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6-21 18:30:55  2498478

需求有增无减 蛋价微涨 不影响销量

时事焦点

农场业者采取淘汰老母鸡的方式减低亏损的风险,因而市场上大粒鸡蛋供应比小粒鸡蛋少。
农场业者采取淘汰老母鸡的方式减低亏损的风险,因而市场上大粒鸡蛋供应比小粒鸡蛋少。

报道:陈世传、林綵潔

摄影:郑霹麟

(实兆远21日讯)虽然全面封锁下不能堂食,但属于“平民食物”的鸡蛋需求量不减反增,以致鸡蛋的市价出现调涨,但未影响销量及市场的供应。

据《大霹雳》社区报从鸡蛋生产商处了解,市场的鸡蛋供应量并没有缺货,而且近3个星期的鸡蛋价起落也属于市场的正常现象,并不是因为供不应求造成。

至于受访的零售商则表示,鸡蛋属于平价的营养食品,无论是穷人或富人都不会因为鸡蛋价格的涨价而减少购买,相反在过去年余因受疫情影响,以致许多家庭在开销上都变得比较节约,因此属于有营养又便宜的鸡蛋,更是受到了家庭户的热捧,需求量一直都是有增无减。

罗先生:自全面封鍞开始,他的杂货店,每天需有4家鸡蛋商供应,才够应付需求。
罗先生:自全面封鍞开始,他的杂货店,每天需有4家鸡蛋商供应,才够应付需求。

罗先生:4鸡蛋商取货应付需求

来自爱大华的罗兄弟杂货店东主罗先生说,自6月1日开始,每天都会有4家鸡蛋商送货到他的杂货店,不然的话就会出现缺货现象。

“我的客户除了家庭客外,有很多是来自马来甘榜的杂货店,全面封锁后,这些主要来自中霹雳地区马来甘榜的杂货店顾客对鸡蛋的需求猛增,以致我要同一时间向4家鸡蛋商取货,才足够应付需求。”

他说,这些马来客户说增加购买鸡蛋是因为政府出资购买食物派发给甘榜的贫困家庭,价格便宜的鸡蛋成首选;还有就是许多家庭经济受疫情影响,为了节约就更常选购鸡蛋。

他说,因为价格比较便宜的原故,他的店里只售卖B跟C蛋,而这种蛋价从6月1日起都有稍涨,惟今天最新的鸡蛋价又下跌一点,如B蛋已从昨天每粒37仙,下调至今日的35仙。

他表示,鸡蛋是最便宜的食物,任何人都消费得起,而且价格的起落,每托(30粒)的差价最多也只是1令吉多,因此鸡蛋销量是不会受价格起落影响的。

潘作钦
潘作钦

潘作钦:涨价正常现象

在全霹雳拥有多家门市商店的PCK冷冻食品有限公司董事经理潘作钦表示,自6月1日起落实全面封锁,他公司所有分行的鸡蛋销量都有增加。

“餐馆业因不能堂食,对鸡蛋的需求确实下降了,但数量更多的家庭户,因许多人需居家工作或没有工作,结果在更多时间待在家以及有更多时间煮食的情况下,鸡蛋的需求比平时增加了许多。”

他说,该公司所有分行几乎每天都要安排给鸡蛋补货,以确保不会出现短缺情况。

他指出,鸡蛋没有缺货,涨价应属于市场机制的正常现象,如市场需求增加时蛋价自然会调升一些,只有在市场出现严重缺短时蛋价才会飙涨,但这种情况很少会出现。

“商家售卖鸡蛋的盈利非常少,如每出售一托的鸡蛋,来价与售价的差价不到1令吉,在扣除营运的成本后,利润只剩下数十仙而已。商家要售卖鸡蛋是要为客户提供方便。”

吴先生:厂家仅减少亏损

曼绒鸡蛋厂商吴先生在电访时说,前阵子鸡蛋价微涨是属于市场正常调节现象,但事实上,厂家不仅没有从中获利,只是减少亏损而己。

他解释,自从去年爆发疫情以来,因运输、饲料生产及汇率等受影响,以致饲养蛋鸡的成本增加至每生产一粒蛋,需34仙至35仙的平均成本,因此若是A蛋零售价是每粒40仙,那么对于农场而言也只是拿回成本而己。

