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28 19:47:00  2384614

当理想被现实捂嘴 大马影人围墙里博弈

娱文热

【加入星洲人】即刻免费注册成为星洲会员,享有独有资讯、各种优惠及好康!


张吉安凭《南巫》在金马奖荣获最佳新导演,更一举囊获3个赛外大奖,电影被选为《第4届马来西亚国际电影节》闭幕电影,如今正积极争取“一刀不剪”在大马首映。
张吉安凭《南巫》在金马奖荣获最佳新导演,更一举囊获3个赛外大奖,电影被选为《第4届马来西亚国际电影节》闭幕电影,如今正积极争取“一刀不剪”在大马首映。


报道:谢丽芬

当大马中文电影在海外载誉归来,除了排山倒海般的“恭喜”和“表示想看”,也回到电影能否在大马完整上映、票房是否理想的现实层面。《星洲娱乐》特地访问《南巫》导演张吉安、《分贝人生》监制王礼霖、马来电影《十字路口》(One Two Jaga)监制吴佩玲和《救世男子汉》(Lelaki Harapan Dunia)导演刘城达,当中3部电影皆获国家电影发展局(FINAS)或通讯及多媒体部(KKMM)拨款。另外,他们也希望大马电检局能“网开一面”,让电影不被扼杀创作自由,电影到海外参展时也能获政府资助。

■张吉安

自我阉割难冲出国际

※导演电影:《南巫》(制作成本:150万令吉,大马票房:尚未上映) 

※成就:第57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2020国际影评人费比西奖、奈派克NETPAC奖、亚洲电影观察团推荐奖。

张吉安《南巫》在2018年金马创投拿下“内容物数位电影奖”,电影后制和调色能在台湾享有100万台币(约14万3323令吉)折扣。而他在开拍前因为剧本被说不行,花了大半年找资金不果,最终找到吉打商家投资并于去年底在家乡吉打开拍,电影尚未在金马奖“镀金”前更曾被大马发行商说“看不懂”。張吉安雖然從沒過問電影製作成本,卻把自己的編劇費和導演費都投進劇組,而電影製片林惠美受詢時表示,电影去年成功申请到FINAS长片辅助金(Dana Kandungan Digital)但不便透露数额。对于台湾影评表示,“这部电影里看到的世界,不是‘编造’出来的,是本来就在那里。”他也笑说,“因为缺乏资金,除了很多在地的素人演员,戏里道具都来自我家和乡音馆。”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赛富丁日前提到,“奥斯卡计划”是FINAS将致力发展的方向之一,计划耗时20至30年完成,就像试图在奥运会上获得金牌一样。张吉安表示,“电影创作者拍片时应该无后顾之忧,若都得先自我审视,怎样去到国际?奥斯卡颁奖礼要的从不是歌功颂德的作品。”他表示全世界的国际电影节都不会删剪参展电影,“创作自由很重要,如果诸多限制且没国际视野,那我们永远只能拍小情小爱的作品。”他更指《南巫》文化背景都有史实根据,“如果最终无法在MIFFest完整上映,那我会很遗憾。”



张吉安花150万令吉在家乡吉打拍摄《南巫》,除了吴俐璇、徐世顺、蔡宝珠、云镁鑫等几位主要演员和他亲自培训的小朋友,其他素人演员都由邓壹龄训练。
张吉安花150万令吉在家乡吉打拍摄《南巫》,除了吴俐璇、徐世顺、蔡宝珠、云镁鑫等几位主要演员和他亲自培训的小朋友,其他素人演员都由邓壹龄训练。



王礼霖(右三)监制、陈胜吉(左三)导演的《分贝人生》曾在2014年金马创投拿下“百万首奖”,却迟至2016年才开拍,原因是“没有资金”。
王礼霖(右三)监制、陈胜吉(左三)导演的《分贝人生》曾在2014年金马创投拿下“百万首奖”,却迟至2016年才开拍,原因是“没有资金”。


■王礼霖

奔波寻求资金

电影拍毕才拿到辅助金

※监制电影:《分贝人生》(制作成本:200万令吉,大马票房:40多万令吉) 

※成就: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最佳影片、摄影及男演员3奖、2017中国东盟电影节最佳男演员、第2届马来西亚金环奖观众票选奖、2017年大马电影节“评审推荐奖”

王礼霖在2014年首部监制电影《同学会》惨赔后,曾拿回“强制上映”制度下的10%票房回扣,而在大马一直找不到拍片资金的情况下,他与《同学会》副导演陈胜吉勇闯2014年金马创投,以黑马之姿一举拿下“百万(台币)首奖”。为什么他监制的《分贝人生》迟至2016年才开拍?他表示,“因为没有资金。”而他在电影拍到一半时尝试申请FINAS长片辅助金,并在拍毕后拿到60万令吉。《分》上映时粗口有被消音,但并不影响整体故事。

《分》在海外屡受肯定并曾入围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和最佳摄影,但票房和他预期的大有落差,“我希望大家知道大马中文电影除了鬼片和贺岁片外,还有更多可能性。”他曾写信给FINAS局长,自荐让《分》代表大马报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但不获正面回应,“后来才知道大马注册的官方语言是马来语,中文电影不能代表申奥。”

他表示当时《分》跑了整30个海外影展,都是剧组自费。“据我所知,台湾政府会按照电影人去海外不同等级的颁奖礼,给予不同款项的资助。我很希望拿到拍片辅助金的大马电影人,如拿到任何一个海外奖项,政府都可给予实际鼓励或拨款给他们下部电影。”而说到MIFFest撤片风波,曾担任两届策展人的他表示,“任何参展电影都不应被删剪,而且影展毕竟只是一个周期内的事。”


