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温思拯.英才制度与社会公平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20 07:20:00  2362093

温思拯.英才制度与社会公平

迦南地

全球的冠病疫情依然不见好转,即使有疫苗即将上市,但是有效性与大量生产分配到各地也需要一段时间。各国经济受到重击,很多人一生的努力因一场瘟疫而化为乌有。我们看到无论是高薪的白领或是低薪的蓝领阶级都无一幸免,很多具有高教背景和丰富工作经验的人士被迫转行从事劳动的工作如送邮递和开Grab等等。

从小学到大学,大多数父母都会告诉子女卓越的学术和课外表现是进入名校和得到更好就业机会的入场券。显然的,名校的学生比普通学校的学生可以得到比较优先和更好的资源与机会。我们奉行的英才制度(Meritocracy)是个相互竞争和排挤的制度,在高竞争的环境下筛选出所谓的“精英”来治理企业。许多国家常规筛选的制度都是较机械化的测验来决定学子的未来,如马来西亚高级学校文凭(STPM)。

为人父母都望子成龙盼女成凤,于是费尽心思和金钱,盼望把孩子送入最好的学校,希望孩子们可以赢在起跑点。在这样的社会竞争制度下,除了各种各样的补习外,还有各类的课外活动,只为了孩子们可以满足英才制度的筛选期望。不知不觉中,这样的制度抹杀了很多创新的可能性,也导致教育罐头化。

有鉴于此,我们所建立在英才制度对公平狭义的认知只以个人某方面的努力和天分为标准,因此一部分的人得到特别的优势和奖赏。因此,很多人会认为“因为我努力和优越的学术表现,所以我应得进入名校和得到更好的就业机会”。可是,却很少有得到特别待遇的人会问“是否我应得这些特别的待遇和奖赏?这样的待遇是否公平?”。

当我们把公平简化为英才制度时,我们有必要问“该体系是否平衡和有效?”。一个国家的发展和运作不能只依赖一小部分的人(所谓精英),而是需要全体人民的努力和参与。笔者认为“Merit is Not Equal to Academic Excellence” (功绩不等于学业卓越), 所以切莫让扭曲了的社会期待抹杀了其他方面的天赋和功绩。我认为这是这个时代的社会阶层隔离政策,那看不见的玻璃窗把许多人隔离在外,深化社会阶层的分裂。

一场疫情把我们已经习惯了的制度进行大洗牌,给了我们一个难得的机会来重思我们对公平和包容的定义。在疫情来袭前,尽管许多人觉得大马的大环境每况愈下,但只要努力一定“找得到吃”。然而,当今我们面对全球经济动荡和资源不足分配时,大马人的收入差距和社会阶层差异必会日益严重。在这样艰巨的大环境下,很多人面对减薪和被裁员的挑战,会觉得自己的遭遇不公平。不过,这样的经验更反映出有很多人也是在这样“不平等”的社会期待框架下成为“受害者”。

所谓能者多劳,笔者并没有否认比较努力和有天赋的人应该被重视。然而,一个进步和健全的社会需要各方面的人才和功绩。可惜的是,社会与收入的不平等和被扭曲了的刻板印象就像是一种新殖民主义,它不仅侵略着他人的自由与发展,这种不平等与排他的现象也是导致社会分裂的起点。所以,我认为一个包容的社会是打造一个更公平社会的前提,因为一个公平的社会是懂得接纳和欣赏他人的不同;一个和谐的社会定是互相尊重的社会。

作者 : 温思拯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20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