“厂家的成本计算法是,每生产一粒鸡蛋的平均成本价是34仙至35仙,这包括了所有种类,即A、B、C、D、E的鸡蛋。母鸡生产的鸡蛋,不可能都是大粒的,因此也就意味着,农产卖出的小粒鸡蛋都是在亏钱的。”

“若要通过减产来致使市场的鸡蛋供应减少,进而抬高鸡蛋价的方法也行不通,原因是这要所有农场的合作,采取一致行动才会有效果,而且要让减产方法看到效果也需至少一年半(农场的饲养循环期),因此是没有农场愿意这么做的。

他说,目前的市场供应充足,甚至是供过于求,因此接下来也不会出现鸡蛋供应短缺的现象,更不会出现鸡蛋价飙涨的现象。

业者淘汰老母鸡减亏损

市场大粒鸡蛋少涨价

另一方面,因蛋价今年一度创新低,以致农场业者长期面对亏损,业者唯有作出对策,于6月间已逐步调升鸡蛋售价,目前已逐渐回稳。

黄松龄
黄松龄

正峰农业董事黄松龄表示,因全球疫情冲击,船运费暴涨,以往一吨1500令吉的饲料已上涨至介于1900至2000令吉,涨幅达30%,而这情况已维持至少8个月。

他指出,疫情使旅游业停顿,连带旅游相关的饮食业也受到影响,加上禁堂食令冲击食肆生意,许多酒楼、餐馆和茶室等选择暂时休业,以致鸡蛋在今年初需求大幅削减。

他说,疫情也导致我国出口新加披的鸡蛋量减少25至30%,种种因素造成鸡蛋市场销售疲弱,农场业者为尽量减低损失,所以早前降低价格亏着卖。

他说,但是长期亏下去业者实在吃不消,因而选择以淘汰老母鸡的方法减低亏损风险,市场上大粒的鸡蛋即AA蛋、A蛋和B蛋的量减少,所以价格有所调升。

他也说,虽然大粒蛋少了,小粒蛋量比较多,但是业者的成本还是居高,平均每粒蛋成本高达三十几仙,因而小粒蛋的价格同样稍微上涨。

“这个星期大粒蛋的批发价每粒40仙左右,小粒蛋比如D蛋就二十几仙,大粒蛋和小粒蛋的价格差距十多仙。”

他表示,这个星期鸡蛋的价格已较为平稳,上星期大粒蛋的批发价是41仙,这个星期已稍降至40仙。

苏锦源
苏锦源

苏锦源:饲料价格暴涨导致

怡保中央公市同兴号老板苏锦源表示,鸡蛋价格从6月初开始每星期逐步调涨,直至这个星期开始才稍微回降。

他指出,本月7日的蛋价较高,AA蛋调涨至12令吉90仙,A蛋11令吉70仙,B蛋9令吉90仙,C蛋8令吉70仙。

他说,6月14日的价格开始比较平稳,只是B蛋和C蛋微涨,而今日的的价格则已经下调,AA蛋回降至12令吉30仙,A蛋11令吉10仙,B蛋9令吉60仙,C蛋则是8令吉40仙。

他表示,鸡蛋价格调涨主要是因为饲料价格暴涨,农场业者承受很大的成本压力。

他说,他的店通常拿多货的都是商家,家庭用户的销量并不多,但是现在很多食肆生意淡静,有的甚至不开店,而且学校没有上课,食堂没开,所以鸡蛋出货很慢。

他也说,全面封锁期间民众行动受限,民众可以在住家附近的杂货店或便利店购买鸡蛋,不会刻意出来巴刹,所以巴刹人潮削减,生意难做。

郭小燕
郭小燕

郭小燕:生意时间缩短影响销量

怡保中央公市郭小燕蛋庄东主郭小燕表示,近期所有大小的鸡蛋批发价都喊涨,饮食业者被迫买贵蛋,成本提高,家庭用户看到鸡蛋贵也少买了。

她说,行管令实施以来她的生意少了超过50%,主要是因为饮食业需求大减、酒楼没开、食肆淡静、巴刹没有人潮,而且做生意的时间因为标准作业程序而缩短,鸡蛋销量很慢。


鸡蛋是有营养,又便宜的“平价食物”,经济越不好,需求量就越高。
鸡蛋是有营养,又便宜的“平价食物”,经济越不好,需求量就越高。
作者 : 陈世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6-2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