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16 00:00:00  2359752

周新才 - 你的口罩呢?

大新闻笔

前天从太太的娘家出来,门口一个骑脚车的小男孩见到我就问:“你的口罩呢?”

他自己也没戴口罩,我没反击他,自我辩护地反问:“去亲戚家要戴口罩吗?”

他没回答,骑脚车走了。

这是值得讨论的问题。我们一味地用放大镜看别人的问题,却不在乎自己的胡作非为。

媒体人属于高风险群,我们经常与更高风险的政治人物接触。而我们经常接触的政治人物,即使本身没有到沙巴助选,也很有可能已经接触了曾到沙巴助选的政治人物。

一个高风险者一个不小心酿成悲剧的话,是很不值得的。

我采访高风险者时都会戴口罩,尽量不与对方面对面靠近,避开对方喷出来的唾沫。

可是,一旦大家坐下来喝茶共餐,大家的口罩还是会脱下,即使你与对方保持距离,对方却没有为别人家里的老人和小孩着想的同理心,热情地凑过来,有时你要闪开也来不及,更不要说你是否好意思立刻和对方保持距离。

我的85岁老妈子的单身女房客,平时就是公司与租房住家两边跑,哪里都不去,但在第三波疫情开始肆虐之际,突然风騒地去一趟怡保一日游,回来后与老妈子排排坐看电视,这才透露去过怡保回来,被老妈子赶回房间,叫她接下来2个星期不要“亲热”地凑过来。

我感到汗颜,老妈子可能没有想到她住在隔壁的儿子,比女房客更危险,回家接触她时并没有戴口罩。

上个星期日我写自己教会主日崇拜罩不离口的防疫新闻,台上的人戴口罩传讲上帝的讯息,以及戴口罩唱歌赞美上帝,台下的听众都戴口罩,100%符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

我其实是要突出罩不离口的防疫操作,不过我没有在新闻上有任何片言只语拿不遵守的人来比较。

刚刚去了一个采访节目,律师和老总在台上都没载口罩。

现在每天的确诊人数分分钟又是触目惊心的三位数,还是有人那么不小心!

过去第一波疫情时,只是三两个人确诊的风吹草动已叫人闻之色变,可是一些官方人士见记者时,仍不喜欢戴口罩。

最讽刺的是,那个最喜欢在记者面前高喊我州最符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绝对不会对伤害公共健康安全行为妥协的高官,在各报记者眼中,是最不喜欢戴口罩的高官。

作者 : 周新才(本报高级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1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