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1-04-11 09:11:05 

女佣拍Tik Tok 老幼雇主被“晾”一旁

国际
【加入星洲人】即刻免费注册成为星洲会员,享有独有资讯、各种优惠及好康!
图:联合早报
图:联合早报


(新加坡11讯)武吉巴督出现一群年轻女佣,天天在组屋楼下相聚跳舞,有时还拍Tik Tok短视频,却把行动不便的老雇主“晾在”一旁,还让小雇主“自由活动”完全不照顾,老雇主尿急要上厕所也不准。

《联合晚报》读者拨通热线爆料,指一群为数约5人的女佣,每逢周一至周五早上,就集体推着坐轮椅的老雇主或年幼的小雇主,到武吉巴督25街第289C组屋楼下的游乐场聚会。这群女佣碰头后,就忙着自己享乐,完全把原来需要她们照看的老人小孩丢在一旁。

读者说:“老人的身子弱,使用运动器材没人看着,万一受伤就糟糕了,小孩到处乱跑也容易跌伤。”

根据读者提供的照片,可见四名女佣摘下口罩,全神贯注在跳舞,另有一人在旁边拍摄,一名年迈的阿公坐在轮椅上,另一人则以拐杖代步,各自坐在运动区内。

坐在轮椅上的阿公低着头,一副昏昏沉沉的样子;拐杖阿公则默默地坐在运动器材上,时而运动手脚,一样没有人照看。

照片中还有一名身穿蓝色睡衣的男童独自攀爬游乐设施,女佣也没有注意他。

记者走访现场时虽然没有看到女佣群聚,但附近居民都异口同声表示确有其事,而且除了早上时段,她们在傍晚五六时也群聚。

一名女居民说,她的女佣傍晚5时晒衣时发现,四五名女佣在游乐场跳舞,录制Tik Tok视频,待了超过45分钟。

居民林先生(45岁,工程师)则说,他傍晚下楼运动,曾看到一名阿公嚷嚷要上厕所,但是女佣叫他忍一忍回家才上楼,最后阿公忍不住了,女佣才不甘愿地带他回家。

女佣承认有错

记者辗转找到轮椅叔的女佣,她称自己趁送老雇主去疗养院和接他回来时,才和其他女佣聚集。她坦言自己有错,表示以后会注意自身行为。

西蒂(Siti Nur,25岁)表示,自己每天早上和傍晚时分会负责接送阿公来回疗养院,接送前后在楼下停留的这段时间,她便会与附近其他几名女佣一起跳舞锻炼。

“有时候阿公他刚从疗养院回来,希望在楼下多呆一会,我才趁这个时间锻炼身体。”

她也坦言,自己有时候会因为跳舞跳得太起劲,而忘记要看顾一旁的阿公,下来她会注意的。

雇主决定换女佣

雇主得知女佣疏于照顾八旬父亲后,已决定找新女佣替换她。

其中一名雇主董先生从《联合晚报》记者口中得知此事,当下又惊又怒。

董先生表示,从未从邻居向他提起过,“虽然我偶尔也有注意到她有疏忽,还再三提醒她一定要看紧父亲,却没想到她这样辜负我们的信任。”

董先生坦言,西蒂已经在他家做工两年了,个性确实贪玩需要常常提醒,因此他们已经与中介公司沟通,希望不久后找到新的女佣来替换她。

他也说,这样的问题值得更多雇主与女佣中介关注,尤其是看护这些有失智症的老人家,一定要有责任心,略有不慎,可能会发生意外。

街坊敢怒不敢言

游乐场沦为女佣的聚集地超过一年,街坊却敢怒而不敢言。

居民林先生说,他有好几次想上前质问女佣,但却没有勇气这么做,“我也想把此事告诉轮椅叔的家人,但却不知道轮椅叔和女佣住哪里。”

住在第289C组屋的居民泰庆(17岁,学生)也表示,女佣除了跳舞,还大声聊天发出噪音。

“她们晚上8点左右也会来游乐场大声聊天,或打包饭菜在这里大快朵颐,有时甚至把饭盒遗留在那里,非常不卫生。”

另一名家里聘有女佣的女雇主说:“据我所知,这些女佣多数来自印尼,我不认同她们的行为,所以交代自己的女佣不要和她们有接触。”


文章来源 : 联合早报 2021-04-1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