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7-22 15:20:23  2516228

资源回收厂不能营业 双层排屋被回收物淹没

古城

庭院回收物堆积如山,剩下一条进入屋子的小通道。
庭院回收物堆积如山,剩下一条进入屋子的小通道。

(马六甲22日讯)资源回收厂在行管令及在目前的国家复苏计划中不能营业,靠拾荒为生的家庭过去数月无法变卖拾荒物,造成市郊一间双层排屋几乎被回收物淹没,屋里屋外回收物堆积如山,只留下一条“隙缝”走路。

靠拾荒为生的家庭是住在柏淡士迪雅,住著一对老夫妇、三名儿子和老太太的弟弟。

老父刘闻凌(79岁)眼见回收厂不能营业,整间屋子堆满纸皮和各类塑胶容器,于是致电向行动党甲州主席兼怡力州议员拿督郑国球求助,同时也要求物资援助。

刘闻凌说,回收物不能变卖,过去6星期靠拾荒为生的儿子是零收入,他估计堆在家中的回收物已有4吨。

儿子过去6星期零收入

这间双层排屋位于中间单位,回收物从屋外的空地开始堆积,庭院、客厅、厨房、楼梯、睡房、 后巷都是满满的纸皮及各类塑胶瓶罐。

由堆积物太多,庭院至屋内只剩下一条小通道,客厅的门因被回收物阻挡,只能半开,客厅已看不见桌椅,厨房餐桌旁的纸皮已堆到天花板,餐桌上也层层叠叠了各种瓶罐,而楼梯至睡房也尽是回收物,几乎整间屋子的空间都被用尽了。

刘闻凌说,他曾当小贩、售销员、报章代理,目前已退休,患有青光眼。

他的妻子已82高龄、长子58岁、次子46岁、幼子45岁,目前只有长子有工作,收入约千余令吉,而两名孩子则靠拾荒为生。

“儿子每天骑摩托车去拾荒,之前回收厂有营业时,每天拾了就载去厂变卖,现在厂已6个星期没有开了,拾回来的东西都堆满家里。”

刘闻凌说,由于家中堆积物太多,令邻居感到困扰,关系也失和。

他希望政府能考虑拾荒者的处境,批准资源回收厂营业,同时批准罗里上路,让他能变卖家中的回收物,赚取一点收入。

刘闻凌说,家中的经济情况不好,附近的邻居有时会送食物或水果给他,他也希望有人能每天赞助6盒饭予一家人。

郑国球侧著身子走出屋外。
郑国球侧著身子走出屋外。


郑国球促政府更改抗疫方案

行动党甲州主席兼怡力州议员拿督郑国球说,政府实施各种行管令对抗疫情,却非但无法减缓情况,反而使疫情严重,人民的生计受到影响,因此他促请政府必需更改抗疫方案。

他说,政府并没有看到人民面对的困难,就如环保业者的处境,在怡力选区,也同样发生拾荒者、杂货店业者无处可存放纸皮、盒子、报纸的情况,而且这类的投诉越来越多。

他指出,人民不只受到疫情危胁,政府的抗疫政策也造成经济受挫,打击了人们的生计。

“回收厂不能操作,靠拾荒为生的刘闻凌与家人,如今家中堆满回收物,令人担懮卫生、安全问题,也造成邻居的不便。”

郑国球说,他将安排清理工作,将刘闻凌家中的回收物载到货仓收起来,以让他们一家人有较舒服的居家环境。

此外,他说,本身与团队昨日到访刘闻凌的住处时,发现这对老夫妻及两名儿子尚未登记接种疫苗,于是在立即为他们登记,同时也为他们送上一些物资。

一同出席的有行动党州宣传秘书林朝雁、郑国球助理莫哈末。

饭厅及厨房的空间所剩无几, 纸皮已堆到天花板。
饭厅及厨房的空间所剩无几, 纸皮已堆到天花板。


刘闻凌( 左)患有青光眼,他告诉郑国球(右)指希望政府开放资源回收厂让他们有收入,也希望热心者赞助饭盒
刘闻凌( 左)患有青光眼,他告诉郑国球(右)指希望政府开放资源回收厂让他们有收入,也希望热心者赞助饭盒
屋前的空地上堆满了纸皮和塑料瓶。
屋前的空地上堆满了纸皮和塑料瓶。
楼梯两侧的空间都被用尽,只留下中间供走路。
楼梯两侧的空间都被用尽,只留下中间供走路。
刘闻凌的儿子每日骑摩托车去拾荒。
刘闻凌的儿子每日骑摩托车去拾荒。
后巷的空间也堆满了回收物。
后巷的空间也堆满了回收物。
晒衣架在杂物堆中挤出一个容身之地。
晒衣架在杂物堆中挤出一个容身之地。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7-2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