王礼霖曾在2017年自荐让《分贝人生》代表大马报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但不受理,后来他才知道,马来西亚注册的官方语言是马来语,所以中文电影不能代表大马申奥。
王礼霖曾在2017年自荐让《分贝人生》代表大马报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但不受理,后来他才知道,马来西亚注册的官方语言是马来语,所以中文电影不能代表大马申奥。



王礼霖希望《分贝人生》可以让大家知道,大马中文电影除了鬼片和贺岁片外,还有更多的可能性。
王礼霖希望《分贝人生》可以让大家知道,大马中文电影除了鬼片和贺岁片外,还有更多的可能性。



马来电影《十字路口》传因刻划大马警察贪污的阴暗面而被全马警察杯葛罢看,结果大马电影票房只收50万令吉。
马来电影《十字路口》传因刻划大马警察贪污的阴暗面而被全马警察杯葛罢看,结果大马电影票房只收50万令吉。


■吴佩玲 

影视带动旅游业

盼大马旅游局伸援手

※监制电影《十字路口》(制作成本:100万令吉,大马票房:50万令吉)

※成就:在2019年大马电影节拿下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等6大奖;《第20届意大利远东电影节》开幕电影及世界首映

吴佩玲监制的《十字路口》因刻划大马警察贪污及外籍劳工悲歌,上映时被传遭全马警察杯葛罢看而草草下画,她表示,在大马和印尼演员都愿减酬的情况下,电影只花了100万令吉筹拍,“我们没申请长片辅助金及强制上映,但后来卖给Netflix,算是有拿回制作成本。”她表示,另一监制兼客串演出的马来影帝布朗巴拉勒(Bront Palarae)曾到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收集资料,剧本经3度修改才获准开拍。“电影结局是写坏人被绳之于法,虽有挨剪但并不影响剧情。”

她本身是《马来西亚国际电影节》(MIFFest)创办人兼主席,却表示办到第4届仍没获政府任何补贴。“过去3届的MIFFest有与驻马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联办《台湾电影之夜》,所以有获得他们的资金补贴。”另外,她也觉得大马旅游局应该要加入支持,而非觉得只是FINAS的事。“韩国影视作品都能带动观光旅游,也获韩国旅游部大力支持,希望大马政府能看到这一点。”针对《第4届马来西亚国际电影节》闭幕电影《南巫》和《波萝蜜》都过不了电检局关卡,她也表示,“希望电检局能对选映电影采取更开放的态度。”


吴佩玲(右二)监制的马来电影《十字路口》不但被选为《第20届意大利远东电影节》开幕电影,也在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一带一路”电影周放映,让第一次看马来电影的上海观众都感到新奇。
吴佩玲(右二)监制的马来电影《十字路口》不但被选为《第20届意大利远东电影节》开幕电影,也在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一带一路”电影周放映,让第一次看马来电影的上海观众都感到新奇。



吴佩玲(左三)监制的《十字路口》在2019年大马电影节拿下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等6大奖,左四为导演南荣(Nam Ron)。
吴佩玲(左三)监制的《十字路口》在2019年大马电影节拿下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等6大奖,左四为导演南荣(Nam Ron)。



刘城达执导的《救世男子汉》以马来传统“搬屋”为题材,2014年上映时却被马来导演兼演员阿末依旦纳兹利(AhmadIdham Nadzri)带头杯葛,指电影内容刻意丑化马来人 。
刘城达执导的《救世男子汉》以马来传统“搬屋”为题材,2014年上映时却被马来导演兼演员阿末依旦纳兹利(AhmadIdham Nadzri)带头杯葛,指电影内容刻意丑化马来人 。


■刘城达 

换个局长换个政策

※导演电影《救世男子汉》(制作成本:250万令吉,大马加汶莱票房:16万5862令吉) 

※成就:2015年大马电影节最佳电影、最佳导演等5奖,代表大马报名角逐2015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瑞士卢卡诺影展(世界首映)、日本奈良影展(亚洲首映)

刘城达执导的《救世男子汉》以“搬屋”(Angkat Rumah)为题材,制作费高达250万令吉,并成功申请当时新闻、通讯及文化部的“创意工业基金”130万令吉。他表示,“辅助金不难申请,只是每换一个局长或部长,政策都会改变。”电影2014年上映时曾被部分马来族群杯葛,“票房有大受影响,但还是谢谢有同行及观众了解我想传达的讯息。”他表示电影被剪了几刀,“Babi”等字眼也被消音,但对剧情没太大影响,最后更在2015年大马电影节拿下最佳电影、导演等5奖,并代表大马报名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刘城达2007年为《口袋里的花》几乎走遍世界各地影展,《救世男子汉》即便全球受邀单位众多,刘城达却只选择出席8个主要国际影展。“如果是A-List的国际影展,他们邀请电影去放映时都会资助导演机票住宿,但其他剧组人员就得自费。”而他的电影企划《没有头的女孩》2015年曾入围金马创投,却因资金问题至今没能开拍。


刘城达执导的马来电影《救世男子汉》在2015年大马电影节拿下最佳电影、最佳导演等5奖,还代表大马报名角逐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刘城达执导的马来电影《救世男子汉》在2015年大马电影节拿下最佳电影、最佳导演等5奖,还代表大马报名角逐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作者 : 谢丽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2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