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30 16:15:25  2385425

雪隆CMCO商贩生意跌谷底·阿罗街半山芭为食街冷清

大都会头条

入夜后的阿罗街,已不复往日的热闹情景。
入夜后的阿罗街,已不复往日的热闹情景。
半山芭为食街只有零零落落的民众到访,十分冷清。
半山芭为食街只有零零落落的民众到访,十分冷清。

(吉隆坡30日讯)雪隆区再度实施有条件行管令期间,深受游客及本地人喜爱的阿罗街及半山芭为食街生意惨淡,营业额大减60至90%!

阿罗街是吉隆坡著名旅游景点,每年吸引大批国内外游客到访品尝美食,入夜后的人潮络绎不绝,十分热闹;半山芭为食街则聚集无数大排档美食与小吃,是吉隆坡其中一个主要的小吃聚集地,也是本地人晚上的主要觅食地之一。

受到冠病疫情的影响,阿罗街与半山芭为食街自今年3月起,人潮及生意锐减,尽管在复原期行管令期间,两地的生意都稍有起色,惟在雪隆区再度实施有条件行管令后,一切打回原状,让商贩十分无奈。

由于半山芭为食街入口处有许多商贩未营业,造成部分到访的民众误以为为食街没有营业,差点就此离开。
由于半山芭为食街入口处有许多商贩未营业,造成部分到访的民众误以为为食街没有营业,差点就此离开。

部分商店摊位没营业

《大都会》社区报记者在上周五晚上走访阿罗街及半山芭为食街时,发现上述两地在入夜后变得十分冷清,部分商店及摊位也没有营业。

尽管阿罗街的人潮稀少,但商贩依然把桌椅摆好,并安排多名员工站在路边招揽顾客,向每个路过的民众介绍该店的主要美食,希望吸引顾客上门用餐。

至于半山芭为食街的人潮更是稀少,只有零零落落的民众在现场堂食,还有大部分民众选择打包食物。

由于部分摊位没有营业,让为食街显得非常寂静,一些民众经过街头时,甚至以为为食街并未营业,差点因此离开。

员工站在路边积极招揽顾客,向每个路过的民众介绍该店的主要美食,希望能够吸引更多顾客上门用餐。
员工站在路边积极招揽顾客,向每个路过的民众介绍该店的主要美食,希望能够吸引更多顾客上门用餐。

阿罗街生意锐减90%
半山芭为食街失70%

受访商贩也表示,在有条件行管令期间,他们的生意十分惨淡,其中阿罗街的商贩生意锐减90%,而半山芭为食街的小贩生意也减少60至70%。

阿罗街的部分商店依然可见到外国顾客的踪影。
阿罗街的部分商店依然可见到外国顾客的踪影。

线上点餐尝阿罗街美食

阿罗街商贩透露,吉隆坡阿罗街小贩联商会在数月前推出线上点餐平台,只需透过Eatzeely手机应用程序或脸书专页就能在阿罗街点餐,然而或许是大部分民众都不知道此事,因此使用率极低,对商贩的帮助并不大。

半山芭为食街小贩则指出,由于雪隆区出现很多冠病确诊病例,加上民众也很担心长时间在外逗留,会不小心没做好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继而接到1000令吉罚单,因此许多民众选择暂时不再到访为食街,或尽快打包食物后离开。

当记者询及国家安全理事会允许有条件行管令地区的餐厅可营业至午夜12时一事,两地的商贩皆表示,这段期间的人潮在晚上9时后人潮开始散去,即便他们营业至午夜12时,生意也不会有所起色,因此政府的这项决定,对他们没有多大帮助。

*阿罗街*

许瑞贤(67岁,阿罗街“粗茶食馆”负责人)
许瑞贤(67岁,阿罗街“粗茶食馆”负责人)

许瑞贤:盼守到疫情好转

“我们主要的顾客群都是国内外游客。在有条件行管令期间,游客无法到访阿罗街,加上隆市的冠病确诊病例不断增加,让很多人都不敢到餐馆用餐,因此生意锐减90%,有时候一天都没有做到一单生意。

