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娴言

|
发布: 7:00am 10/08/2023

候选人

记者

黄翠娴

街坊

绿潮

娴言

6州选

黄翠娴.记者采访新闻,不为取悦谁

黄翠娴

新闻报道讲究真实和准确,我不敢说所有的新闻都是零出错,但新闻肯定不是为了奉承谁而必须写成谁所期待的模样。

ADVERTISEMENT

“原任议员说不满你的报道。”

“你是故意搞事的吧?这个时候报道选民说基本设施不完善?”

“你说那是写选民愿望,实则故意给原任议员难堪!”

配合森州第15届选举,我和同事们按照主任之前为州选拟定的多项主题去做采访,其中一项为“选民愿望”。

打从毕业后加入电视台到电台,再到如今的平面媒体,我其实最不乐意做的就是vox-pop(),特别是对象为华裔,就更为难做。

因为即便华裔总会在咖啡店对任何课题高谈阔论,或是在脸书、社媒上唇枪舌战,但每每把麦克风或录音笔递到这些人面前,让他们对时事发表两句的时候,他们不是说了一堆话后拒绝拍照留名,就是忙找借口拒绝,有的甚至才说“你好,我是……”就被一把推开。

反观,要是街坊对象是友族,情况就会好一些,一天找9个、10个来访都没问题,就算问的是敏感问题,比如他们是否欢迎来森或支持国盟,他们都可以毫无忌讳的说出自己的想法或支持的阵营和原因。

以上的情况,无论是我在雪隆做广播记者还是回到芙蓉当社区记者,都如出一辙。然而,作为记者,街坊这一环却是必然的采访任务,那是我的份内事,作为华文报记者,我的街坊对象自然也会以华裔民众为主。

而这次配合州选做的街坊,虽然也有面对一些选民的拒绝,但还是称得上顺利的,没有消耗太多的时间。

“选民愿望”对于选民来说,是陌生的,特别是现在还有很多的选民依然分不清楚国会和州议会的差别,甚至对于市议员和州议员的职务范畴也没有认知。所以,当我问起眼前的选民对于选区有什么期盼和愿望时,他们都会叫我举例,或忽然语塞。

有时候我会用比较夸张的例子,比如在区内建一间有戏院的百货公司,偶尔我会以基本设施为例,问他们会不会觉得区内还有什么设施不完善。

选民很多时候的“愿望”都让我觉得出乎预料,因为太过简单,让我觉得那其实也不算是什么愿望,但是作为记者,我的工作就是根据所收集的回应作出报道,只要我没有扭曲选民的话,便不存在忧虑。所以,新闻刊登之后会引起谁的不愉快,从来就不在我的考量范围内,何况,选民许愿如果也需要先考量当地原任议员的心情或感受才发表,那选民也显得太卑微了吧。

毕竟,受访选民不过是觉得路太烂希望能获得重铺或者路灯失灵、沟渠堵塞希望政府常通沟渠及检查路灯照明功能等小事而已,他们也没有说对谁不满更没有批评原任议员,我还真的压根没想过这样的新闻题材,也会惹议。

毕竟,“选民愿望”的报道,我和同事都随机做了几个选区,选民要求提升和维护基设的内容,前面几次新闻出街都无风无浪,偏偏忽然有个原任议员通过别人向我表达不满,确实会让我觉得莫名其妙。

“报喜不报忧”或是为了阿谀奉承,故意给做“正面”新闻,或是即便执政阵营讲座狂吹冷风也写成反应热烈,这些都不是记者的专业。

新闻报道讲究真实和准确,我不敢说所有的新闻都是零出错,但新闻肯定不是为了奉承谁而必须写成谁所期待的模样。

写作以“我手写我心”为基础,写新闻就该是“我听我看我闻”为基础,而不是当权者或任何人说什么就什么,也不为了讨谁欢心而编写。

记者和候选人或任何政党本就不存在任何的仇恨,面对民生投诉如实报道,采集的民声照实写出,不应该被视为“故意找碴”。

我庆幸自己不是一名胆小怕事的记者,从不因为任何人的警告或不满而觉得必须妥协退让,否则可能我会在这一行里成为一个没有灵魂的媒体人。

更该庆幸的是,无论是上司还是同事,我们都有着一样的观念和执着,才不至于被外来的压力冲击而怀疑自己,甚至失去动力和迷失方向。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