组,却迎来了赛沙迪。这个我国史上曾经最年轻的部长。

28岁的赛沙迪没有加入马哈迪的祖国斗士党,却宣布要成立一个跨种族的新青年党。

509之前,他对抗贪污、不被金钱收买与恐吓手段打败、无所畏惧追求新马来西亚的形象,在一片沸腾中,选民把他送入国会。贵为部长以后,他一度在权力面前自我膨胀、在打着捍卫土著权益政党的旗帜下,逐步走向种族化,妥协在种族政治的漩涡里。他发表聘请员工须懂中文是歧视论,引来强烈的非议,也公然反对《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而遭到炮轰。

如今,经历过喜来登政变,从高高在上的部长变成反对党议员,这个曾经也和凯里、努鲁和拉菲兹一样的政坛耀星,没有选择现在马来西亚政治市场最炽热的马来市场,反而挑了一个出乎意料的跨种族青年新政党的路线。

他的主张是让人惊喜的,然而这条路,一定是崎岖难行的,因为我们早已被灌输,政治是数字游戏。这个国家的政治,是马来人在主导,再加上喜来登政变的残酷事实,多少踌躇满志,想打破现有种族政治闷局的心已被浇熄。

无论如何公正党安华坚持的多元路线还是让人看到诚意的,只是这个政党在马来主义高涨下,目前看来已经无法更上一层楼。他也已经老了,20年的老面孔,国家太需要年轻的领袖去突破。

这一次,这个曾经对新马来西亚怀抱远大梦想的男孩,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愿意赌上一切试图颠覆现有的政治文化,再次争取他的马来西亚梦。

丹绒比艾补选惨败以后,他听到人民愤怒的声音道歉了。

他即将设立的政党或许艰难重重,最终甚至不成气候无所作为,但却是目前朋党主义肆虐、金钱政治泛滥、种族主义政党笼罩氛围下的一个突破;对政治几乎绝望、冷感、反感和无能为力下的选民的一个新盼望。

而他最大的优势在于年轻敢梦、为了梦想义无反顾的勇气,他,没有什么不可输的。

我想起了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现在的政坛,太需要这样一个敢梦的人。

作者 : 郭秋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05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