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郭秋香.我们与彼岸的距离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19 07:50:00  2344852

郭秋香.我们与彼岸的距离

香谈秋事

9月16日的马来西亚日,久违的东马朋友,捎来马来西亚日快乐的问候,看着这则讯息,突然感觉有丝丝的愧疚感。

今年是马来西亚成立57周年,对东马的同胞而言,相比8月31日,这是一个意义更为重大的日子。

作为西马人,记住9月16日这个日子,是因为2008年马来西亚史上第一次的政治海啸后,时任公正党顾问安华随后策划的916变天风云开始。

自此之后,拥有56个国会议席,占全国四分之一议席的东马两州,就在动荡不安的政局下,占据平面媒体大幅度的版面,因为这里成了兵家必争的重地。掌控了砂沙两州,谁就能夺得天下。喜来登政变,拥有18名国会议员的砂政党联盟(GPS)就是造王者。

这些年映入读者眼帘的,是喋喋不休的石油税争夺谈判和无止境的政治权斗。

活到中年,我只涉足过东马两次。第一次是18年前和好朋友两个女生到山打根的同学家。那一次对他们简陋的机场和数目庞大的菲律宾非法移民感到惊讶。再来就是几年后受邀到古晋采访热带雨林世界音乐节。年轻的我第一次踏上砂拉越土地,被马来西亚绚丽丰富的多元文化深深折服,惊叹原住民高亢的歌声和精通传统乐器的才华。

但是,除了这些,我对着被南中国海隔离的这一片600海里外的马来西亚土地,实在太陌生。

前些日子外子下载马来流行乐坛当红男团Floor 88和Atmosfera共同演绎的Original Sabahan(道地沙巴人)歌曲,3个孩子瞬间对这首混合原住民传统和当代曲风的歌曲爱不释手,还对穿插的马来语和卡达山杜顺语朗朗上口。

后来,外子继续把婆罗洲之子的《谁是你啊谁是我》推荐给一家大小,孩子们却爱上了承载马来西亚人共同回忆的《吃榴莲》。我们努力的想进一步的认识自己的国家,试图拉近我们和东西马朋友的距离。

但是薇薇奥娜爬树完成线上考试的新闻,再一次赤裸裸的揭露东西马发展悬殊的事实。9月,突如其来的一场州选,再次让国人聚焦沙巴。这场州选的重要性在于它可能成为慕尤丁政府闪电大选的指标。

因为敌对阵营变天不成、执政党以“还政于民”之名展开的这场州选,不同阵营的政党,推出种种令选民头晕目眩的华丽竞选宣言。

民兴党+推出了涵盖政治、经济、社会、教育与卫生的五大领域发展沙巴使命与愿景的竞选宣言;沙巴人民联盟则在916这一天,以“我的承诺”,打出包含沙巴权利、打造廉洁、确保《2030年共同繁荣愿景》以及沙巴人民的团结的四大核心竞选宣言。

政治人物的竞选宣言是如此的振奋人心,可惜半个世纪至少20805个日子过去,我看着《迷失犀鸟》这首歌的MV突出东西马发展的强烈对比,一边是先进的双峰塔、高楼大厦和宽阔平坦的大道,一边则是简陋的长屋、崎岖不平的山路和河流,心中是无限的感叹。

在那一片海的彼岸,我们的身上是同样披着辉煌条纹的马来西亚子民。是谁无止境的拉开东西马那一片海两岸的距离?是不是总得因为政治需要,我们对岸发展落后的同胞的需求,才能被看见?

作者 : 郭秋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