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暖势力

|

最新文章

|
发布: 6:43pm 10/05/2023

孕妇

堕胎

未婚先孕

家暴男

Safe Place

孕妇

堕胎

未婚先孕

家暴男

Safe Place

女子未婚先孕又遇家暴男  重生后对无助孕妇 施援手

未婚先孕又遇家暴男 女子重生后致力帮助无助孕妇
魏佩仪是非盈利组织Safe Place创办人。(取自8视界新闻网)

(新加坡10日讯)因为在原生家庭感受不到爱,她不断交男友寻找爱,2次,又遇到惨遭殴打长达1年。

年轻时情路坎坷的魏佩仪,在生命出现转捩点后,找到人生的使命,成立非营利组织,帮助跟曾经的她一样无助的

魏佩仪:当时没想过可离开家暴男

48岁的魏佩仪接受《8视界新闻网》采访时透露,她的父母在她中二那年离婚,各自宣告破产,她又刚好进入叛逆期。无法在家中感受到爱,影响了她当时的爱情观。

她说:“我从14、15岁就开始交男朋友,那时当然就以为有个男的可以陪在我身边,照顾我,我就幸福了,就不需要任何人、不需要父母来帮助我。”

17岁那年,她因未婚怀孕第一次,2年后开始跟一名有暴力倾向的男子交往,惨遭殴打长达1年。

未婚先孕又遇家暴男 女子重生后致力帮助无助孕妇
小时候的魏佩仪(右)与妹妹。(取自8视界新闻网)
未婚先孕又遇家暴男 女子重生后致力帮助无助孕妇
少女时期的魏佩仪。(取自8视界新闻网)

堕胎后感觉内疚

“他每个星期打我一次。我的朋友都劝我离开他,但我那时还觉得,他5%的时候打我,但95%的时候对我好。当然,我朋友觉得我很傻,可是我都没有想过,我可以离开他。”

直到她怀上了他的孩子,她才意识到:“他有暴力倾向,我会觉得说,我怎么可以生下他的孩子?如果真的跟他结婚,生了孩子,就会一直这样子(被打),所以我就再次去偷偷堕胎。”

“堕胎后,(我)觉得很内疚,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人,可是我真的太害怕,没有人帮助我、了解我,我当时的男朋友也不要负责任,我觉得自己一个人,哪里有能力照顾一个孩子。”

释怀后另个角度看生命观点

多年来,她深受过去经历困扰,1997年到墨尔本的大学修读广告系时,找到了自己的信仰,接着对过往渐渐释怀。

“转捩点真的是在我差不多26岁的时候,我在宗教找到一种寄托,觉得找到新的希望。当然我的问题,不是忽然间就都解决了,可是心里有一种新的态度,看生命的观点就不同了。问题还是一样在,但看问题的心情不同,会比较乐观。”

她开始对自己更为善良,不会那么讨厌自己,知道其实自己也是值得被人家爱护的。

“当你有那种心情,你跟别人相处的时候,也会比较好。”

心态变得更好后,她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两人结婚至今21年,育有一个12岁的女儿,家庭幸福美满。

未婚先孕又遇家暴男 女子重生后致力帮助无助孕妇
魏佩仪与丈夫结婚至今21年,家庭幸福美满。(取自8视界新闻网)
组织创办5年助360无助孕妇

魏佩仪说,当年她未婚先孕时,感觉十分彷徨,完全不知道可以向谁求助。那段经历虽然痛苦,但也启发了她。

“我20多岁的时候在回想,如果当时有人(在我未婚怀孕时)来帮我,如果有人来开导、辅导我,跟我说其实你有其他选择、其实我们可以陪你去跟你妈妈谈,其实你不用害怕的,我当时可能会做不同的选择。”

到了2014年,魏佩仪终于有机会开始投入非营利组织活动,并在2018年创办了Safe Place,为无助的孕妇或新手妈妈提供援助,比如辅导、提供暂时住宿的庇护所、婴儿用品等。

组织创办5年以来,已协助了超过360名妇女。

未婚先孕又遇家暴男 女子重生后致力帮助无助孕妇
Safe Place创办5年以来,已协助了超过360名妇女。(取自8视界新闻网)
故事出版成书鼓励他人

魏佩仪的故事,也收录在狮城作家陈仙凤教授(Loretta Chen)最近出版的新书《M/OTHER》里头。

书中也收录曾被强暴、坐过牢、患上绝症的母亲的故事,希望能给予正陷入窘境的非一般妈妈一些鼓励。

魏佩仪也希望女性读者在看了这本书后,能得到启发,从中找到自己的力量。

打开全文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