由于生意大受影响,我们把以往每日都需大量采购食材的做法改成每星期采购一次,也减少采购的食材分量,当中减少部分开销,希望能坚守到疫情好转。

至于价钱方面,即便我们赚得不多,我们也尽量给予顾客折扣,让顾客在这艰难的时期,能以较优惠的价格用餐。”

谢先生(44岁,民众)
谢先生(44岁,民众)

谢先生:只打包不敢逗留太久

“我已许久没来阿罗街用餐,这也是我在冠病疫情期间首次到访阿罗街和外带食物,不在外面逗留太久。

如今的阿罗街与以往最大的差别就是人潮锐减,几乎没什么人,至于价格方面则没有差异。

由于阿罗街的顾客群是以游客为主,因此我相信,只有在政府重新开放跨州及出入境后,让游客到吉隆坡旅游,这里的生意才会逐渐恢复。”

陈国港(31岁,阿罗街“黄亚华小食店”负责人)
陈国港(31岁,阿罗街“黄亚华小食店”负责人)

陈国港:顾客可致电下单

“我有参与吉隆坡阿罗街小贩联商会推出的线上点餐平台,但几乎没有顾客使用这个平台来点餐,相信是大部分顾客都不曾听闻这个平台。

至于其他外卖送餐平台,由于他们会收取20%的佣金,对我的生意很不划算,因此我并未加入外送平台的行列,但顾客依然可致电向我下订单,我再联系外送骑士把食物送到顾客手上,惟顾客需自行支付外送费用。

在复原期行管令期间,我的生意曾恢复了40%,惟雪隆区再度实行有条件行管令后,我的生意只剩下10%,几乎都是本地顾客,只有极少数外国顾客光顾。

同时,我的营业时间也从下午5时30分至凌晨4时,调整成下午3时30分至晚上12时。

由于我的顾客群都是夜猫子,因此营业时间延迟至午夜12时后,或多或少也有为我们增加一些顾客。”

*半山芭为食街*

陆瑞凤(40岁,半山芭为食街“金哥药材猪杂汤”老板)
陆瑞凤(40岁,半山芭为食街“金哥药材猪杂汤”老板)

陆瑞凤:生意跌剩30%

“再度实施有条件行管令后,我的生意与往日相比只剩下30%,而我的营业时间也调整成下午4时30分至晚上9时30分。

由于晚上9时后几乎没有民众再到访,我们也开始收档,因此不打算把营业时间延迟至午夜12时。

为了改善目前的生意,我尽量把我的电话号码给顾客,让他们可事先致电下订单,然后来到现场,即可立即付费带走食物;若他们不想亲自前来为食街打包或堂食,也可致电给我下订单,然后我再安排Grab外送骑士将食物送到顾客手上,而顾客需自行支付外送费用。

随着雪隆区近期的冠病确诊病例不断增加,很多顾客也因担心会不小心违反标准作业程序,被罚款1000令吉而不愿来为食街堂食或打包。”

刘永华(67岁,半山芭为食街“文头雪”老板)
刘永华(67岁,半山芭为食街“文头雪”老板)

刘永华:不延长营业时间

“在有条件行管令期间,我少了约60%的顾客,影响很大。

有条件行管令甫实行时,政府宣布所有食肆只可营业至晚上10时,而我向来都是傍晚6时开始营业至午夜,因此这项条规让我的营业时间缩短不少,我只好提早开档。

尽管政府近期宣布可将营业时间延迟至午夜12时,但我们都没有延长营业时间,因为这段期间的为食街人潮在晚上8时许后开始散去,因此政府的这项宣布对我们毫无用处。”

刘先生(27岁,民众)
刘先生(27岁,民众)

刘先生:太冷清以为没营业

“我虽居住在吉隆坡,但在芙蓉上班,这几天刚好休假返家,所以就过来半山芭为食街吃晚餐,回味一下。

我发现这里的人潮少了很多,刚抵达为食街外面时,由于太冷清,我还以为为食街的小贩都没有营业。

我认为,这种情况或会持续至有条件行管令结束后,才会恢复往日的人潮。”

半山芭为食街小贩贴心的在每一个桌面贴上较小的MySejahtera二维码,方便顾客立即扫码。
半山芭为食街小贩贴心的在每一个桌面贴上较小的MySejahtera二维码,方便顾客立即扫码。
作者 : 伍思薇;摄影:苏长国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30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