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冷眼横眉

|
发布: 8:00am 06/04/2023

宗教司

达祖丁教授(Profe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冷眼橫眉

妈祖神像

耶稣雕像

林肯雕像

自由女神像

达祖丁教授.妈祖神像不是宗教问题

达祖丁教授(Profe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其他人不应该小心翼翼对待穆斯林,因为伊斯兰比大多数把宗教限制在自己狭小的思想和部落的信仰结构中的穆斯林的思想更宽广。

 

ADVERTISEMENT

另一个关于小心翼翼的穆斯林对伊斯兰文化理解的潜在爆炸性课题即将爆发。在本文中,作为一名具备伊斯兰、艺术与建筑设计史知识的学者,我希望把伊斯兰和神像课题的“学术”牌摊开放在桌面上。

首先,我想强调的是,我并不支持或反对建造。我撰写本文是为了澄清我对伊斯兰在先知穆罕默德的一言一行中所诠释的神像课题的认识,以及不具备文明史、建筑和艺术知识的普通穆斯林的文化诠释。

其次,我想澄清的是,在人类史上有三种类型的巨大人类雕像。第一种是表现神明或神圣人物,比如吉兰丹有大佛像、黑风洞有兴都教大神像和南美群山上著名的。所有这些雕像都与宗教和崇拜的理念直接相关。接下来,我们还有被认为是纪念历史人物的雕像,如美国林肯纪念馆的。我们可能也见过俄罗斯列宁纪念馆的列宁雕像,其目的也是为其人民“歌颂”一个重要人物。第三种类型的雕像更多是一种思想的象征意义。不是一个活着或曾经活着的人物的化身,而是呈现出关于自由、美丽、纯洁的意图和许多其他价值观。所有这些类型的雕像,无论是神明,还是纪念观或价值观,都是建筑与艺术作品。这些作品被认为是建筑作品,因为它涉及到场地的规划、结构的建设以支持该雕像,有时还有内部空间的使用。这些作品都与艺术有关,因为艺术的主要目的是在不使用文字或声音的情况下传递信息,而是通过作品的视觉和触觉表达。我再次强调,艺术是一种交流的形式,而不是崇拜。

第三,为什么穆斯林对大大小小的神像如此“恐惧”或害怕?首先,有先知穆罕默德在麦加取得政治权力时打碎卡巴天房的神像一事。其次,还有《妥拉》中的圣经故事,《可兰经》中也重复了这个故事,即亚伯拉罕如何摧毁了他部落中的所有神像,只留下一座。第三,有记录的真实的圣训或先知穆罕默德的言论,他不允许画像或制作雕像来模仿任何活着的生命形式,如动物或人类。

现在的问题是,这三个历史事件和几千年来的说法的意图或意义是什么?对我来说,先知摧毁了神像,因为当时的阿拉伯人污染了亚伯拉罕的信仰,即崇拜一个看不见的或不可见的上帝。因此,先知试图纠正亚伯拉罕的信仰,而不是兴都教的信仰,也不是佛教的信仰或除他自己的人民以外的任何其他信仰。除了基督教和犹太教之外,没有下令摧毁其他民族信仰的神像,因为它们都是亚伯拉罕信仰的一部分。关于亚伯拉罕的第二个故事,他是在努力纠正自己部落的宗教。当然,神职人员会把穆罕默德和亚伯拉罕的这两起事件解读为摧毁所有宗教神像的信号,但这是不公平的,因为没有直接的指示,也没有两位先知由于行动和交流的限制因此不得不与其他宗教打交道的社会和历史背景。

现在,关于先知的说法,艺术史学家奥列格格拉巴尔(Oleg Grabar)指出,圣训只是在穆斯林入侵许多罗马领土一百多年后才生效,这些领土上的教堂、寺庙和宫殿的装饰艺术包含雕塑、浮雕和动物或人的形式比比皆是。他怀疑这项禁令是其他穆斯林领袖诋毁某些穆斯林领袖的政治伎俩。在最保守的情况下,穆斯林禁止任何绘画或建造有生命物体的图画、浮雕或完整雕塑。因此,根据这个定义,穆斯林世界不能有绘画、雕刻、雕像、医学研究用于人体解剖学的真人大小塑料人类“公仔”或任何绘制在瓷器、武器或任何人工制品上的作品。因此,禁止皮影戏可能与这种理解有关,但马来短剑(keris)手柄上刻有凶猛的“恶魔”或罗刹甚至是天鹅,却从未被禁止。霹雳州曾宣称浮罗交怡的老鹰雕像是违反宗教的,其他宗教司也谴责国家英雄纪念碑违背了圣训的精神。

为什么这种事会成为穆斯林的一个课题?正如我曾多次提及的那样,穆斯林神职人员与宗教司等宗教官员拥有宣称什么是清真或违反宗教的绝对权力,但他们都没有接受过文明史、艺术与建筑、以及宗教史这三大重要领域的教育。如果没有这些丰富的人类文明知识,神职人员就只是掌握了伊斯兰单一学派的微不足道的了解。因此,认为妈祖神像“扰乱”了穆斯林的精神生活是一种武断的裁决,在没有考虑到人类文明、艺术与建筑知识以及人类宗教史的伊斯兰诠释是没有任何依据的。这样很麻烦啦。然后,它变成了一个政治课题,再然后,它变成了一个被极端主义非政府组织和政党渲染的种族主义课题。

身为穆斯林,当朋友约我在一个有卖酒的地方见面时,我会出席。当我的朋友饮酒时,如果那里有可口可乐或拉茶,我就点它。当我的华联中学同学在我们的聚会上吃猪肉时,我就吃其他食物。当我在斋月期间去开会,非穆斯林在休息时吃东西,我也无所谓。大马人和人类文明不需要因为我是一个“敏感的穆斯林”而对我小心翼翼。如果你穿着你的信仰和文化所允许的任何服装到我家来,那就来吧。我只要求你脱鞋。如此罢了。

因此,身为穆斯林,如果你想在清真寺或我家附近建造马哈迪、迈克杰逊(我是他的粉丝)或神明的大雕像,我没有任何问题。建或不建妈祖神像,据我所知,更多的是旅游和商业的经济课题,而不是宗教课题。那么,妈祖神像和佛罗交怡的老鹰雕像有何区别?从某种意义上说,只是大小不同而已。但据说妈祖雕像在一些沿海华人的信仰中有着重要的作用,这使得它比经济课题更重要。在我看来,这是古达人和沙巴州政府的问题,而不是伊斯兰的冲突问题。但当然,伊斯兰当局会有最后的决定权。这很常见啦。

总之,其他人不应该小心翼翼对待穆斯林,因为伊斯兰比大多数把宗教限制在自己狭小的思想和部落的信仰结构中的穆斯林的思想更宽广。

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The Sabah Mazu statue and tiptoeing around Muslim’s cultural understanding of Islam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