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24 06:00:00  2464427

​【风乡墨苑】资之深,则取之左右逢源--许兼逢(上篇)

沙巴特写


笔者薛君毅(左)与许兼逢合影。
笔者薛君毅(左)与许兼逢合影。


文/薛君毅

兼蓄北碑南帖法 逢源左右卓然成

言讷行敏挥而就 无量前程大道迎

孔子说“君子敏于行而讷于言”。这句话是说君子可以嘴上显得很木讷,但行动一定要快。我想,透过孔子的这句话可以知道他老人家要说什么,敏于行的前提是思维要快,头脑要灵活,但是要少说。

我想,书家写字的过程正好体现这句话的意义。一般书家写书法的时候是很少说话的,没有说要写什么样的字,也没有说想要写出什么样的成果。他们总在下笔的时候聚精会神,气定神閒,弹指之间,一挥而就,写出了一副好的作品。

欣赏许兼逢挥毫,便有这种“敏于行而讷于言”体会。他的字给人一种沉稳、凝重与内敛的感受,可谓字如其人也。

许兼逢,1976年生,与我年龄相仿,亦与我一同师从陈湘荣老师门下,然而其成就则远远超越于我,让我有望尘莫及之叹。

第一次结识许兼逢,那是将近三十年前的事。当时我俩在全州华文书法比赛的颁奖典礼碰面,握手论交。当年刚刚中学毕业的他,即以一手浑厚的颜体楷书获得沙巴华文书法比赛公开组自由形式及对联的双料特优大奖,把写了几十年字的书坛老将比下去,一度引起州内书法界人士的关注,传为佳话。

而后总是不时在陈老师口中得知许兼逢的消息,他以扎实的楷书功底入展国际书法展、他从颜体转攻行草书发展、他一门深入有神笔之称的王铎书法等等,可见许兼逢在陈湘荣老师心目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二十多年来,眼看许多当年与自己一起在全州书法比赛中切磋书艺的书友们一一放下笔墨,许兼逢则是临池不辍,坚持不懈。白天,他忙于家族生意的料理和经营,回家后还要兼顾孩子们的学习和起居,但凡只要有一丁点儿的閒暇时光,他总会把书法安排在他首要的消遣项目。他研读书论,遍临诸帖,数十年如一日,总在别人不经意之下默默成长,卓然成家。

秉持着转益多师的理念,许兼逢所涉猎的书体,可以说是不拘一家,不拘一格。不管南帖北碑、古往今来,只要是奉为经典的,都是他学习的对象。这些年来,他隶书先后学曹全、石门、张迁、西峡、祀三公山、华山、史晨、熹平石经、乙瑛、衡方等诸汉隶及近代刘炳森、康殷。楷书遍临颜柳赵虞诸碑帖、王羲之、钟繇、张猛龙、郑道昭及诸魏碑、钱南园、贾景德、华世奎。行草书师法二王父子、张旭、颜真卿、苏黄米蔡、王铎、何绍基、于右任、黄宾虹、赵之谦等。篆书则取法石鼓文、杨沂孙、徐三庚、吴熙载、吴大徵、吴昌硕赵之谦等等。

许兼逢涉猎之广,练笔之勤,二十多年来从未间断,难怪他能做到下笔凝重,笔力遒劲,力道十足,每个字都很自然地融于一体。“资之深,则取之左右逢其原”,这句话形容许兼逢的书法成就最贴切不过了!


许兼逢行草书: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许兼逢行草书: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许兼逢草书中堂: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皆寂,惟闻钟磬音。
许兼逢草书中堂: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皆寂,惟闻钟磬音。



许兼逢书杜甫诗:满月飞明镜,归心折大刀。转蓬行地远,攀桂仰天高。水路疑霜雪,林栖见羽毛。此时瞻白兔,直欲数秋毫。
许兼逢书杜甫诗:满月飞明镜,归心折大刀。转蓬行地远,攀桂仰天高。水路疑霜雪,林栖见羽毛。此时瞻白兔,直欲数秋毫。



许兼逢草书:何处秋风至?萧萧送雁群。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许兼逢草书:何处秋风至?萧萧送雁群。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24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