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08 10:44:18  2455918

李志强 政治寿命

观点


根据统计,大马人民的平均寿命为76.22岁,而全世界最高人均寿命的国家竟然是戈斯多利卡,即80.56岁。

生命的长短取决于许多因素,其中包括:基因、饮食、生活习惯、环境卫生、意外天灾等。

鉴于民智、教育与医疗水平日益获得提升,大马人民的平均寿命相信会继续增长。估计20年后,到处都可见到80岁以上的老人在运动、打太极、跳广场舞、逛街甚至上班!

至于政党与政客们的政治寿命又如何?迄今还没人或机构正式做出调查与报告。

自独立以来,组成 “联盟”(帆船)的巫统、马华与国大党以及后来的“国阵”(天平)各成员党总共执政了61年,是全球政治寿命最长久的政党之一。

纵观今天的巫统派系林立,还背着“法庭感染群” 的重担,与伊斯兰党及土团党又越走越远,似乎不易重拾往日辉煌。巫统最近也宣布将与土团断交,这三个马来政党之间的尔虞我诈、同床异梦肯定会彼此削弱对方的基本盘。

国阵成员党的马华与国大党前途无亮,但可以安享“晚年” 。所以说,国阵自从两年前败阵后已经失去重心,唯恐会阳寿已尽、无疾而终。

希盟各党成功于2018年推翻国阵,且平和的改朝换代,从此结束了国阵的政治权威与霸凌,尤其是巫统的一党独大气焰。

无奈希盟的政治光环就只靓丽了短短的2年不足就夭折,这得怪老马玩得过火,自信过高,摧毁了希盟前途,断送了自己的“相命”,也间接制造了所谓的丁丁牌“后门政府”。

很多人没有注意到,伊斯兰党其实也具有像联盟3党的悠久斗争历史,更曾经放下尊严与立场加入国阵,后来还曾经联手行动党、巴结公正党,不久前又与巫统旧情重燃,却很快就与土党眉来眼去,甚至公开表态支持以延长它的政治寿命。

难怪姑里公开形容这种朝三暮四、反反复复的政党为政治妓女。偏偏现今局势微妙,政治妓女不仅左右逢源,还能延年益寿。郑丁贤也形容这种整个党集体勾结宿敌新欢、朝秦暮楚,全党变质、变形及变节为“政治青蛙批发党”。

至于“丁丁牌后门政府”虽然执政又称相一年了,却因人丁单薄、人才匮乏,仅靠“ 收买”与“威逼”敌对党的议员以期暂时稳住局面,政治观察家相信土团党寿命不会太长。

行动党虽贵为国内最大也最长寿的政党之一,这些日子来的表现却对政策畏畏缩缩、对华社态度傲慢 (阿兹敏说的),相信下个大选不会再出现42罗汉的阵容,林氏父子近来更有点意兴阑珊了。

公正党20多年前的成立可以说完全是为了一个人,这个党有机会共同执政已属侥幸。然而,自希盟政府倒台后,安华本身主演的 “狼来了” 连续剧并不叫座,严重的拉低了该党的公信力加“折寿”。

其他的一些蚊子党作为不大,政治寿命通常不会太长,更甭说要叱咤风云。

看来第15届大选无论在何时举行,都没有一个政党有把握超群出众、独领风骚,各政党政治寿命的长短还得看大选结果——即取决于你我手中的一票。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08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