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1-01-18 18:24:00 

从美国梦到美国恶梦 特朗普20日下台留烂摊子

天下事
【加入星洲人】即刻免费注册成为星洲会员,享有独有资讯、各种优惠及好康!
宾夕法尼亚州哈利斯堡市外有民众抗议,但执法人员数量远多于抗议者,因为鲜有特朗普支持者露面。图为一名抗议总统的示威者拉下特朗普人形纸板。(法新社照片)
宾夕法尼亚州哈利斯堡市外有民众抗议,但执法人员数量远多于抗议者,因为鲜有特朗普支持者露面。图为一名抗议总统的示威者拉下特朗普人形纸板。(法新社照片)

(华盛顿18日法新电)美国总统特朗普20日下台,4年前特朗普发表的就职演说作出了令人吃惊的承诺,称他将结束“美国浩劫”(American carnage)。经常自夸自己是“天才”的特朗普,真的做到其他总统所无法做到的事,但他没有终结“美国浩劫”,反而留下烂摊子。

周三上午,从“海军陆战队一号”上,74岁的特朗普看到的景像将是,在其支持者本月6日暴力冲击国会大厦后,首都华盛顿在已变身为一个武装营地,市内各处有荷枪实弹的国民警卫队人员防守。现在部署在华盛顿的军人数量比在阿富汗的驻军更多,美国人捍卫美国人免受其他美国人的侵害。

当他凝视国会大厦巨大的白色圆顶时,特朗普可能会沉思,想起当他于2017年上台时,共和党人10年来首次控制了参众两院的荣景,那时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然而,在周三早上,特朗普将惘然地离开华府。

特朗普是一届总统,此外,他还是史上被弹劾两次的总统,现在是民主党而不是共和党将控制白宫、国会参众两院,共和党在佐治亚州失去两个被视为安全的参议院议席,部分原因出于特朗普的作用。

这位世界上最自信心爆棚的人最终遇到他了他无法控制的对手──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掀起了失业潮、企业倒闭,以及要大量纳税人的钱以保持经济的持续发展。一年前开始在全球肆虐的冠病病毒,是一场晴天霹雳的灾难,许多富裕国家也苦战或无法控制疫情。

拜登老派方式安抚人心


随着疫情的加剧,拜登的老派方式,他安抚人心的中间派信息开始看起来像是真实的选项。

甚至连特朗普攻击拜登是一位躲在特拉华州地下室没有活力的领导人也引来反弹,拜登仅是提醒美国人,他与他们其他人一样进行隔离──一个将“治愈”国家负责任的领导人。

特朗普嘲笑戴口罩的人,拜登则戴上口罩。去年10月,特朗普因感染冠病入院治疗。

随著运势下行,特朗普抛出了一个惊人的B计划:如果输掉11月3日的选举,他不会承认败选,主张选举被操纵。这计划是如此不像话,以至许多人认为特朗普不是认真的,他只是在开玩笑或夸大其词。

但是几个月来,特朗普为他将用来合理化其对民主这一前所未有的挑战的阴谋论打下基础,他指民主党人正准备搞欺诈,而因应疫情增加使用邮寄选票就是主要工具。

当投票结果陆续揭晓,特朗普发难。他选后在白宫发表全国谈话说:“如果你们计算合法选票,我轻松赢下。如果你们计算不合法选票,他们(民主党)可能会试图窃取我们的选举。”

鼓动追随者践踏民主体制


接下来的两个月,特朗普的律师团队在全美多地对选举结果发起司法挑战,指控出现假选票、投票机被操纵等。另一边厢,特朗普则使用了他相当大的力量,庞大的推特受众、霍士新闻、白宫和“空军一号”一再而再地重复了律师的主张,激起其追随者的怒气。

当全部法院皆指他的诉讼毫无根据而驳回时,特朗普转向最高法院。在那里他还是碰壁了。本月6日,在特朗普的鼓动下,特粉冲入象征民主的国会的画面震惊美国人,民主体制惨被践踏,成了一些美国人的恶梦。

许多人都喜欢称呼这位纽约地产商、曾担任节目《飞黄腾达》主持人的特朗普为真人秀总统,他并不认为这是一种侮辱。特朗普最大的力量来源,始终是他的支持者。他依然有数以百万计的追随者,他无疑地仍有号召力。

不过就目前而言,与其他失业演员一样,特朗普只是要等待下一个角色。

特朗普由一个由商人“转行”的总统,在他就任期间,究竟留下了哪些“政治遗产”?

