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07 17:50:46  2338766
中风第二人生活得精彩·钱恩慧追梦当辅导员
暖势力
钱恩慧在医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如今决定出来创业成为私人执业辅导员,并打算成立自己的事业品牌。
钱恩慧在医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如今决定出来创业成为私人执业辅导员,并打算成立自己的事业品牌。

报道:傅思敏

摄影:苏长国(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吉隆坡7日讯)中风不是世界末日,中风后的生活依然可以活得精彩!

现年29岁的钱恩慧记得,在20年前11月2日的早晨,一场突如其来的中风瞬间改变了她的人生。

那时她正如往常一般打算在厨房吃早餐准备上学时,头痛忽然袭来,跌倒在地爬不起来的她在阵阵疼痛中昏迷过去。

“我觉得我睡了一觉,隔天起来我的生命就彻底改变了。”

她说,她昏迷了几天,在医院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半身已经动弹不得。

钱恩慧(中)在9岁那年中风,人生从此被改写。
钱恩慧(中)在9岁那年中风,人生从此被改写。

她在诊断后才知道自己患有大脑动静脉畸形(AVM),是一种导致她脑部血管爆裂的先天性疾病。

幸未影响言语能力

她表示,该次中风导致她左边身体瘫痪,也对她的身体机能产生影响,但令她感到庆幸的是,中风并未对她的言语能力造成影响。

后来她的妈妈在机缘巧合下发现到马来西亚中风协会(NASAM)的存在,并遇到其创办人李玉澄,在了解相关情况后,她的父母决定带她到位于八打灵再也的NASAM中心去进行复健。

她披露,当时由于必须在NASAM中心进行为期3个月的物理治疗,因此她被迫离开学校长达3个月。

“我记得回去学校后有一段蛮长的适应期,而且困难的是我在学校内遭受了很多欺凌,因为很多小孩子都不了解我的情况。”

她表示,那时的她必须穿戴踝足辅具(AFO),由于校服是短裙,因此令她一拐一拐的走路姿势极为明显。

此外,由于校内有许多楼梯,在她的父母要求学校把她的班级搬到楼下以方便她行动后,有许多同学开始抱怨。

“我记得很多同学投诉,为什么我们的班像是被隔离,在不一样的楼层。”

而在她必须要重新适应学校生活时,中风也对她的脑部运作造成了影响,让她在追赶课程的过程中困难重重。

她举例,她曾学过的乘法表在中风后,完全从她的脑海中消失不见;她的记忆力也受到影响变得衰弱。

“可能因为我妈妈是老师,所以有压力让我决定要搞好我的学业,那时候如果不是因为妈妈给我鼓励和动力,我不会很努力读书。”

尽管在生活上遇到种种困难,但她没有因此放弃自己,反而透过自身的毅力努力追梦,在取得心理学学士学位后,再考取辅导系硕士学位成为一名注册辅导员,如今更是打算成为私人执业辅导员并创立自己的事业品牌。

“因为我的妈妈,我觉得我需要更努力……她一直都希望我可以独立。”

她表示,父母在她中风后尽力照顾她的同时,妈妈也不断告诉她,父母无法永远照顾到她,因此自那时起妈妈便开始训练她独立,如经常吩咐她做家务训练她。

“因为我只有一边的手可以做(家务),会做得不比其他人两只手好,也没有做到很完善,她就会批评我;我之前不是很能够理解为什么她会这样(批评),但后来我离开家里到外深造时,我才发觉原来她之前的那些表现是一种对我的爱。

“之前还在中学的时候我觉得很压力,可现在我反而很感恩,因为是她让我有机会去追求和过我自己想要的生活。她也不希望我会一直依赖别人。”

她透露,自2009年起她便从新山离乡背井到雪隆一带继续学习和工作,至今已有11年是独立一人在城市中生活。

经历被同学欺负·选修心理学辅导系

至于为什么会选修心理学和辅导系,钱恩慧表示,其中一个原因是想要更了解自己,另一方面,是因为之前常被同学欺负的经历让她想要了解人。

钱恩慧在聊起自己的经历时侃侃而谈,并表示自己非常热爱辅导员的工作。
钱恩慧在聊起自己的经历时侃侃而谈,并表示自己非常热爱辅导员的工作。

她说,在当时心理学和辅导都是较为冷门的领域,不多人选修这个科系。

“很多人会觉得奇怪,为什么你去读这样的东西,因为很多人都是选修商科或会计,那些科系比较容易找到工作。”

幸运的是,她的妈妈并没有因此阻止她,反而很鼓励她去追求梦想。

但追求梦想的路上,也同样是充满荆棘。

“读书时也有老师说我笨,说我不可能毕业叫我转系,但我是那种你说我不可以,我就偏要做到的人,我很固执。

“当然,我也会有情绪,也想过要放弃,但我会花一些时间来调试自己的心情,伤心过后我就会开始反击。”

她表示,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记得那不是世界末日,因为人家想说什么都是我们无法控制的,“但你可以掌控你自己,所以自身的反应才是最重要的,你选择要怎样去面对这些说你不可能的人。”

