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29 10:11:14  2384646

黄先炳博士 | 高阶思维不是怪胎

东海岸观点

传统教育的课程与考试,大多依据美国教育心理学家布鲁姆于1956年在芝加哥大学所提出的教育分类法设置。分类法虽以布鲁姆的名字冠名,但他曾说明概念是源自1948年美国心理学会在波士顿的会议后取得的共识。

根据布鲁姆分类,完整的教育应涵盖认知、技巧和态度三大范畴。每个范畴可细分不同的层次,较高层次的学习内容较复杂,却距离学科的通达较近。通达教育是那个时期的主张。布鲁姆最初发布的学习层次只针对认知领域,1964年跨向态度领域。这个团队并没有发布技巧学习的层次,辛普森于1972年发布的获得较多人采纳。

布鲁姆认知领域的分类包括知识、理解、应用、分析、综合、评价六个层次。克拉斯沃在2001年修订最后两个为评价和创造。这是当前大多国家用以设计教育课程和测评目标的依据。

牢记我国哪一年独立是知识层次,能说明独立的争取过程是理解,具体阐述独立的好处是应用,辨析独立的原因是分析,概括独立后的成果是综合,总结独立的重要性是评价。这六个层次没有明显的界限。如果宣说独立的重要性是没有自己的看法,只是照本宣科,那就只能算是理解层次。

电脑与网络普及后,知识不再是聪明人的专利。美国国家科学研委会于1987年挑战通达教育的顺序,认为基础教育也该朝向高阶思维,并非只朝向积累知识。也就是说,小学教育不应只是灌输知识,该兼顾思维的培养。

我们且以“乌鸦喝水”的教学为例。如果读完故事,问学生从中学到什么,答案不外是“遇到困难要动脑筋”,这是理解层次。倘若有老师问谁可以画出乌鸦喝水的瓶子和水位,整个教学效果就不一样。学生的思维可以提高到应用、分析、综合、评价上去了。这四个都是属于高阶思维的领域。

您会说这位老师的教学是揠苗助长,故弄玄虚吗?

作者 : 黄先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29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