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22 07:40:00  2363291

莫辛阿都拉.国会在检验政府合法性的作用

游车河

我知道这篇文章的标题非常详尽。请原谅我。但考虑到目前我国政局,提出国会在检验现任政府合法性方面的作用似乎是唯一正确的事。我说的是现在。

众所周知,囯盟政府,尤其是首相慕尤丁本人,从未公开或正式宣布他们在国会中的人数,即其掌握的多数。

因此,我们自己做做数学。就像政府在7月间提出罢免下议院议长莫哈末阿里夫的动议。该动议以111张政府国会议员赞成票对109张希盟反对票的微小票数通过。当时有两名议员没有投票。

尽管以两票的优势通过是不容置疑的,或者应该说“假设” 慕尤丁领导的囯盟政府仅有两席的优势。微小的多数距离舒适太遥远了。

那是当时。现在还是那时的人数吗?很难说。更别说是随着目前政局的发展。

国会不应该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吗?或者换一种说法,国会不是应该成为决定现任政府是否掌握多数的舞台吗?以证明其合法性。

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当然是这么认为的。我敢肯定,很多人同意他的看法。

东姑拉沙里在写给下议院议长阿玆哈哈伦的信函在几天前开始流传,他列出必须尊崇联邦宪法的一些理由。

在信中,东姑拉沙里质问阿玆哈为何没有在7月13日至8月27日的国会会议期间,让下议院辩论不信任动议。

我们都知道浮罗交怡国会议员敦马哈迪对首相慕尤丁提出不信任动议,该动议被阿里夫接受,但在阿玆哈任期内没有进行辩论,后者以政府事务优先于其他事务和私人动议为理由。

因为东姑拉沙里认为,基于宪法理由,这个不信任动议非常重要,包括在首相领导下现任政府的合法性。

他也认为,对于现任政府证明其合法性来说,该动议应该是 “最重要的优先事项”。

“在没有获得下议院信任的情况下,首相无权主张其合法性,而回避此事是对宪法的欺骗和不良意图。” 东姑拉沙里指出。

因此,这位话望生区国会议员希望议长保证在即将于11月2日召开的国会下议院会议上提呈首相的不信任动议。

不知何故,大马政坛国会议员任期最长的他,认为在这封信中提出首相献议让他出任囯油公司顾问但他拒绝一事是恰当的。与此同时,他也谈到“政治贿赂侵蚀了我们的宪政民主”。

大家对这番话可能有各种不同诠释,我不打算赘述。

从议长阿玆哈受委的第一天开始就一直备受争议。许多人质疑他是亲政府的派系,尽管他全盘否认,提出解释和给出理由。政府撤除阿里夫并让阿玆哈取代的做法,显然形成了所有负面看法和质疑。

众所周知,在收到东姑拉沙里的来信后,阿玆哈也通过书面回答他。信函很长。简而言之,阿玆哈反驳了不信任动议没有得到辩论是因为该动议被列在议程的最后一项的说法。

人们普遍认为(或质疑)将动议排在议程的最后一项,会导致国会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辩论,因为列在议程前面的事项将会优先获得处理。

值得一提的是,政府国会议员对首相提出的信任动议也没有进行辩论。但是,不信任动议和信任动议都会给首相带来同样的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他需要击败不信任动议以继续任职,否则他必须辞职。无论哪种动议,首相的政治生存都受到威胁,因为他会在国会接受考验。

回到阿玆哈对东姑拉沙里的回复。这位议长说,他不反对东姑拉沙里建议在下次国会会议提呈动议一事,“如果以政府事务提呈或部长接纳的情况下”。他再次援引议会常规,说明在每次开会时,政府事务必须优先于私人动议。

但宪法专家赛沙林教授认为,当“议会常规甚至不是法律,而仅是国会的内部规则”时,议长还是根据议会常规办事。

一名法律专家对网络媒体《TheVibes》说,议会常规没有获得国会通过,因此不能等同于法律,也不能推翻宪法第43(3)关于失去信任的条款。

在另一方面,赛沙林说,议会常规是规范国会的内部程序,不能管制或控制宪法阐明的事项。

“信任问题不是内部问题,而是议会民主制的核心。” 赛沙林道。

无论如何,对阿玆哈来说,东姑拉沙里是想要在政府事务之前优先考虑私人动议,“我建议丹斯里(指东姑拉沙里)与达基尤丁商讨此事”。达基尤丁当然是负责国会事务的实权法律部长。

有人认为阿玆哈是在“将问题推回给部长”。更糟糕的是,此事让其他人“非常肯定议长是在受到部长,如政府的指使下行动”。

律师茜蒂卡欣在脸书上贴文指出,在大马议会制度下,首相是政府首脑,但“他似乎将国会事务委托给首相署掌管国会与法律事务的部长”。

此人就是达基尤丁。

“因此,如果你看清楚,” 茜蒂卡欣说,“阿玆哈是对的。达基尤丁负责与反对党讨论当天的议程”。

无论达基尤丁是否答应东姑拉沙里的要求(一旦巫统领袖决定与部长会面)。是的,你猜的和我一样。

但根据政治分析员西华慕鲁甘的说法,“最终是由政府首脑和议长说了算”。

事实是,用土团党前最高理事卡迪耶欣的话,慕尤丁有责任让自己接受国会考验来证明他是合法首相。

我同意。但慕尤丁会这么做吗?还有他必须确保财政预算案在国会通过。否则?我们都知道答案。首相也知道。

Mohsin Abdullah: The role of Parliament in checking the legitimacy of a sitting government

作者 : 莫辛阿都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2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