特朗普让更多民众“怀疑”政府机构


《新京报》报道,据美联社报道,特朗普为美国留下“最持久的政治遗产”可能是利用总统职位改变了民众对政府机构的看法。在特朗普的“攻击目标”中,包括就“通俄门”进行调查的美国联邦调查局、“忠诚度不足”的最高法院以及“不听话”的五角大楼等。

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特朗普曾多次被指与俄罗斯勾结。2017年5月,“通俄门”调查正式开启,特朗普随后便解雇了时任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

此外,在就任美国总统期间,特朗普累计任命了3名最高法院大法官以及220名联邦法院法官,这给美国司法机构带来了“倾向保守主义”的影响。

除了“攻击”政府机构外,特朗普还不断抨击美国选举系统存在“欺诈”,并多次发出邮寄选票或将导致大选结果被民主党人窃取的误导性信息。

专注于研究美国总统的肯塔基大学历史学家沃特曼说:“通常情况下,败选总统愿意和平交接权力,因为他们选择接受美国人民的投票结果。然而,在特朗普的这些行为中,我们只看到了对民主的攻击。”

研究美国总统的历史学家一致认为,特朗普已经改变了“总统”这一职位的意义,并让更多的民众“怀疑”政府机构。

共和党将继续以“身份政治”吸引选民


据《波士顿环球报》报道,特朗普对白人群体有着“深深的吸引力”,因为他能够理解白人“心中的怨恨和受害者情结”,这类群体并不在乎特朗普的野心或者谎言。与此同时,他们希望出现这样一个人,能够将白人至上主义在美国发挥到极致。特朗普满足了他们的“幻想”。

据《卫报》报道,特朗普暗中纵容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极右翼团体发起暴力行为的这种模式,“无缝链接”到2020年总统大选。

在2020年9月举办的总统候选人首场辩论中,主持人华莱士曾反复要求特朗普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极右翼团体的暴力行为,但特朗普拒绝这样做,还“回避了主持人的问题”。

根据早期投票数据预测,在2020年大选中,特朗普仍然“拿下”了白人群体,大约57%的白人将选票投给特朗普,他也由此稳固了自己的“基本盘”。

分析人士指出,即使特朗普败选,关于身份政治的讨论也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继续影响共和党。

美国无法回到2016年之前的外交格局

据美国《外交政策》报道,在2016年的竞选纲领中,特朗普认为世界其他国家“正在占美国的便宜”,他宣称自己将把“美国优先”放在首位,并把自己描绘成一个“谈判大师”,承诺为美国达成完美的外交协议,迎来一个“繁荣时代”。

但回首过去的4年,特朗普的承诺仅仅提供了一个“诱人的愿景”。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与诸多盟友的关系变得糟糕,在国际社会上的影响力也逐步下降。

2020年,全球暴发冠病疫情,在此背景下,特朗普宣布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给全球共同抗击疫情带来了消极影响。除此之外,特朗普还领导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为全球治理气候变化问题带来阻碍。

据《国际政策文摘》报道,从整体上来看,特朗普外交政策的核心特点是“系统性的不协调”,他的态度经常与政府内部一些外交政策研究机构截然相反,这令人们感到“困惑”。

随着拜登政府正式就职,美国或许将转变外交政策。但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留下的“外交遗产”,将导致美国无法回到2016年之前的外交格局。

政党严重撕裂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秘书长刁大明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4年,我们能够看到美国内外交困,此次国会大厦暴乱其实是系统性问题的结果,它只是美国社会的一个“缩影”。

刁大明表示,目前,美国政党之间严重撕裂。在美国历史上,国会大厦暴乱算得上“耻辱的一页”,但仍然有45%的共和党选民认为发生暴乱是“合理”的,这导致两党之间的分歧难以弥合。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1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