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22 00:00:00  2380343

张草·风吹草动——​《南巫》撩起的思绪

本土微澜

张吉安在本届台湾金马奖还没开奖之前,率先得到三个奖项,我除了狂喜之外,还分外感慨。

狂喜的是,马来西亚创作者受到肯定,因为台湾的金马奖向来以艺术性和原创性而闻名。

感慨的是,马来西亚的许多人才都在国外发光发热,为何本地却容不下他们?比如来自砂拉越的导演蔡明亮,在台湾拍电影,还帮台湾拿了不少国际大奖,同样来自砂拉越的温子仁也以恐怖片和《水行侠》而国际知名。

首要原因,固然是本地市场限制了创造性,本地製作的卖座电影不外乎搞笑片、鬼片之类比较容易回收成本的电影,毕竟对投资者来说,成本回收是最重要的,而电影的人能让投资者回收成本,也能让他们安心,才有可能拍下一部电影。

除非有人愿意不惜成本资助(当然也要你值得被投资才行)。

张吉安当广播人时,努力收集濒临消失的风俗文化,包括华人各族的音乐语言等等。他得奖的这部《南巫》,自言有60%是身在吉打州的童年回忆,他父亲因为被别人帮忙解降头,而学习成为解降师,所以他从小耳濡目染亲眼见到人与鬼神之间模糊的界线,他把经历拍成电影,同时也是他寻访濒危乡音文化的契机。

如此的体裁受到赏识,让他不但入围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和“最佳原著剧本”,还率先拿到跟金马奖合作的亚洲电影促进联盟颁发的“NETPEC奖”,以及“亚洲电影观察团推荐奖”,并得到金马创业投资会议的“法国CNC现金奖”,让他得以准备拍摄第二部电影《五月雪》(涉及五一三事件)。事实上,《南巫》也是他在2018年的金马创投颁给“最佳内容物数位电影奖”之后,才得到机会开拍的。

这让我回想起台湾导演魏德圣的史诗电影《赛德克‧巴莱》,讲述原住民反抗日本统治的“雾社事件”。他从1997年开始写剧本,好不容易筹到台币250万之后,只能在2003年拍摄一段5分钟的短片(你还可以上网找到)作为募款的基础。他拿著短片四处募款,中间经过许多波折,直到2008年《海角七号》创下高票房之后,魏德圣决定重新募款,终于后来陆续得到行政院新闻局、中影公司、行政院文建会过亿元的资助,以及后来许多人的热情捐助,才把这部製作费用高达七亿台币的电影完成,成为当年台湾官方和民间鼓励文化创意产业投资的重要先驱。

台湾许多大企业定期资助音乐团体,让他们可以维持每年的演出,而这些捐助都是可以减免报税的,十分具有鼓励性。我常在想,如果我国也能让这些捐助免税,我国的各种文化艺术肯定可以蓬勃发展,也可以提升全民的文化素质。

然而我们看到的是,本地电影《菠萝蜜》被电检处要求剪掉27个场景,包括亲吻、拥抱、抽菸等画面,导演廖克发(去年金马奖最佳新导演)愤而退出本届“马来西亚国际电影节”开幕首映(他之前涉及马共的《不即不离》也被禁映),黄明志新电影《你是猪》(涉及2000年校园种族暴力事件)被有心的极端政客要求下架,却在国外影展遭到重视。

这些电影都反映了一时一地的历史,正是国外影展十分珍惜和重视的作品。因为它会让我们思考与生俱来的人权有多么珍贵,让我们从历史的镜子中重新寻找人性善良的一面,然而我们的国家却有人拒绝了他们,并不是我们还没准备好,而是那一小撮手握权力却目光如豆的人故步自封。

我国的电影创作者,需要官方和民间的文化意识提升,才会有春天。


《赛德克•巴莱》传奇性的5分钟试片。
《赛德克•巴莱》传奇性的5分钟试片。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22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