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6-18 00:00:00  2496270

郭丽云 - 背影情结

清风拂吹

早在我还应该读着儿童故事书的年纪,我姐递来了一本《名家散文百篇》。那时候,我一直不明白五四时期的那些散文到底有多好?我只能说,那时候,不懂事。

“隽永”两字需要时间淬炼,好文章历久不衰,细水长流。那本书里的首篇是朱自清的<背影>。厚厚的一本书,我每次翻阅,总又从第一篇开始,<背影>读了好多遍。一直到后来,老师告诉我,读<背影>不要只看笔下的书写,要体会文字以外的故事和作者的心情,让我去了解朱自清与其父亲的父子关系。

朱自清父亲朱鸿钧在开始实行一夫一妻制的民国时期娶了小妾,于理不合,加上纳妾没有知会老家的潘姓姨太太,结果这事被姨太太一闹就闹大至新闻版面上。此外父亲还因挪用公款一事而被革职查办。这桩桩家丑,活活气死了朱自清的祖母。朱自清与祖母感情甚笃,故对父亲的怨恨才会愈深。

父子俩的嫌隙越来越大,还有另外几个原因,其一为父亲对朱自清妻子武仲谦的苛责严待,让开朗爱笑的妻子逐渐失去笑容,抑郁成疾。再有父亲对朱自清财务的控制,甚至把朱自清的所有薪金都揽为己有。两人的关系僵持了几年,终于1923年正式决裂。

两年后,父亲想念儿子,给朱自清去了封信,信上写道:“我身体平安,惟膀子疼痛厉害,举箸提笔,诸多不便,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朱自清读罢感慨万千,书言:“我读到此处,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

就是父亲的这封来信,让朱自清于1925年,把八年前回乡奔丧,父亲给他买橘子,步履蹒跚的温馨背影等等的那个回忆书写下来,字里行间只有怀念再无一字怨恨。<背影>开头就是这么写的:“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 文中可以看出朱自清避重就轻,曾经的不满尽消除,寥寥几笔即把彼此的矛盾,丝丝缠绕的纠葛都化解成缕缕思念。

朱自清以《背影》为题,出版第一本散文集寄予家乡时,老父戴上老花眼镜一字一句读着,内心有莫大的欣慰。<背影>一文后来成为散文名篇是意外,朱自清和老父亲都知道,那原本是一则原谅与包容的回应。朱自清已然忘却父亲的不是,挂念的是老人家的身子,还有父亲从小如何栽培自己的恩情与经历。他把该记下的记下,该忘的,从记忆中抹除。在生死无常面前,仿佛许多的怨恨就不再是一回事了。

<背影>一文,不管是朴实无华的文字书写,还是文字以外的真情实感,都让人动容,近百年不减,温情依旧。

父亲节将至,但愿天下父子不会有徒留“背影”以供思念的遗憾。

作者 : 郭丽云(教育工作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6-1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