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24 08:00:00  2364504

达祖丁.恢复人民委托的机会

冷眼横眉

当不负责任的国会议员发起喜来登行动,他们完全无耻地背叛了投票支持他们的人,许多人感到绝望和愤怒。没错。当我和我的妻子前往士古来投票时,由于担心我们的名字可能以某种方式“消失”,因此我们不想更换地址,导致旅途需要长达400公里,我们看到了像我们这样的老人家排队等待投票。我们被安排站在鉄盖屋顶的开放式会堂等待。天气仍然很热,我以为站着等20分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等待的时间变得漫长,我向几名非马来老绅士建议将食堂的长凳移到这里,好让我们都可以坐下来。选委会官员见没有做这种简单、礼貌和人道事情的头脑。

这群老绅士犹豫了,不确定我们这么做是否会遇到麻烦,我告诉他们“怕什么,是他们不够聪明,我们是老人,谁想站这么久!”因此,我们开始造反并搬了3张长凳过来,而警方和选委会的人看着我们,不确定应该怎么做。

这就是新大马精神。现在,如果我们知道会有几位国会议员将这个国家交还给贪污的政客,那么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想要出门投票。不如去喝拉茶和红豆冰还更好。这比投选出一批甚至不了解代表及人民的自私代议士更有意义。

当不信任动议原本应该提呈至国会,许多人希望可以恢复人民的委托,但我们却遇到了“无声和只有一个议程的国会”,这也是史上第一次。因此,人民痛苦地等着国会复会,以便我们的声音可以被听到,而不会像Zoom线上会议那样被噤音。但随后,令人惊讶又惊讶的是,值得尊敬的国会通过史上最可耻和野蛮的方式选出了新议长。正如一位著名律师所解释的那样,时任议长无缘无故遭到撤换,议长候选人没有在两周前提名且在没有更多候选人的情况下,这名曾经受人尊重的社运分子被带进来,就好像这个位子原本就属于他,完全没有受到良心和道德的谴责。

我敢肯定,看到这种嘲笑民主议会制的行为,很多人会感到恶心。但当然,在国会发生这一非民主事件后,学者、公共机构、宗教机构或其他强大机构都没有提出抗议。然后,人民看到了膨胀内阁的巨额花费,以及授予支持他们的国会议员担任政府相关公司的高职。当时,人民失业、无力偿还房租和贷款、公务员在行管令期间在家工作/休息却获得了开斋节奖金,也没有减薪。我和我的妻子将我们的几百令吉奖金给了我们的清洁女工,因为她的丈夫3个月都没有工资。

现在,人民似乎有了新的希望。拥有人民选出的91名国会议员支持的安华表示他现在掌握多数,可以组成马来人为主并容纳多元的政府。两个星期过去了,人民耐心等待,但……什么都没有发生。安华拒绝透露国会议员的名字,只提到了有提呈党魁的宣誓书。就像是大马人不信任警方和反贪会一样,甚至连反对党领袖都害怕支持他的议员被采取强硬手段。当警方传召安华并要求他说出国会议员的名字时,害怕的原因就非常明显了,而安华随后也婉拒了。身为一名普通人,连我都对想要名单的警方以及这些信息与国家安全之间有着什么关系而感到困惑,这远远超出了我的专业理解范围。

现在,公民社会有许多人要求合理的解释,我想以我的理解和关注来回答他们。首先,人民担心安华的这一举动会导致大选举行。第二,安华的行动需要与巫统合作,而后者是安华的政敌,拥有很多违法的议员。

关于第一个问题,慕尤丁不太可能举行大选,他的家园因囯阵和巫统的斗争而摇摇欲坠。土团党和喜来登行动发动者会被想要报复的人民彻底摧毁,或者他们会因与巫统的三角战而被削弱。即使举行大选,我的反应是……那又怎样……来啦!但是有许多人害怕冠病。对我来说,选出负责任的政府和冠病是两回事。如果我们有聪明和负责的选委会,在大流行下展开大选不是很大的问题。第一,当我们都用电子设备来传递我们的信息时,我们为何需要群众竞选活动?唯一获准举办竞选活动的是在像薇薇奥娜所住的地方,这种没有互联网,森林深处的村子。

在城镇、城市和郊区,不需要竞选活动啦。接下来,设置更多投票站,并将投票时间延长至晚上8点,同时指定人们投票的时间。例如,通知我和我的妻子在下午6时至8时前往投票很难吗?不用担心昏礼祈祷时间,我可以坐着进行祈祷。然后,如果人们并没有在住家附近投票而需要跨州投票呢?就像成千上万无法回家投票的沙巴人一样,他们会被剥夺公民权?这是因为选委会还活在没有网络时代之前的1960年代。

下一个问题是与巫统合作。很多人认为这是不道德的行为。我感到惊讶。什么?不道德?一直以来你住在哪里?当人民投票选出“不道德”的马哈迪成为国会议员以及后来他二度任相时,你不在吗?我敢肯定,安华不会与那些等着上庭的人合作。砂政党联盟、民兴党和几位斗士党(减去父子党小组的标签)国会议员就足以构成多数。安华可能需要十多名来自巫统,不是纳吉和阿末扎希亲信的国会议员的支持。所以……有什么问题?无论如何,看到行动党与巫统党员合作是一件好事。是时候了。巫统的政党理念是与马华和囯大党合作。是领导层弄脏了理想和道德,而不是党员。马来人一般都是好人,只是因为他们太过于害怕那些像马来传说中的统治者的领袖。这就是为什么啦。

所以……我认为安华有合理的主张和策略。让我们将这场戏看到最后。安华会成为首相还是因为鸡奸3.0而入狱?在世界眼中,这是大马的一个笑话!还是阿末扎希会成为慕尤丁政府的副首相?或者,纳吉的法庭控状会像慕沙阿曼一样被撤销?许多大马人希望新政府有一个种族结构平衡的内阁,以负责帮助迫切需要援助的人民。拜托啦。我们需要经济配套,而不是一些没用和浪费钱的内阁职位和“海外使节”。如果安华可以向我们保证,就让我们给他一个机会,让他有机会在依法治国的大马,有着维护宪法、尊崇法治、以及统治者智慧和良知的大马,行使他的民主权利。

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An opportunity of reinstating the rakyat's mandate

作者 : 达祖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24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