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刘惟诚.这是一场“孙权招妹夫”的豪赌 - 言路 | 纯粹诚见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26 20:00:00  2349188

刘惟诚.这是一场“孙权招妹夫”的豪赌

纯粹诚见

在沙巴州选举前夕,公正党主席安华突然单方面宣布慕尤丁政府垮台,并声称他已经获得接近三分二国会议员的支持,并且只会在觐见国家元首时公布支持自己的议员名单。这无论是在时机上,还是策略上,都在坊间留下很多疑惑,除了一些在野领袖和支持者陆续表明支持,在朝领袖、媒体舆论一般都仍保持着观望,甚至是不屑的态度,并没有特别大的反响,这个消息在民间多多少少还被首相慕尤丁较后宣布的国家关怀援助金2.0抢了风头。

这一系列的疑惑、不屑,想当然尔,是源自于一个发生在12年前的熟悉场景。当时,大马政坛刚经历一场政治海啸,执政联盟因为政权出现动摇而暗流汹涌,时任首相阿都拉被逼宫的消息也此起彼落。就在这风起云涌的时期,安华就不时向外界透露,9月16日将有大事发生,而且紧接着落实的峇东埔补选,以及民联动员飞往台湾游说在台度假的国阵议员的“追议员事件”,也确实一度让政坛和舆论觉得这916变天的计划是确实可行的。

尽管安华一直宣称民联已掌握了“cukup”(足够)的议席,但他迟迟没公布名单,再加上“追议员事件”在本地和台湾媒体中传开后,引起民间议论纷纷、争议连连,令舆论开始转向批评变天计划,而916当天的风平浪静,除了宣告着变天计划的空雷不雨,还大大地影响了当时安华的形象,并成为隔年霹雳州国阵展开变天报复行动的导火线。当然,你要说这在2008年发生的事和周三(23日)发生的情况很像,也并不完全准确,因为当前的政治氛围比当时更复杂。

首先,这是一个政治版图碎片化的政坛。除了国内政治联盟林立,各党也被允许加入超过一个联盟,也不再拥有政党能够单独执政的局面。换句话说,议员在没有政党能够强势执政的政局下,成了一个含金量极高的个体,他们不再和12年前那样,被庞大、强硬的党鞭制度和党团意识捆绑,不自律的议员要跳巢变得极其容易。其二,这也是一个敌友界限模糊的政坛。政敌可以合作、战友可以翻脸,议员的政治道德观也越来越薄弱,跳巢的投机行为只要冠上“救国”就可合理化。

其三,目前政坛也是正处于时机微妙的局面。沙巴州选尘埃落定,市面又谣传选举成绩将影响部分国会议员离开国盟,而巫统、伊党也还在虎视眈眈,一直在寻找机会解散国会。这3点标识着现今已成政治常态,但在2008年里没有的动荡、浑浊,所以安华相隔12年后重施故计,绝对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如今的政治版图已经碎片化,在这样的前提下豪赌会比2008年更容易,只要取得庄家的信任,就有机会横完眼前的筹码。

怎么说?我姑且先说《三国演义》里一则有关孙权招妹夫(或“东吴招亲”)的故事。话说江东首领孙权为了向刘备讨回荆州,采用都督周瑜的计谋,假称要把自己的妹妹嫁给刘备,让刘备到东吴迎亲时将其扣做人质。然而,刘备军师诸葛亮看穿了这个计谋,决定将计就计,结果刘备到了东吴不但顺利结了婚,还顺利携带了孙夫人返回荆州,让孙权赔了夫人又折兵。后人就按这个故事,将“孙权招妹夫”设成了一个歇后语,意即“弄假成真”。

所以,不管安华确实的人数有多少,只要他在当下的政治氛围里能够取得庄家(议员)的信任,并让他们相信安华已掌握了绝大多数(strong majority),那么他就有机会“弄假成真”,因为安华很清楚,习惯跳巢或投机的在朝议员都害怕再次沦落成为在野议员。其二,安华选择在沙州选举前夕发布消息,也不同于2008年时的轻敌冒进,而是在进行一场“孙权招妹夫”的豪赌的同时,顺便对外宣示自己是掌握组阁权的在野盟主。这是为何?

民兴党党魁沙菲益在领导州选胜出后,其声望必定如日中天,若变天成事于民兴党大胜之后,那么坊间和舆论就会将大部分的功劳归于沙菲益的选举战绩,从而让安华的相位之路再次出现变数。这解释了何以安华在召开记者会时并没有其他盟友党魁陪同,因为这也是一场宣示主权的记者会。尽管安华的故计重施有机会达到以上这两大目的,但这毕竟也是一场与12年前极为相似的豪赌,他会成为孙权还是刘备,就全看他有能够让多少只青蛙上钩。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2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