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01 21:30:00  2403064

黄泉安.疫苗接种、政治重置、经济援交

开门见山

英文媒体人把2020视为危险生活的一年,若套用于我国政经实况,可谓精准贴切。新冠疫情肆虐一整年,捣乱本国国家财务盘算,许多资源转去抗疫,国库虚空之下,朝野互扯后腿的政治博弈竟从未停息,内耗仍多过提升生产力。

眼看邻国新加坡预早进行疫苗第三阶段临床经验,得于2020年岁晚即能展开全国疫苗接种行动,相比之下,我们竟是本末倒置,咎由自取。

汇集凌乱无序的疫苗资讯,我们得知,全国70%人口接受疫苗接种的抗疫目标,可能会因疫苗降陆期押后至今年第2季才能执行,无端端增加庶民健康风险,阻挠生产线的顺畅操作,受苦受难的,尽是中小型商家和低收入子民。

政客尽可登高疾呼“政治重置”、“组织反对党大联盟”,焉何不预先检讨各自暗中夺权的数字游戏、玩残国会民主的意识?

际此新旧年交替,我想把格局放大放宽,先以东南亚地缘政局做言论框架,然后再以一面镜子照照自己。

一、拜登总统宣誓就职,中美竞争对立不会纾解,南海与湄公河流域续为中国虎眈的肥肉,东盟为求经济援交,只能忍辱偷生。

1月20日拜登总统上任,但从过渡团队陆续公布的各部门主管名单中,我们看到候任国家保安顾问及国务卿虽是外交老手,但两人皆对东南亚联系无甚实际经验;此外,国防部长人选对亚洲的实地体验,也只局限于中东事务的斡旋。

预料,拜登未来4年任期的主轴,是锁定疫后经济重振的目标,外交关系不会是他的重点。就算美国续与亚洲互动,主要邦交也只限于传统互惠国如日本、澳洲、韩国与印度。自小布什时代在美国眼里,东盟10国仅是鸡肋之国,加上2021东盟值年东道主是生平无大志的弹丸小国汶莱,拜登绝对不会纡尊降贵前来拜访。

此外,疫灾之后各国可能出现抢粮行动,引发东盟各国之间的经济对峙,但导火线也只局限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RCEP)及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CPTPP)两大经济互惠平台。两者是中美对立的代理战疆场,乱中有序序中有乱,不能有过多期望。

多年来,美国长期忽视东南亚滩头而让中国近水楼台先得月,在一带一路战略掩护下,早在南海和湄公河流域建立桥头堡,也在大陆棚东盟(Continental ASEAN)和其他盟国之间撕开新权势划分。

举个例,南中国海领海渔场、油井范围深受侵进的越南、马来西亚及菲律宾等国,都不敢对中国严词谴责,而其他仰赖中国财力的中南半岛盟国,在处理东盟峰会联合公报时,竟也甘心担任强国的自愿打手。

从这宏观地缘政治角度来看,2021大马不会从东盟双边经济合作上取得任何重大突破,反而会对来自中国的融资和贸易着想,保持一路的逆来顺受,有奶就是娘,大马应该不会例外。

二、东盟成员国政局紊乱,抗疫战绩先强后弱,短期局势愈加难料。

东盟10国虽然经济强弱悬殊,但各国历来拥有密切的双边贸易和物流转动,政经人文的任何变迁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连锁反应甚强。回顾2020年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泰国冠病数据高居不降,显然机制与资源运作上出现松缓和脱节现象,不能忽视。

去年7月,新加坡在疫情炙热期间举行大选,执政党使出浑身法力但也不能达臻预定胜选目标,其中一个令人讶异的讯息,竟是新加坡愈现繁华但仇外排外的心理也愈加炎盛。显然,数码时代的资讯贯通已缔造不同视野与憧憬的新选民,给我国带来几分教训。

回顾去年2月底,马来西亚希盟政府自作孽倒台引发国会悬峙,至今仍未定局;而邻国印尼与泰国也同样面对内部政治紊乱,如今更被疫灾拖累,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

至于越南与寮国奉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明年年初势将举行党选举,看似不会出现强烈动作;环视缅甸全国大选执政党全胜,政局暂时定格,而2022年菲律宾适逢总统大选,今年应是大选造势的局面,充满变数。

若把东盟内部政局的框架套用于我国政坛,所谓的政治重置,眼前即能从222国会数字游戏中,从后门或旁门解脱出来吗?

三、印尼宗教狂热势力渐起,会在大马会引发盲目效仿的连锁反应吗?我国能否推崇温和派之宗教为基的政党,起头促进各大宗教和谐,捍卫少数宗教的权益?

印尼是世界人口最多的伊斯兰国,总统佐科威晋入第2任期亦是跛脚鸭阶段的开始,早前两名部长因涉贪而被撤职,最近内阁改组,大刀阔斧把宗教事务部长法克鲁拉兹(退休将军)一起革除,再委任印尼最大穆斯林组织伊斯兰教士联合会青年组(GP Ansor)主席取而代之。

法克鲁拉兹担任部长时,曾试图抑制宗教狂热分子的崛起,禁止伊斯兰服装的盛行,腰斩冠病大流行期间朝圣麦加香客的行程,同时利用军方来促进各宗教联谊,所有举动被当地穆斯林所诟病。如今,印尼宗教狂热主义纷起,大庭广众之下发表狂热宗教意识,又是一枚宗教冲突的计时弹。

可幸,伊斯兰教士联合会(Nahdlatul Ulama)及穆哈玛迪亚(Muhamadiyah)两大伊斯兰团体势力复又壮大,能从旁协助政府平衡宗教狂热势力。例如伊斯兰教士联合会属下青年会曾公开崇仰印尼建国原则Pancasila,协助政府压制宗教狂热活动,检视教科书暗中宣扬宗教暴力的内容,也曾在宗教流血事件中捍卫兽困基督教堂里的信徒。

印尼观察员把佐科威招请温和派伊斯兰领袖入阁的做法视为回归传统的内阁安排。我很希望,来年中我国政坛,不会因伊斯兰党游走国阵、国盟之间而左右逢源,带动不良于宗教和谐的潜意识。

疫情窘境口头禅是“路不转,人转”。2021,希望别像去年那样,一直被人被事搞得团团转。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0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