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22 00:05:00  2363189

郑翊 - hiimmarymary

异乡弄影

最近在网络上无意中接触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互动式的实验性系列影片《hiimmarymary》。

有一个叫玛丽的女人在YouTube上传连载影片,称自己被困在一间屋子里,她不记得任何事情,逃不出去。但屋子里像一个神秘的奇幻空间,她需要什么就有什么,想要一条长裤,转身就能看见崭新的长裤。

她还有一个可以上网的笔电,但她的网络世界似乎就只有她一个人,推特上完全看不见其他人的发文。她就这样一直更新着自己的状态,留下在屋子里的记录。

每到晚上,屋里就会出现怪事,玛丽前前后后一共发现了3个怪物,黑乎乎会捉弄她的“影子玛丽”、言语霸凌她的“镜子玛丽”、会攻击她的“黑色玛丽”(名字我乱取的)。YouTube上的影片记录了她面对这几个怪物的恐惧,每晚都在狭小的屋内逃窜,逃跑有限,但怪物似乎却在不断进化。

在无尽的绝望中,她不小心发现了衣柜有时可以通往一个神奇的花园,于是她不断尝试进入花园,甚至在里面遇见了第四个灵体——似乎想帮助她的白衣女孩,但她始终拒绝白衣女的靠近。

这个连载持续了近3年,除了YouTube的影像记录以外,玛丽也在推特、部落格上更新状态,吸引一大群人追踪、回应,但玛丽“看不到”任何人的回馈。

我发现这组影像时,连载早已结束许久。令我产生兴趣的是其互动式的手法,利用网络社交媒体当作媒介载体,吸引人参与一种沉浸式体验。

乍看之下,这像是一组搞噱头的恐怖创作短片,但延绵3年的连载,却实际隐喻着一些事情。

作者(玛丽?)在一切结束之后从未正面解释任何事情,将一切诠释权交由观众讨论。

影片采取的是玛丽的第一视角拍摄,玛丽本人拿着摄影机在屋内逃窜。观看者随着镜头陷入与玛丽相同的恐惧之中。于是,在玛丽的推特上,所有人都试图帮助她,给她提建议,叫她不要这样、不要那样,但呼唤却始终无法传到她那里。

作者利用主观影像,从这一方面让人们共情玛丽的痛苦与恐惧。但从社交媒体互动中,玛丽“与世隔绝”的设定,却让观众无从帮助玛丽,产生了一种无力的焦躁感。

这像不像,面对一个深陷于抑郁症状的朋友?

当然,这是我自己的解读。当代艺术强调与观众的对话,一百个人能读出一百个哈姆雷特,科技世代的社交互动方式,让创作有了更多可能性,也让一些不可言说的情绪体验有了新的阐释方法。

玛丽最终走出了那间屋子,但间中过程我暂且不说,毕竟每个人走出黑暗的路径不尽相同,陪伴玛丽走完这一段已让我精疲力竭。

作者 : 郑翊(留台电影系学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2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