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6-09 21:00:00  2491746

张庆禄.对山哥的赞扬和批评

风雨看潮生

我国抗疫行情,开高走低,落得今日凄惨局面,谁该负责?有者说,政府必须承担责任,有人把矛头指向卫生部长阿汉峇峇,这两种说法都没有引起太大争议。毕竟事实俱在,我国在抗疫战中节节败退,从抗疫模范生沦为后段班,掌权的政府与掌管卫生事务的阿汉峇峇难辞其咎!即使号称辩才无双的孔明,恐怕也难以鼓其三寸不烂之舌为政府与卫长卸责脱身。

不过,卫生总监诺希山该承担什么责任,则有不同声音,本文试探讨当中的思想脉络。不针对任何人,亦不下定论,只为促进思考,建立连贯的逻辑。

指山哥不能完全撇清关系的一方,认为他身居高职,就得承担相应的责任;另一方则表明,山哥只是公务员,听命于部长与政府,抗疫失败非其之罪。

这里有几个问题:

统领部门的高级公务员是否没有行动自由与自主意识,只是整个机制中服从命令的“螺丝”?他们到底有多大的自主权?他们的态度、行为对整个单位的表现有大多影响?他们是否可以在“积极迎合上头意愿,为其辩护”与“据理力争,消极配合”之间作出选择?

若整个社会一致认定他们确实别无选择,只能依命行事,那么他们就不该承担责任。依此思路,各部门的总监、领导人在单位绩效方面不须承担什么责任,因为部长与政府才是“话事人”。

另外,当人们指山哥完全不需对抗疫失败承担责任,那就会出现一个矛盾:何以在抗疫初期,许多人都把功劳归于山哥?

我国初期抗疫成果佳,山哥收获许多掌声与粉丝,受各方的认同与表扬。根据一般的逻辑,既然我们认为前半段抗疫有成,是因为山哥,那后半部疫情失控,又怎么与山哥完全无关呢?

若说山哥受制于政府,作不了主,那么抗疫初期,掌权的也是同一个卫长、同一个政府,山哥也同样受制于他们。难道初期抗疫策略的最终拍板人不是卫长与政府吗?(依照山哥受制约的观点)

当我们认定抗疫失败是因为政府的决策,山哥控制不了,那么在早期抗疫成功的时候,这份功劳就不能算到山哥头上,因为“他控制不了”。我并没有评论“山哥无法作主”这一论点的真伪,而是要指出,这个论点与我们赞扬山哥的立场,是互相矛盾的。一个人既然不该为他无法控制的事承担责任,同样的,他就不该因此而受到赞扬。

无可否认,山哥鞠躬尽瘁,深得民心,然而这是否意味无论疫情如何恶化,山哥都不必承担丁点责任,不该受到任何批评呢?如前所言,我无意下定论,如果各方经过客观思考与理性讨论后,发现真该如此,那就是呗。事实上,本文焦点并非山哥,而是我们的思维模式与底层逻辑。

通过理性讨论,我们可以似剥洋葱般一层一层检视自己的观念与思维,可能你是对的,也许我是错的,没关系,只要敞开胸怀,理性对话,即可逐步把事物看得更清晰透彻。

当然,必须说明,我是挺山哥的,至于挺一个人是否就意味不能批评他,那又是另一个课题了……

作者 : 张庆禄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6-0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