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邱琲钧.假如我是诺希山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19 07:30:00  2361549

邱琲钧.假如我是诺希山

瞎闹

假如我是诺希山,嘿,我不仅不会针对Tachdjian写给首相慕尤丁的公开信做出任何回应,我还会朝后来跟着跳出来,果断把矛头指向我的网民Kheri喊去仅仅两句:别发穷疯了。睁大眼睛,看看人家Tachdjian的长进吧!

不过,假如我真是诺希山的话,我绝不可能会是Kheri贴文中的冤大头。因为早在阿汉峇峇发表“温水论”的那个晚上,我已经漏夜写好了辞职信。并于隔天一早就呈交上去。此刻的我,只需要专心领着一大队的前线医务人员,默默努力,走在幕后的艰辛抗疫路上。早就没有树大招风的险。

但我毕竟不是诺希山。诺希山也没有我这绝不屈,又不能伸的倔脾气,所以才会累垮一张脸,坚持在每天傍晚六时许,出现在关心疫情的老百姓视线之内。

诺希山肯定是累的。尽管屏幕再小,像素再低,眼尖的老百姓还是能从屏幕中发现他的眼袋与黑眼圈。在他面前的,是赶不走也打不败,分秒威胁全国人民健康的病毒。他每天除了要播报疫情数据与分析疫情走向之外,还得为了要切断感染链,而紧紧追踪病毒的走向。然而,在他背后的,却是一群只会为了私欲而挟朋树党,什么也不帮忙的政客。当他在一遍又一遍计算病毒感染数据的时候,他们却埋头在手持的名单里,一遍又一遍计算着那些拉拢来的人头数目。

看到诺希山现在的样子,再想起8个月之前的他。那时候,他只呆在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和李文材的身后。当时的那个团队,人手充足,在医疗方面的经验丰富。除了针对疫情和人民健康之外,几乎听不见他们说一句多余的话。然而现在,只见诺希山孤身只影。除了抗疫之外,他偶然还必须忙里偷闲,跑到专业领域之外说说话,为首相护护航。看着,也为他感到疲倦。

Tachdjian是冲着首相慕尤丁而来的。整封公开信,虽是满满抱怨,但句句思维清晰,分析到位,搞得就连向来喜欢说话,能言善辩又爱刷存在感的慕尤丁,也没敢趁此机会亮相,而把诺希山摆上台。他除了要想尽办法把Tachdjian的重点转移,还要把老百姓的焦点分散。千辛万苦创造了一个隐形楼梯,让慕尤丁有台阶可下后,又冒出一个“逗比”,Kheri。

把Kheri说成是一个“逗比”,还真不过分。

城,要封不封?要怎么封?Kheri好像不知道,这不是诺希山能说了算。再往前推一步,为什么原来把疫情控制得好好的马来西亚,会再次沦落到要封城的地步,而且情况比之前两波更严重,他也没搞清,就上贴讨伐。这样硬把影响经济,把经济曲线压平的这顶大帽子,压在诺希山的头上,不知道他是在污蔑诺希山,还是太小看了人多势众的整个政府里,整群口口声声要救国的政客所拥有的领导力。

作者 : 邱琲钧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1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