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阿比丁思

|
发布: 7:30am 08/10/2023

吉隆坡市政局

阿比丁思

联邦宪法

东姑阿比丁

新加坡的集选区

吉隆坡市政局

阿比丁思

联邦宪法

东姑阿比丁

新加坡的集选区

东姑阿比丁.为我们的民主体制探路

Tunku Zain Al-'Abidin Muhriz

可以提出并考虑各种建议,这标志着我们对民主体制的思考有了越来越多的可能性!

ADVERTISEMENT

最近有一些改善我们民主的有趣建议。

首先,鉴于一再发生的因人民代议士逝世(包括在艾美娜发生的导致柏朗埃州议员佐哈里哈伦丧生的飞机坠毁悲剧)或法院裁定取消资格的罕见情况(如甘马挽前国会议员仄阿里亚斯)而导致的补选,选举委员会前副主席旺阿末旺奥玛建议获胜政党派另一名人选来取代已故者。

虽然这似乎是一种有效的削减开支的做法,但它忽略了一个事实,即我们的仍然认为当选的是个人,而不是他们的所属政党——去年为防止跳槽而通过的修正案(尽管可能并不完美)并没有改变这一事实。由政党派代表取代已故者的建议遭到了朝野双方的反对,这是非常正确的。(顺带一提,如果在立法机构届满剩下两年时间内出现悬空议席,则无需举行补选)。

其次,一个更激进——但并不新颖——的建议涉及改善吉隆坡居民的代表性。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李健聪提议“将吉隆坡归还雪兰莪,从而建立一个超级大都市,‘以’方便发展并进行更好的规划”。除了提到吉隆坡和雪兰莪合并的“经济协同效应”外,他还说吉隆坡居民将通过参与雪州选举获得他们的第二张选票。目前,吉隆坡有11个国席,但由(DBKL)管理。

这一建议的有趣之处在于,根据一些历史学家的说法,将吉隆坡移出雪州的主要政治动机正是为了防止吉隆坡选民为雪州议会(进而为政府)做出贡献。特别是在1969年大选之后,人们显然认为从政治上来说,将吉隆坡移出雪州以确保雪州继续由政府控制是有利的。其他联邦也有将其首府作为或位于具有某种特殊地位的土地的先例(例如,1790年的华盛顿特区、1938年的堪培拉、1956年的新德里)——而这正是为其辩护的现成借口。

虽然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将吉隆坡归还雪兰莪是合理的,但这可能会导致其他麻烦,比如其他州属要求将领土“归还”给他们的呼声(参阅我在2023年6月18日的文章《那片土地是我们的!》)。当然,这样的“回归”也会造成该实体与马来西亚其他州属之间更大的不平衡,其他州也可能会对吉隆坡49年来一直是联邦直接投资的受益者,而现在却将这些利益拱手相让的事实感到不满!不,要提高吉隆坡居民的民主权利,最好的办法就是像全国其他地区一样,重新落实地方选举——尽管直选市长的建议也可能有效。

第三个提案是一个相对新颖的。亚娄区国会议员沙希淡卡欣建议马来西亚应效仿(GRC)制度,以提高少数族群在国会中的代表性。

与我交谈过的政治专家们当然对这一想法背后的意图表示欢迎(他们还对这一想法出自国盟议员之口感到惊讶),但与我交谈过的一位新加坡官员却提出了警告。虽然单一政治人物与选区之间的直接联系没有改变,但可能会有一种合法性被“稀释”的感觉,因为在同一群体中,一些候选人会被认为比其他候选人更优秀。事实上,这一事实会影响政党对候选人的选择和分配:较弱的候选人可能会特意与较强的候选人组合在一起,以增加其获胜的机会。或者,在其他情况下,一个政党的所有资深或重量级成员都可以被安排在一起,以试图造成混乱。

在马来西亚的背景下,这样的建议值得进一步研究,但我想再次请大家注意经常被遗忘的有关我国国会上议院的第45(4)(b)条文,该条文规定上议员“由该州选民直接投票产生”。当然,首先,我们应该重新审视代表各州和联邦直辖区的上议员,与由国家元首委任的上议员之间的平衡问题;但这是一个在我们的民主制度中引入额外选举制度的机会,从而增强我们上议院的问责制。

无论如何,可以提出并考虑这些建议,这标志着我们对民主体制的思考有了越来越多的可能性!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