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冯振豪.伊斯兰党不堪回首的年月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17 07:20:00  2343849

冯振豪.伊斯兰党不堪回首的年月

言路

哈迪阿旺领导的伊斯兰党乐于接受巫伊合作,并和土团党合组国民联盟,除了携手实现马来穆斯林大团结,这也涉及伊党的政治计算:土团党加盟可成为制衡巫统的好帮手,并从巫土恶斗中牟利。算盘看似妙极,如回顾历史,此乃一场豪赌。

分裂自巫统的伊斯兰党,为走出巫统的影子,邀得左翼领袖布哈鲁丁于1956年出任党主席,通过马来左翼强化基层动员,成功将该党打造成国际反帝国主义的一员,趋左的意识形态也为联系社阵奠定默契。

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前后,左倾的伊党不惜把吉兰丹州退出联邦以示抗议,可见其已将抵制巫统和捍卫宗教纳入反西方霸权的斗争,也因此使伊党被联盟政府冠上通敌罪名,布哈鲁丁在1965年在国安法下被控入狱,伊党的左倾色彩渐渐淡化,主张在地化、马来化的草根领袖阿斯里慕达崛起。

1969年的大选未见非马来选票回流联盟,北马和东海岸的马来选民不满经济不景,外加伊党反巫统论述的推波助澜,使在野党赢得的马来票达到21%。513事件之后,由于血腥的华巫冲突所刺激,在野党纷纷向拉萨归顺,一向抗拒巫统的伊党也在1973-74年加入联盟/国阵,从1971年掌权的阿斯里对于巫伊联手感到满意,伊党议员获得国阵授予的官职。

自从伊党当家,党内对立日益严重,基层深感党已迷失方向,高层不是豪宅名车就是官商勾结,阿斯里更因滥伐丹州林地惹怒支持者,基层纷纷抨击阿斯里的马来民族主义,认为这旨在合理化伊党中央恋权敛财的借口。贵为执政一员的伊党领袖由于过激言论而生事,经常招来国阵盟党和非马来社会挞伐,尤其因为阿斯里对马来群岛大团结的热衷,曾经公开表态支持泰南和菲南的反动武装,遂引发泰国和菲律宾的抗议,为拉萨和胡先翁带来不少麻烦。

另外,鉴于执政党身分和强调民族主义的限制,让国内伊斯兰运动的大任降落在大学生团体和非政府组织,不少基层决断离开远离阿斯里加入这些新平台。

1977年,丹州大臣纳西尔与房地部长阿斯里起矛盾,前者煽动州内基层上街示威,同时与巫统、马华合作和阿斯里派在州议会对峙,联邦以局势不稳为由接管州政府,伊党愤而退出国阵。1978年大选,纳西尔派联合巫统攻下丹州,阿斯里遭党内夹攻而于1982年下台,伊斯兰党因此堕入艰苦的低迷期,一直到宗教司派掌权,伊党投入全球伊斯兰复兴运动的浪潮,拟定长远目标才得以活跃。

据此,1970年代“马来穆斯林大团结”的巫伊合作,伊党为此葬送多年耕耘,领袖腐化、基层叛离、票席流失、盟党压缩和论述幻灭都造成重伤。

巫伊领袖试图将2019年巫伊合作型塑成史无前例的开局,把国盟政府的诞生视为成就,尽管如此,却也难阻重蹈覆辙的步伐:一方面,哈迪阿旺等人一再将马来人权益与伊斯兰斗争相合,另一方面,伊党部长因不当言行屡遭舆论炮轰,与此同时,纵使声称有意借国阵旗帜上阵,惟在沙巴州选配席谈判中一席未得,此情此景不禁让人联想起阿斯里时期的年月。

作者 : 冯振豪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