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21 15:26:15  2346172

潘美珍·古早味

城人小说

尽管现在的美食很多,可很多食物味道都已大不如前。而我最怀念的仍然是以前的味道。

“什么是以前的味道?”晓晓问。

“就是古早味啊!”古早味可以理解为“怀念的味道”。

小时候,我们这群贪吃的小孩,只要听到冰淇淋摩托车的铃声就会冲过去,并且高声地欢呼嚷嚷:“来了!来了!”。

我们手里紧紧捏住父母给的银角,蜂拥而上地将卖冰淇淋的叔叔围住。

“要什么冰淇淋?”冰淇淋叔叔会让我们在图片上指出自己想要的冰淇淋款式。

那些年的冰淇淋有筒装、支装,也有杯装。不过,我最爱的仍然是比较耐饱的脆皮甜筒冰淇淋和冰淇淋夹面包。

“你知道吗?以前做买卖根本不需要宽阔的店铺,也不需要华丽的门面。老板只需要骑着三轮车或驾着改装过的摩托车到街上、住家、学校及工厂附近去就可以做生意。”我说道。

因为他们的顾客通常都是学生、厂工、小孩和家庭主妇。

“不必翻山涉水,只要乖乖待在家中,他们就会自动上门了。”

流动小贩是看天吃饭的行业。天气晴朗时,他们可以到处去做生意赚钱,要是遇上雨天,生意则会惨淡。

“将来我们也可以考虑做流动小贩啊!”

“流动小贩这个行业一点也不简单,必须长期暴晒在烈日下。”

就像那些年,每天放学时间驻守在我们学校门口的流动小贩,在烈日当空下向我们兜售零食、豆浆水、豆腐花和冰淇淋。

“我超想念林伯伯的豆浆水和豆腐花。”晓晓说道。

“我也是。以前每天放学时,妈妈都会买一碗两掺给我吃。”所谓的“两掺”就是豆浆水掺豆腐花。

我喜欢看着老板用扁平的勺子轻轻地舀豆腐花进碗,之后淋上糖浆,然后再从大桶中舀出一些豆浆水。

孩童的我吃不完这碗“两掺”,所以我通常会跟妈妈一起共享。在那个单纯的年代,可以吃一碗“两掺”确实给我大大的满足感。

“那是什么?”晓晓问道。

此时,有一个印度叔叔驾着摩托车经过,后方配搭着大大的铝箱,穿梭在住宅区中,一边响着喇叭,一边喊着:“Putu Mayam”。

“Putu Mayam是一种印度小吃。简单来说就是薄片又柔软的米粉配上新鲜椰丝、幼白糖和幼黄糖来吃。”

还记得以前小时候,每天傍晚六、七点左右,门前总会响起“叮、叮、叮”的铃声。

有着一位印度叔叔骑着流动式的面包摩托车,敲打着小铜铃,在我们家门前来回徘徊。

“妈咪,叮叮佬来了。”我们都不知道印度叔叔的名字,所以就称他为“叮叮佬”。

由于我们是常客,所以印度面包叔叔都会停在我们家外面叫卖。

“来,我们去买面包!”妈妈最爱买他的“孟加里面”包来当早餐,印度叔叔会将面包切片,然后在面包上涂抹上加椰酱和牛油。

而我和哥哥则会对著印度叔叔摩托车车厢后挂着的数大包的零食流口水,并要求妈妈买我们最爱的零食。

“晓晓,我突然想吃猪肠粉。”

那些年,每天的早上8时,就会有一对老夫妻在住家卖猪肠粉。

老板会在刚蒸好的猪肠粉中浇上爆香的葱油、酱料,再撒上一些芝麻、花生粉。此外,还会摆放各种酱料供顾客们享用。老板的猪肠粉非常受欢迎,每天都大排长龙。

老板总是一边切着刚蒸好的猪肠粉,一边用披在肩膀上的白色“祝君早安”面巾抹脸抹汗。

“当年,我们家的余钱有限,所以每次妈妈只买一碟猪肠粉让我和哥哥共享。我们一人夹一些,很快就见底了。”

自从成为游子后,我就没再吃过这档住家猪肠粉。后来发现他们已经搬家。

“老板去世后,老板娘就跟随着儿子到大城市去生活了。”隔壁邻居说道。

没想到,一别就是永远。两年没光顾,再回来已经人去楼空。

那些年独特的古早口味,如今也很难找到。不管过了多久,这些味道仍然印在我的脑海中,无法忘记。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2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