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

2021-05-09 17:05:58  2474244
冠病偷走了我的高中生涯
Oh! 中学

文:曾千恒(吉隆坡坤成中学)

2020年除夕夜,屋外的爆竹声此起彼落,传自厨房的阵阵香味刺激我的食欲。大家都在忙着打麻将和煮饭,

无所事事之下我和弟弟紧盯电视机。“肺炎疫情恶化,武汉确诊病例暴增!”字幕配上武汉封城的画面,触目惊心。天真的我告诉弟弟这波疫情只是地方性流行病,绝不会演变成波及全球的大流行。

2021 年除夕夜,我们无法返乡,无奈之下只好就地过年。去年的过节气氛至今记忆犹新,然而我被迫在无情的大都市度过新年。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没有回乡过年,也希望是最后一次。一年来,冠病夺走无数性命,砸了许多人的饭碗,还悄悄地偷走了稍纵即逝的时间。

我们把实体课、课后活动、运动会、朋友聚会、演唱会、球赛看成理所当然的事。翻回以前的照片,不用保持社交距离和佩戴口罩的生活简直难以置信。我怀念与好友在茶室“吹水”、与球迷在Bukit Jalil 看球、与同学在班上上课、与邻居在公园踢球、与同座偷偷聊天、与朋友到处逛街的时光。

随着第四波疫情席卷大马,东西马的中小学确诊病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师生再次面对封校,教学活动转成线上进行。网课虽然带来便利,但是屏幕间的隔阂让网课变得枯燥乏味。同学容易分心,老师要对着头像讲话,谁也不想在冷漠的网络空间待多一秒。我和许多同学一样,失去了学习的动力,不再渴望吸取课本的知识,得过且过的心态早已扎根。

活泼的朋友开始emo、积极的同学全程封麦。我们起床、上网课、做功课、玩电脑游戏、睡觉,日复一日,直到发霉。长辈告诉我们高中是一生中最好的时光,然而冠病无情地偷走许许多多未完成的计划。

疫情好转、回校上课数周、校内外爆发感染群、恢复网课,这永无止境的循环已持续一年。我国疫情失控不该只归咎于防疫疲劳,政府颠三倒四的防疫措施也是同谋,导致人们看不见隧道尽头的曙光。教育部四月二十六日才正式发布关闭学校的标准作业程序,在这之前已累计九十九个教育感染群,其中二千二百四十七人染疫。虽然教长出来反驳仅占4.8% 的确诊病例源自教育机构,但是第四波疫情肆虐已久,现在才来公布未免为时已晚。之前反复提及的“教育部会与卫生局沟通”难道只是空谈?又或者教长听信卫生部长阿汉峇峇的话,第四波根本不存在?

最近听歌时无意间点到尤雅的〈往事只能回味〉。如今被困在家里的我也只能自叹倒霉,与尤雅一同唱“时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噢!中学》专栏公开给各校的中学生投稿。写与中学生有关的时事评论,比如针对考试制度、教育制度、校园霸凌、家庭生活等,说说你对这些课题的看法。字数约600 字。有稿费。投稿电邮:[email protected]。(投稿者记得要注明文章的标题、中英文姓名、I.C. 号码、地址、电话号码、电邮、银行户口和所属银行。)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5-0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