常到临终关怀中心当志工

她说,她自身中风的经历让她更能对病人或客户产生共情,因此目前她除了提供辅导服务,也常到临终关怀中心担任志工。

“我对临终关怀的领域非常有兴趣,我觉得生死、哀伤悲痛等领域可以与我自身的经历产生联系。”

她说,在接触那些临终病人的家属时,总会让她忆起父母照顾她的情形。

发掘本身兴趣爱好·创业当执业辅导员

曾在医院工作过的钱恩慧表示,即使在医院工作也是她的梦想之一,但在行管令期间,她决定先创业成为私人执业辅导员,希望能借此协助更多人。

钱恩慧(左一)与她的大学讲师们的合照。(取自双威教育集团网站)
钱恩慧(左一)与她的大学讲师们的合照。(取自双威教育集团网站)

“我认为现在是时候了,刚好大家都在这个时候重新开始。”

她坦言,尽管私人执业会比医院的工作来得轻松,时间可自由支配,但没有固定收入来源是一项挑战,而且还必须学习如何进行宣传等。

“我有给自己一个时间,如果最后做不到,我还是可以做回我之前做的东西。”

她认为,做人需有冒险精神,不能被身处的环境控制住。“既然我的一生已经被身体障碍控制住了,所以当可以对一些事情有掌控权时,就应该要把握。”

身体障碍难找工作

她也坦言,找工作对她来说是一件困难的事,即使她的履历表非常完整,甚至有许多辅导经验,但许多人会因为她的身体障碍而选择不聘请她。

“所以趁着现在还年轻,不如我开始尝试去做自己的品牌。”

她表示,不应给自己设下太大的局限,而是应该去发掘自己的可塑性。

“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局限……如果别人给你局限,那是你无法控制的,可是如果我也对自己设限的话,我会觉得对不起自己。所以现在我想趁还年轻时去发掘更多。”

走路姿势不同·在医院工作被当病人

询及工作上让她印象深刻的事,她笑言,之前在医院工作时,有病人因为注意到她走路姿势不同,而将她当作是病人,令她哭笑不得。

“有病人说我其实不是真正在那边工作的人,而是病人,只是我假装成为医院的工作人员,我觉得还挺搞笑的。”

她说,大部分病人和家属在注意到她走路与常人不同时,都会询问她。“刚开始不知道要怎么去回答这些问题,后来觉得也不能怪他们,因为社会还不是很能够接受身体上有障碍的人。”

她表示,偶尔还是会面对身体所带来的影响,包括头痛、记忆的问题,并容易感到疲劳,但她已经完全学会调适这些问题。

感恩还能活着

“我非常感恩我还能活着,并在生活中达到现在的位置。”

钱恩慧曾在去年参与由NASAM举办的中风人士运动会。
钱恩慧曾在去年参与由NASAM举办的中风人士运动会。

她形容中风后的生活为人生第二次机会,因此在这第二次机会中,她也想继续协助其他人。

“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以注册辅导员的身分来协助他人,我希望可以倡导人们对心理健康的重视。在遇到问题时,不应害怕向外寻求协助。”

她希望,她的故事能为其他中风幸存者带来一些启发或希望。

“我可能早在几年前就死于中风,可是我没有。所以既然能继续生活下去,我们便应该珍惜生命。”

“不要放弃希望,你有资格拥有自己的梦想,既然拥有了第二次机会,那么如果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把握时机去做,珍惜生命。”

张心美:NASAM行管期关闭·忧影响中风者复健

NASAM首席执行员张心美指出,复健对于中风幸存者来说十分重要,但令人担心的是,行管令使得部分中风幸存者的复健进度受到影响。

她指出,NASAM中心在行管令期间被迫关闭,如今即使已经分阶段恢复营运,但前去接受复健治疗的人数仍非常低。

她补充,该中心在行管令期间也难以接触和协助那些需要早期复健的新中风幸存者。

“在马来西亚,约每小时就有6个人中风,我们想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她表示,为了获得最佳的康复效果,中风幸存者都不应该停止复健。

她也坦言,行管令对中心的营运造成了影响。

“在行管令期间,我们没有任何收入和捐款,造成我们的储备金有所锐减。”

“但我们将会继续努力,接下来2至3个月将会是至关重要的时期,到时候我们才能知道NASAM是否还能够继续经营下去。”

张心美表示,复健对于中风幸存者来说十分重要,因此她呼吁中风幸存者不要停止进行复健;若有需要,可向NASAM寻求协助。
张心美表示,复健对于中风幸存者来说十分重要,因此她呼吁中风幸存者不要停止进行复健;若有需要,可向NASAM寻求协助。
钱恩慧的妈妈在机缘巧合下遇到NASAM创办人李玉澄,并在了解相关情况后决定带钱恩慧到NASAM中心去进行复健。
钱恩慧的妈妈在机缘巧合下遇到NASAM创办人李玉澄,并在了解相关情况后决定带钱恩慧到NASAM中心去进行复健。
钱恩慧认为,中风后的生活依然可以活得精彩。
钱恩慧认为,中风后的生活依然可以活得精彩。
作者 : 傅思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0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