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华研智库

|
发布: 7:30am 19/03/2023

林吉祥

影子内阁

华研智库

在野党日

在野党领袖

林吉祥

影子内阁

华研智库

在野党日

在野党领袖

蓝中华博士.在野党日应成为体制一部分

蓝中华博士(华研智库委员,本欄由华研智库供稿)

对于承认在野党地位,我国在过去数十年有所进步,但步伐跨得不够大。在野党是等待中的政府,对我们而言,这在过去是很难想象的事情,但现在几乎将成为一个常态。因而,打造一个让在野党反映少数人意见的制度,是毋庸置疑的。

ADVERTISEMENT

日前,民主行动党前资深领袖撰文提议我国下议院应考虑设立。虽然林吉祥的提议非常重要,但其提议完全没有得到来自朝野任何一方的回应。这是令人难过的,但也在预料之中,毕竟不是每一个人对议会改革有了解或热诚。

什么是在野党日?

现在大家对非常熟悉,这是经过学术界和政党多方的讨论和争取后,影子内阁的重要性才慢慢获得朝野政党的接受和贯彻。

至于在野党日,则是一个让政府受到更大制衡,以及让少数政党和议员有机会传达意见及发表政见的重要平台。

英国下议院设立在野党日的初衷,源自于西敏寺议会民主制度的一个缺点,即下议院会议议程都是由执政党制定和控制,导致在野党或少数党完全无法将第二意见或少数意见,提呈至下议院进行辩论,这无形中否决了投票支持在野党或少数党的选民权利。

由于英国曾经面对相同的议会民主缺陷,故他们提出了在野党日制度,让少数的政见获得辩论,乃至获得政府的回应。英国下议院每一季召开会议,均会将其中20天订为在野党日,这一天的议会议程将由在野党制定,执政党无权过问。

当前的英国下议院规定17天的在野党日会议议程,将交由制定,剩余3天会议议程交由第二大在野党领袖和其他在野党制定。

在野党可以在这段期间,制定可附带投票程序的辩论议程。当然,执政党无需害怕在野党制定的辩论议程,如果执政党不接受,大可以凭着多数议席优势将之否决掉。

有了在野党日的机制,执政党就不能逃避信任动议的考验。如果我国下议院有在野党日机制,慕尤丁政府于2020年以后门形式执政,就无法逃避信任动议的挑战。

为什么在野党日重要?

我国在实现政党轮替之前,社会主流均不相信在野党,抑或觉得在野党不可靠,故不会有太大的热衷和信心,给予在野党权力去制定会议议程。如果社会主流支持在野党,那我国很早就发生政党轮替了。

除了不信任之外,另一个原因是社会主流,甚至执政党不认为在野党是体制的一部分。无论是希盟、国阵或国盟,这三个阵营均不曾认真将在野党纳入体制内。最好的例子,这三党执政的州属,其州政府将选区拨款紧紧与执政党捆绑在一起,一是在野党仅获得少部分拨款,一是完全没有得到拨款。这三个阵营在野的时候,均会投诉遭受歧视,没有得到选区拨款,一旦当政后,却将之前的投诉抛诸脑后,继续维持旧制度。

在野党理应是体制的一部分,毕竟我国是继承西敏寺的政治制度。

在野党向来以替代政府或等待中的政府之形象存在,一旦政府辞职,在野党将会取而代之成为新政府。为了协助在野党制衡政府和准备当政府,英国议会规定在野党领袖有权力在指定的日期设定会议议程、不定时对政府提呈不信任动议,以及优先获得发言权等。

关于在野党领袖职位,我国下议院于1973年首次承认在野党领袖职位,然后于1988年修改议会常规,将在野党领袖纳入议会常规,成为体制内的职位。

对于承认在野党地位,我国在过去数十年有所进步,但步伐跨得不够大。在野党是等待中的政府,对我们而言,这在过去是很难想象的事情,但现在几乎将成为一个常态。因而,打造一个让在野党反映少数人意见的制度,是毋庸置疑的。

阻碍我国落实在野党日的障碍,是执政党惧怕在野党滥用该机制煽动种族和宗教情绪。当然,每一个改革都会面对挑战,无人说过改革将会一帆风顺。如果改革不会面对挑战,这就不是改革,仅是改良。

无疑,我国的政治生态发展已经进入新的格局,未来会有不同的变局,但是我们应该将之限制在民主化的大框架内。这个议程是极其重要,如果我们不去定义它,那就会被他人定义。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