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24 13:36:01  2364799

爱丽丝·房客

城人小说

进门瞧见家里来了客人,房东两夫妇准备一桌佳肴招待他。

“回来啦?一起吃么?”老头子问我。

“我不饿。”我瞥一眼桌上的菜,是我最讨厌的虾,但也是这位客人的最爱。

老头子见我态度冷淡,不再说什么。妇人给客人夹菜,有说有笑,老头子很快融入他们的话题中。

我上楼关上房门,拿出下午在大学食堂买的面包,坐在书桌前一口没有一口地咬着。

天气太热,咖喱馅料好像有点馊了。我把仅吃过两口的面包丢进垃圾桶,脸也没洗就爬上床去睡觉。

朦胧之间,依旧能听见楼下三人畅谈欢笑的声音。

XXXXXX

外面下着大雨,天空有点阴暗,这种天气最适合睡懒觉。我趁所有人还没起身,下楼去找些吃的。我像只老鼠,踮起脚尖鬼祟地在厨房里游走,稍微听见动静就会变得特别敏感。我快速泡了一杯美禄,偷拿几包饼干便回到房间。

望着窗外的大雨,我开始犹豫应不应该去图书馆?原本周末是应该待在家里,况且现在这种天气也不适合出门。但想到有客人在,两夫妇肯定会一直在家,想要进进出出家里会很不方便。

我把耳朵贴近房门,尝试探听两夫妇什么时候出门买菜。确定他们走远后,我才下楼。

“下雨了,你要出门?”客人问道。

我没回头,只是“嗯”一声,大门随之关上。

我发动着十几岁数的老爷车,引擎干咳几声才肯正常运作。等我毕业赚到钱,立马就把它换了!

我盯着外面停着的那辆宝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如果没有那两夫妇在经济上的支持,那客人单凭一己之力怎么可能那么早发迹?他不过是走了狗屎运,出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没什么了不起。

XXXXXX

我喜欢坐在角落里看书,因为这样不轻易被发现,也不容易被打扰。

老头子发短信来催我回家吃饭。我没回复,也不打算回去。我继续低头阅读,努力吸收所有知识,只有这样才有机会持续保持成绩的平均积分,只有这样我才能一直领奖学金。

我清楚记得,高中刚毕业就被催去工作。但我一直很想上大学。近2万令吉的学费对小康家庭来说不是什么大笔数目,比起开创一家公司的本钱至少便宜十倍。

“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嘛?以后还不是要嫁人,在家里带小孩?”思想封闭的老人都爱这样说。

我从不当面反驳,因为清楚知道没用,也没必要。但我还是报了名,尽管银行里的钱只够支付一个学期的学费。

“你成绩还不错,可以试试申请奖学金!”咨询课程时顾问提议。因为她的提议,我更笃定要念完这三年的课程。

回到家时,所有人已睡下。见客人的鞋子还在,也不知道他要住多久。

饭桌上已清理干净,厨房也没有剩饭。两夫妇大概是因为我没交代就把食物都倒掉了。他们一向对我不怎么满意,就如我也不怎么看他们顺眼一样。

XXXXXXX

最近韩国女团又出新专辑,我带上耳机享受着强烈贝斯对耳膜的冲击。有人敲了几声门,不等我回应就擅自进来了。我依旧背对房门,继续忙手头上的事。

“明天我和你妈会和哥哥一起回去,应该会住上几天。他会带我们参观他的新公司。”

我没回头,也不作声,房里只有敲打键盘发出的哒哒声。

“我在跟你说话呢!有听见吗?”老头子有些恼了。

“阿妹,爸爸在跟你说话呢!你怎么那么没大没小?!”客人也来凑热闹。这些人是想借机教训我吗?

“啊?抱歉?你刚刚说什么?我耳机有点大声。”我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们。

“算了。”老头子叹息,把刚刚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哦,知道了。你们出去的时候请顺便把门关上。”

身后一阵沉默,随后房门缓缓合上。

我不自觉松了一口气。我就是个寄居者,回来只是睡一觉,睡醒就离开。对这所房子的所有一切毫无感情。是的,毫无感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24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