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23 00:00:00  2464548

郭丽云 - 水仙花开

清风拂吹

《水仙》(The Daffodils,1804)一诗是十九世纪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奠基者威廉·华兹华斯的著名诗作,也译为“咏水仙”、“黄水仙”或“我独自漫游,犹如一朵云”。水仙花品种多,在英国,影响诗人画家甚深的是野生水仙花,花语为“敬意”。

前几年,我在学校与同事们办了一系列的艺文活动,其中一项跨学科合作的就是“英译马华诗歌比赛”。一起合作的英文组主任是一位资深的杏坛前辈,他教会我很多东西,也帮过我很多事情。那时候,他说他最喜欢的英文诗是“Daffodils”,他曾在大学时期朗诵此诗获奖,也教学生朗诵,他问我有没有中译版,那么巧高一的华文课文就有。

课文题目取诗中首句为题:“我独自漫游,犹如一朵云”。这首诗,一开始诗人就以一个漫游者的形象出现。漫游,即随意游荡。西方文学里的漫游,恰似东方诗词世界里,屈原李白的浪漫主义,诗人们与世俗人追求的目标相异,边四处流浪飘荡,边期待心中理想境界的显现。作者发现水仙的地方,“在湖边”、“在树阴下”,水仙花“金黄”、“闪烁”、“密密麻麻”、“连成一大片”。这一片花海,虽没能当下让诗人悟出任何的价值和意义,却难掩他的喜悦之情,也在他心中埋下了伏笔。

威廉·华兹华斯被称谓“浪漫主义诗人”,“湖畔派”诗人,伟大的“自然诗人”,“诗的风景画家”,甚至后来还被宫廷授予“桂冠诗人”的美称,虽有那么多的称誉,但诗人的内心却是寂寞的,受伤的。他在赏水仙的两年后,陷入精神恍惚的沉思时,脑海里就不时会浮现当年那遍野花开的水仙。他自己也没想到,两年前的那一片花海给他的精神与心灵带来了希望和慰藉,于是才提笔写下了《水仙》一诗。

大自然,滋养了威廉·华兹华斯,成为他主要的灵感源泉,物我交感,情景交融间息息相关的契机,都转化成诗人笔下的文句。自然美景的确可以给人以力量和愉悦的治疗,使心灵净化和升华。后来某次我在面对心情低落的时刻,那个前辈就提醒我再去读一读《水仙》。

课文收录的这首翻译诗有三个学习目标,首要感受水仙优美的形象,及其给诗人带来的感情变化。其次为了解大自然美好风光对诗人孤独心灵的慰藉。最后则是体会诗中所蕴含的诗人追求理想世界的执着精神。我想,教学相长即是如此,表面上的教育,其实也是让授者又重新检视一遍自己的心路历程。就像育儿,让我又重新过了一次童年般,在与孩子的相处当中,很多长大后还深藏的小时候阴影与心结,竟可逐一慢慢解开。

假设我能够给孩子们足够的爱与关怀,相信那就像水仙花之于威廉·华兹华斯一样,让他们在未来能走过低潮,能感受生命的美好。我们心里何尝没有金灿灿的水仙隐映?能够在身处逆境时把欢快的意境翻开,孤独的心灵就有了爱。

我想借水仙花“敬意”的花语,献给让我重读《水仙》的长辈,感谢他的鼓励,也成了我心中水仙花开的慰藉。

作者 : 郭丽云(教育工作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2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